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李满天下,堂前更种花
在去往采访井冈山大学艺术学院钟汉音老师的路上,我的心里一直都在好奇,只在约访的电话里听过声音而未曾谋面的钟老师,在好些朋友的口述中“神一般的存在”,而......

原标题:桃李满天下,堂前更种花——访井冈山大学艺术学院钟汉音教师

     

钟汉音个人档案: 生于1977年,江西安福人,文学硕士,讲师,九三学社社员。 现任井冈山大学艺术学院音乐系副主任、音乐学专业负责人。 2016年荣获井冈山大学"优秀教师"称号。 2017年荣获井冈山大学本科教学评估"优秀个人"称号。

     

钟汉音(前排左六)与同事和他的学生们  

■本报记者 曾淑群

在去往采访井冈山大学艺术学院钟汉音老师的路上,我的心里一直都在好奇,只在约访的电话里听过声音而未曾谋面的钟老师,在好些朋友的口述中“神一般的存在”,而现实中的他,究竟是一位怎样的人呢?

适逢暑假末尾,新学期的前序工作密集而繁杂,还有井冈山大学60周年校庆的筹备也正紧锣密鼓,钟老师身为艺术学院音乐系的主要负责人,忙是肯定的,但他仍然挤出了一个上午的时间在家接受采访。

交谈从他的名字开始。

钟汉音,这个名字与他从事的职业之间,充满机缘巧合,又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钟,黄钟大吕,庙堂第一律;汉,汉族、汉语,民族文化之滥觞;音,声音、音乐,声之讯息,有节之韵。名如其人,这样一个与个人命运密不可分的名字,大概包含了父辈的期许与寄望吧?

可是钟老师却笑着告诉我:这个名字的来历,最初还真的跟音乐、民族文化“没有一毛钱关系”。

上世纪七十年代,钟汉音出生于江西安福县一个普通乡村,在族谱中他这辈的辈份是“汉”,但出生时父亲给他取的名字并不叫汉音。一周岁以前,他的身体一直处于生病状态,后来郎中在给他瞧病时出了个主意:换个名吧。父亲于是请郎中赐了个名———“音”,观世音的“音”,寓意为“观音菩萨保佑”。说来也奇了,从此汉音身体就好了,没病没痛地长大。

尽管取名的初衷和音乐并无关联,但钟汉音却从小就接受了音乐的启蒙,这种在生活中耳濡目染的熏陶来自于乡村吹打乐器———竹笛、唢呐、二胡、锣鼓、铃、钹……他的启蒙老师则是父亲。父亲是那种天生乐感很好的人,不但精通民间吹打乐器,还能把歌唱得响亮动听,把口哨吹得美妙流转,可谓是多面能手。到了钟汉音六七岁时,在乡村婚丧嫁娶的“排场”上,他也不怯,能把笛子吹得有模有样,已然成了一个引人注目的小“角儿”,常常吸引乡亲们来围观。

上了村小学,钟汉音遇到了一位良师的引导指教。这是一位特别有才华的小学特级音乐教师,外地人,在每周两节音乐课上,他教孩子们读谱和弹风琴、吹竹笛、拉二胡。钟汉音最期盼上音乐课了,每次上课前他都抢着去老师办公室抬风琴,上课时也格外认真。

说到童年,说到最初对音乐的兴趣,说到父亲的言传身教,说到小学对音乐课的巴望,对音乐老师的崇拜景仰,钟汉音一下子把我带入了他所描绘的那些场景,那些画面,让我这个外行能够以这样“接地气”的方式进入他的专业领域,开始了一场循序渐进而毫无障碍的交谈。对,这便是钟老师的“招儿”,他便是有这样一种能力,在与人交流时,他可以在专业知识领域与自己的感性言语碰撞中,不时闪烁出思想火花,你很容易被带到他所营造的一种轻松美好、生趣盎然的氛围里。

有的人,刚认识就仿佛相识已久,这就是人格魅力与气场的奇妙之处。钟汉音亲和风趣的谈吐,令人一见如故。

小学毕业后,初、高中都不再有音乐课,这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乡村中学、乃至大多数普通中学的状况。但是自幼受过音乐启蒙教育的钟汉音,却在心里深埋了一颗音乐的种子,只要一遇时机,便会发芽。

