六人圆桌:庐陵的中秋
记忆最深的习俗是“收月亮”。母亲 把圆桌搬院子里,花生、月饼、柚子杂陈于桌面,她还取来一个瓷盆置于院子中间,里面盛放一些打来的井水。

六人圆桌:庐陵的中秋

欧阳跃亲

欧阳和德

刘述涛

杨兰琼

陈炜

曾亮文

主持:安然

嘉宾:

欧阳跃亲(青原区) 欧阳和德(吉安县) 杨兰琼(永丰) 曾亮文(永新) 刘述涛(遂川) 陈炜(峡江)

安然:请谈谈你家乡的中秋风俗,其中最好玩的是什么?有些什么有趣的传说?

曾亮文:

记忆最深的习俗是“收月亮”。母亲 把圆桌搬院子里,花生、月饼、柚子杂陈于桌面,她还取来一个瓷盆置于院子中间,里面盛放一些打来的井水。此时,天上圆月高悬于空,大地洒满清辉,瓷盆里的月亮也分外皎洁。品完月饼,撤掉圆桌,最重要的事就是“收月亮”,母亲双手合十,满脸虔诚地望着天上的圆月,然后弯下身子,小心翼翼地将脸盆连同月亮端进屋里去。母亲说,这叫“天降洪福”。

陈炜:

其实拜月、吃月饼、烧宝塔这些风俗大家都有。我小时候好玩的事,是我妈教我做的。打好一盆水,把一面圆镜子放进去,就能照出来彩色的月亮。在物理学科启蒙之前,我们姐弟都觉得我妈很了不起。

还有小时候奶奶总告诫我们要敬畏月亮娘娘,说八月十五这天,一定不能用手指月亮,否则会烂耳朵,说得很吓人。但其实我早早就试过,并没有烂耳朵。

有一回八十多的奶奶和我说话,她很感慨地说你是大姐,一向也听话。但我知道这群孩子里就数你胆子最大主意最多,不要以为我不知道。

奶奶说得轻松,听得我一身冷汗。

欧阳和德:

永和人喜欢沿用窑火点塔,烧起熊熊大火,火光映照整个天空,煞是好看、好玩。这一天,夜色降临,一家人吃完丰盛的晚餐,穿戴整齐。大人端出果盒放在门口的小方桌上,然后燃起香蜡,拜月,打爆竹。孩子们围着小方桌,欢快地唱起了儿歌:“月亮丫丫(爷爷),打烂杯里,轩(扔)来床嗲(底下)”,蹦蹦哒哒地准备享用月饼。拿着月饼后,大人会告诉孩子:“对着月光丫丫,许个愿!”

欧阳跃亲:

中秋烧瓦塔是我童年里最美好的记忆,但有趣的还是“讨”烧瓦塔的柴火过程。扒拉几口晚饭,我们就集合在孩子王身边,孩子王一手拿着一个破脸盆,一手拿着一根棍子,这是讨柴火“鸣锣开道”用的。每到一户人家,我们和着破脸盆的“嘭嘭”声使命高喊“八月节、火烧塔,家家人家都要发”,自觉点的农户,听到叫喊就赶忙把稻草交给我们。如果遇到小气点的,我们毫不客气,叫喊的话变成:“八月节,火烧塔,冇拿稻草就冇发”。几十个小孩齐声大喊,声音震天,那农户自然乖乖投降,把稻草交给我们。

安然:

一直到三四年前,月饼都是节日里重要而珍贵的内容之一。请分享一段自己最难忘的,与吃月饼有关的小故事。

杨兰琼:

小时候不喜欢吃月饼,因为多是“五仁月饼”。但喜欢看母亲端着果盘虔诚祭月,喜欢看父亲将硬梆梆的月饼切成八瓣,我歪着头一块块看切面,从五仁里抠出冰糖粒,含在嘴里,享受其慢慢融化、细细吞咽口水的甜。如今月饼花样百出,我喜欢以茶佐之,咸月饼佐大红袍、金骏眉,甜月饼品佐碧螺春、狗牯脑。窗外有月光相随,身边有亲人相伴,夫复何求?

陈炜:

有一年吃月饼,隔壁人家的爷爷一口下去把牙给磕坏了,就是那种有冰糖的老式月饼。这事让我一直记到现在。

曾亮文:

有一年中秋,品完月饼后,我和姐去邻村的外公家赏月。没想到,走到半道上,碰到她的未婚夫,他的手里拿着两个月饼,看上去很好吃的。他大概是来约我姐姐一起去江边赏月的。我姐红着脸忸怩着。他们对视后,相互点了点头。我姐叫我先回去,语气里满是请求。可我很淘气,非要跟着去。情急之下,准姐夫拿着一个月饼塞给我,用央求的目光看着我,可我就是不答应,后来,他将手表捋下送给我。我这才高高兴兴地回家。

欧阳跃亲:

小时候,家里不富裕,中秋节吃的月饼就是薄酥饼,听父亲说,那时的老介福薄酥饼卖得最好,得提前好多天排队才能买到。有一回,边吃着薄酥饼边去讨柴火,因为不舍得吃,咬一口后就把薄酥饼揣进裤兜里,可哪里知道,由于来回奔跑、挤来挤去,薄酥饼最后碎成渣渣,只好捧着吃,吃完裤兜里全是油,第二天起床,裤兜被老鼠咬个稀烂。

欧阳和德:

那年中秋节晚上,我们准备吃月饼,突然生产队派人来通知爸爸去开会,说是抓到一个偷板栗的,去听作检讨,这是队里严厉的规定。

我随爸爸到了队部,看到了那个偷板栗的“贼”———竟然是我的同班同学,是邻村的。他爱好打乒乓球。有一次上课时间溜出去打球,被罚作300字以上的检讨。他写道:“今天上语文课,我约同桌一起去打乒乓球,他打一个过来,我接一个过去。他又打过来,我又接过去。他又打过来,我又接过去……”同学们都哄堂大笑。老师并没有嘲笑他,只是警告他以后不许上课再去打乒乓球了。但他这种作检讨的方法却传开了。

今天他作检讨,是不是“打了一个板栗,又打了一个板栗”?正当大家疑惑的时候,只见他哆哆嗦嗦地拿出一张纸,念道:“今天是中秋节,我爸爸走了十多里路,从街上买了两斤肉,准备板栗煮肉汤。我们村里没板栗,爸爸就吩咐……”他哭了起来。在一旁陪作检讨的是他爸爸,连忙向大家鞠躬,说:“都是我不好,没教孩子做好人,以后再也不来偷了。”

队长是个年轻人,心软,见不得眼泪,赶紧说:“可以了,可以了。你们赶紧回去过节吧。”队长的老婆上前嗔怪队长说:“看你把人家孩子吓的。人家不就是想吃板栗煮肉汤吗?”说罢塞给他们一个袋子,里面装了一些板栗和两个月饼。

由于“贼”是我同学,我陪他走了一段回去的路。路上我问他:“今天是中秋节,你许了一个什么愿?”他表情木讷,不作答。

四十年后,他打电话告诉我,他通过种板栗和茶叶,致富了,当上村主任了,并告知我当年中秋节他许的那个愿:“以后一定要当队长,娶一个好心的老婆”。如今,他如愿了。

安然:

给大家分享一件事:去年中秋夜,我独自在羊狮慕大峡谷的崇山峻岭中迎来了一轮红月亮,想一想吧,一个人在高山之巅独拥中秋明月,那是至为奢侈的一幕,彼时彼刻震出泪水的情愫至今难以细细言诉。那么,你又有过什么样的赏月经历值得一说?你还会一如从前,以庄重期盼又明媚的心情过一个中秋么?

曾亮文:

父亲的最后一个中秋节是在医院里度过的,虽然病着,但那天父亲的精神特别好,说要去看看月亮。我搀着父亲走出医院,两个人来到江边坐着,静静地望着月亮,听着江水静静地流淌。虽然两人言语不多,但仿佛从来没有这样彼此信赖过。双亲去世后,我再也没在老家过过中秋。但我真想回到从前,与他们一起再过一次中秋。

杨兰琼:

中秋已过数十年,唯有一次“天人合一”的独特感受。那年中秋天阴,无月,在失望中早早睡去。不曾想夜半却被月光“照醒”:窗帘空隙,一条洁白的光带正好照在我身上。月亮近在咫尺,被其吸引,悄然起身到阳台上。此时万籁寂静,仿佛宇宙间只有我和月。我望月,月望我,突然感觉月亮特别亲切,犹如一位久未见面的老朋友,在无人打扰的夜晚,我俩悄悄约个会,不禁相视一笑!