1995年,读高二的钟汉音接触到了哥哥的视唱音乐教材,他决定自学,如饥似渴从头到尾把书翻烂之后,他做了一个大胆决定,要在高考时报考音乐专业。他甚至说服了父亲,再搬动父亲去说服班主任。

一个乡村高中生,没有上过一天正儿八经的音乐专业课,居然要去报考音乐专业。班主任老师觉得钟汉音头脑发热,想打消他的念头。

1996年4月,钟汉音去了省城南昌,在大哥的指导下参加江西师范大学音乐专业校考。这一年夏天,他被江西师大艺术学院音乐教育专业录取。他很幸运,在那一年录取的这一专业的45名学生当中,他是最后一名,也是唯一一个只学了几个月专业知识且基本靠自学而考进师大的学生。

每一位老师,都曾经是学生。学高为师,身正为范。作为品学兼优的学子,钟汉音进入江西师范大学学习,亦将在未来成长为人师。

钟汉音自知大学是群英荟萃、人才济济之地,他身边的同学都是自幼就接受正规的专业辅导和训练,为了把自己薄弱的专业基础知识补牢靠,他开启了玩命式的学习模式,没日没夜地在琴房练。

四年师大学习,有几位严师、恩师对钟汉音的影响至关重要。一位是师大外聘的笛子演奏家、国家一级演员涂传耀先生,钟汉音在他门下主修竹笛。涂老师是一位对艺术追求极致的严师,他指导学生耐心细致,不厌其烦,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对每一个音符每一个声音的处理都力求精益求精,要求达到演奏家的水准。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在专业领域“重量级”的、对待学生无比严苛的老师,自身为人处世却非常低调谦虚。

另几位恩师和班主任也给予了钟汉音很多生活上的照顾,细致入微的关心和无私的课外辅导。声乐老师学识渊博,不仅在专业的传授上有耐心、有方法、有经验,更有识人、因人施教的本领,常常是一个看似不经意的点拨,却有了化腐朽为神奇的收效。老师们只要学生有需求,便倾囊相授,不问回报。他们的师德修养和人格魅力始终在钟汉音的记忆里闪着光芒,并奉为师表。

大学时光很快过去。2000年,钟汉音从江西师大毕业,来到了井冈山师范学院(今井冈山大学)工作。尽管经过了四年的大学专业知识学习,但他深知山外有山,学无止境。学得越多,越知自己肤浅。与那些有着十几年功底的同门相比,他还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去追补,去充实。毕业后,钟汉音一边工作,一边准备考研,脑子里除此之外便无其它,他甚至在大好的年华里无暇去谈一场恋爱。

2003年,钟汉音考取了武汉音乐学院硕士研究生。汉音———武汉音乐学院,这看似一个偶然的巧合里,其实亦藏着命运的安排下一个人奋斗的必然衷由。

三年的硕士求学生涯,钟汉音在导师汪申申和杨汉丹教授门下,夯实音乐理论基础,提高音乐审美。导师在学术上不断给以示范和引领,并一再地强调要有学术诚信。为人师者,教学和才华固然重要,著述等身固然可贵,但人品尤至关首要。导师身体力行,口授心传式的教诲,这样的一种精神折射,令钟汉音震撼钦佩,铭记一生。

硕士毕业以后,钟汉音回到了工作的大学校园。他说:我又用了八年的时间来消化自己这十年积累下来的学识,并把这些积累拆解、融入到自己的工作当中去。

2006年至2014年八年时间里,钟汉音取得多项科研成果,撰写论文、主持课题、编著教材等等;参与了多门校级课程建设,并担任主讲;指导学生多次获得省级团体或个人各项大奖。他还不忘服务于社会,为中小学校工厂企业创作校歌、企业歌曲,编配民族乐队作品。

2014年,钟汉音被选派去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访学,师从博士生导师郭小虎教授,研修“管弦乐配器技法与理论”。这是他求学经历中最为宝贵的一年。

郭小虎,音乐艺术殿堂级学府的一流知名教授。部队出身的他对井冈山有着一份特别的情感,所以对钟汉音格外亲近,不打一丝折扣地坦诚。他说:若有资质上的缺陷和落后,我可以教,你可以补,但在学术专业上,可来不得半点虚假和马虎。我必对你尽我所能,毫无保留。我把你带出来了,是要你将来去惠及他人,造福一方。

导师果然说到做到。郭小虎教授不但把自己的所有学问兜家底似的掏给钟汉音,甚至还为他找来自己老师、同学、同事的课堂讲义、学术课案。导师的授课方式也独特奇妙,他布置的一份作业,钟汉音完成了交上去,他批改备注之后还回,钟汉音读完便收起。不料导师隔日追问:作业改好还需再给我看。学生只好再改,把作业再次递交上去。导师第二遍看完,又有批改、备注,并要求学生再改,再交……如此循环往复,这份作业共计批改、修改了六次,师生间来往了六个回合。最终钟汉音发现,这样一份作业,帮他打通了多个衍生的学业知识点,困惑了多年的专业瓶颈问题,得以豁然解开。

这一份作业至今珍藏在钟汉音的书柜里,厚厚的一沓。说与我时,他又激动地打开了书柜把它捧了出来……

在中央音乐学院的这一年,钟汉音连春节都不舍得回家。郭小虎导师对他的提携、帮助和指引是前所未有的,眼界的开阔和专业的精进于他而言,是过去十几年的总和。说起他与导师之间的情谊,钟汉音深情溢于言表:我们是师生,父子,兄弟,挚友。

人生得遇良师,幸甚至哉!四

钟汉音常道,遇良师而不学乃天下第一悲哀。从江西师大毕业从教至今已十八年,可谓桃李满天下。但他并不与我谈自己的职业成就和职位晋升,即便别人眼里看着是“人生三级跳”的励志故事,在他嘴里过渡得亦是平淡平常。他说身为一名艺术学业教师,识人(潜质),指方向,给建议,再予以专技的指导调教,方能润泽后学后代。

在武汉音乐学院读研期间,钟汉音被两位学生的求学精神打动,看到了他们的资质和潜能,于是,带着他们一起去武汉求学。他教导学生要自信,鼓励他们勇敢追梦,要用高标准来要求自己,后来这两位学生考入了中央音乐学院。

去年,钟汉音指导的一位女生考取了中央音乐学院,她是吉安地区第一个考进这所最高院校的女高音。

任教期间,钟汉音指导一届又一届学生在很多国家级、省级比赛上拿过大奖。在学校培养专业人才的同时,他也为身边的业余音乐爱好者给予无私的引导和帮助。“老男孩·大地”组合是吉安市一群业余人士组成的合唱团,他们对音乐艺术的执著、认真和热爱打动了钟汉音。无论工作多忙、多累,他都要挤出时间每周为他们指导练声训练,辅导乐理知识。他因人施教,循序渐进,耐心细致,不问报酬。在钟汉音老师的指导下,合唱团的演唱水平大大提高,2016至2018年,连续三年都获得了国家级,甚至国际级奖项。

只要发现了“好苗子”,钟汉音就会倾尽全力去给予帮助和指导,哪怕动用自己所有的社会关系去为学生引荐更多的良师。凡此种种,他无非希望学生们能够学到更多一些,走得更远一些。

岁月有信,在师承的谱系中,钟汉音一点点一滴滴添上自己的学养,传授下去,诲人不倦。

唐代诗人白居易有名诗曰:“令公桃李满天下,何用堂前更种花。”钟汉音老师却深以为,“桃李满天下”固然功德无量,“堂前更种花”却有大善、大美。授业解惑不限于三尺讲台,在培养专业人才的同时,面向更宽广的社会,尽可能地向大众普及音乐艺术美学,就像在民间撒播下一粒粒花种,春风化雨、默默耕耘,催生它们萌芽,开花。

在当下这个时代、这个社会,多么需要这样的园丁。

人生处处有风景,处处有学问,处处需要老师指引。钟汉音便是这样一位善于发光发热的人,常常把课堂开设在各式各样的地方,成为了各行各业许多人的“老师”。他说,我乐于引导人们用参与体验的方式来学习,提升自身的音乐艺术修养,在我们的生活中,享受艺术比竞技更为美好。

桃李满天下,堂前更种花。能追无尽景,始是不凡人。

当你安静下来,就可以听见自然界的音乐:鸟语,虫鸣,风吹,雨奏,浪花一拍接一拍……这个世界如此动听。当你对音乐,对美,有了艺术的感知与体悟,就对这个世界有了更高一级别的认识,温暖并丰实着你的人生。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