刘述涛:

那一年,我留在乡下过中秋节,不知如何打发这个明月夜,就和药店的一位朋友,两个人买了带蜡的彩纸和蜡烛,折纸船放河灯。哪知道,我们刚放了六七盏,对面学校的一群年轻人看见了,又喊又叫,也冲出来放河灯。

在这个晚上,凡留在镇里的年轻人,都跑到河边上来放河灯,一河的灯火,闪闪发亮,现在想起来,仍觉得那是我这辈子过得最开心的一个中秋节,一盏盏普普通通的河灯,照亮了我,也照亮了他人。

很可惜,现在想要寻回这份快乐,却是放一千盏放一万盏河灯也寻找不回来了。

陈炜:

呵呵,我来说个和爱情有关的细节。有一年我们几个单身教师留在乡间校园一起过中秋,晚饭后一起吃零食打牌。不知为什么那晚我一直心神不宁,总是出错牌。索性散了,一个人趴在宿舍窗台上望着月亮发呆。半夜里听到办公室的电话铃声一阵阵响得人心慌(那时没有手机),总觉得是找我的,想去接又怕跑空,结果心事重重地看了一晚上月亮。

第二天接到电话。他说半夜一个人在宿舍看月亮,忽然好想打个电话,既担心没人接,又不甘心没人接,于是打了又打。他还说其实也没什么别的事,就是想告诉我他窗前的月亮很白很亮,星星也很亮。

我一直好恨那个晚上没有去接电话。从此以后每个中秋我都会想起东坡那句“此事古难全”。我知道,后来的每一个月亮都不是那一年的月亮。

安然:

2006年5月20日,国务院将中秋节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8年起,列为国家法定假日。谈谈对中秋节作为中华文化珍贵遗产的认知,以中秋为例,作为个人,在G5时代,我们在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弘扬方面能做些什么?

曾亮文:

现在,课堂上,我会给学生讲烧塔、放火灯、收月亮等等。作为老师,我觉得这是我的使命,我每年都讲,不厌其烦,希望在世界多元文化发展的今天,能增强他们对民族文化的自信与认同。

欧阳跃亲:

中国的才是世界的。目前,我已申请一个微信公众号,正在写庐陵印象系列文章,并结合图片一起展示。虽然已经完成42篇,但要写的东西很多很多,平时要上班,只有双休日腾出时间去拍摄和写作。我的目标是一事一写,力求通过个体展示全貌。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弘扬,首先必须深入地挖掘整理,我愿意继续下去,把那些消失的、即将消失的都记录下来,也算是尽点绵薄之力。

刘述涛:

对于这个问题,我有些悲观,中国任何一个传统节日,我们只继承了它的名字,早已放弃了它的内质,特别是那些节日的仪式感,我们都已经放弃或者是淡化了,现在,我们又拿什么来谈继承和弘扬呢?

但是,作为一家文化企业中的一员,我又有些庆幸,庆幸我们一些文化企业正在展示他们的责任与担当。比如祭月、拜月、祈福,就在一年又一年的活动中上演。所以,还是不用担心,有些传统文化会在历史的长河里淘汰,自我修复,自我沉淀,皆是正常。

陈炜:

嗯,这个问题很大,我从女人的角度来回答。女人是家庭的黏合剂,为人女,为人妻,为人母,我们新时代的女性,要在做好工作的同时,做到在传统节日带爱人孩子回父母家看看,在日常生活中在家庭营造传统的仪式感,总之我认为一个上得厅堂又下得厨房,能签订单又能织毛衣的女人,是特别酷的。欧阳跃亲欧阳和德刘述涛杨兰琼陈炜曾亮文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