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农家花园
最近,差不多每天都有两三位朋友问我,可曾去过大陇镇楼下村农人山庄,那是当地青年农民黄智忠投资200余万元建造的农家花园。占地面积4000余平方米,集根雕、奇......

尹小平

最近,差不多每天都有两三位朋友问我,可曾去过大陇镇楼下村农人山庄,那是当地青年农民黄智忠投资200余万元建造的农家花园。占地面积4000余平方米,集根雕、奇石、盆景、假山、凉亭为一体,并不断引种新品种的花草树木,保持着不同的色彩。一年四季,这里“春有花、夏有荫、秋有果、冬有绿,”被誉为人造“植物园”

尽管介绍得令人心动,初听时我并不十分在意。可是,当我进入农人山庄,所见所闻让人惊异无比。

这天,我们一行来到大陇镇楼下村农人山庄。步入紫藤缠绕、不透阳光的游廓石阶,一汪清泉明洁照人。就在泉边,我看到那艳丽无比的杜鹃花。走近低于地面50厘米的低洼花园,更是一个杜鹃花的世界:每一座崎岖假山的山脚下,每一面青藤覆盖的墙垣边,每一汪晶莹清澈的泉眼四周,每一条镶着鹅卵石小路的拐角,无处不有的,是那盛开的杜鹃花。游览之后,你便永远也忘不了那杜鹃花的艳色:红如火,黄如金,白如玉,紫如玛瑙……全部灼灼地泛出琥珀一样的光。这姹紫嫣红的花蔟,真美!十几朵花聚在一个伞形花轴上,树枝上花朵密密层层,俏俊秀丽,馨香袭人。它热烈却不失清逸,繁盛而不显臃肿。难怪从唐代开始,杜鹃花便有花中西施之美誉。白居易曾赋诗云:“闲折二枝持在手,细看不似人间有。花中此物是西施,芙蓉芍药皆嫫母。”

由萋萋芳草织成的嫩绿草坪,厚薄如一,剪过的地毯也不过如此。美艳的杜鹃花就嵌在它的四角,镶在它的周边。站在高处看那草坪,满目绿茵茵的像一匹绸缎。微风吹拂时,草面泛起细细的涟漪,在我的眼里、心底飘拂荡漾。那时候,除了绿色,我便什么也看不见,想不起了。

沿着低洼花园向上,转过杜鹃花丛,一条小径把我引到兰花园区。这里的兰花都标有品种:春兰、蕙兰、建兰、寒兰、墨兰……香浓不艳、清馨宜人,叶繁不乱,多姿脱俗。我们走进花卉丛中,迎春、月季、绿萝、紫薇、丁香、梅花等30余种,展叶吐蕊,争奇斗艳。当我们来到鲤鱼喷泉时,凉风送来了雨。于是,随着其他的游人,我们从路旁的伞架里取出一把玲珑的小伞。撑开它,才知道伞面完全透明,像一个水晶罩。人在伞中,上可观天,侧可观景,除了把雨滴挡住,一切尽入眼帘。撑着这把水晶伞,我们步入了盆景园区。这里蜿蜒曲折的小路与流水交织组成。穿过石山,越过竹做的水道,跨过小桥,再进入溪塘。身在其中时,觉得一切都很小巧;置身其外眺望,感受到的却是缩小了的水库景象。也许是因为下雨,水流得很急,仿佛江浪冲撞着岩岸。想不到那小巧之中潜藏着的竟是壮观!山,在这里富有灵气;水,也好像有了声响;树,摇曳中更显风韵。

这是无声的诗,立体的画。那碧叶含珠,苍劲雄浑的红豆杉;那疏密有致、铁杆峥嵘的黄杨木;那古柯浓荫、生机盎然的罗汉松……巧夺天工,缩龙成寸,形状有直干式、蟠曲式、横枝式、悬崖式、垂枝式、丛林式、连根式等,或“透”,或“皱”,或“漏”,或“瘦”,给人以形神兼备、神韵天成的联想,任意截取一枝,都自成艺术风景。

“师法造化,中得心源”本是中国艺术的主张,但在制作盆景中,黄智忠讲求“随人意赋形”。那一双灵巧的手,善于从原始的山川风景画廊中,捕捉到一个可观的艺术意象,从而创造出一个美的诗的意境。如果制作松树盆景,就以明代屠隆在《考余事》中描述那样“马达之欹斜诘曲,郭熙之露顶矍拿,刘松年之偃亚层叠,盛之昭之拖拽轩翥”四大画家的松树画作为典范。如果制作梅树,就以清代龚自珍那样“斫其正,养其旁条;删其密,夭其嫩枝;锄其直,遏其生气”,以遏制其正常生长。如果制作赤楠盆景,从树身上的每个部位,即以利刀凿一条深达木质三分之一的槽,想扭曲多少就多少,尔后裹以麻皮扎以钢丝,至少捆绑逾三年方拆除。在漫长的三年日月里,间施以矮长素遏阻其伸长。

其实,黄智忠对这些盆景除了精雕细刻之外,动辄施以大写意手术。大刀阔斧,大起大落,删繁就简,例行嫁接,蟠扎、修剪、提根,以呈虬曲苍劲之貌。如此术后的桩材,经由泥盆一两年“培养”后,方植入古雅逼仄的小盆。

雨停了,树更绿,草更嫩。花园那一组对称的花床中,千娇百媚的鲜花上,水珠滚滚,近处喷泉的响声如同音乐。如果不是“植物辨认中心”的标志映入眼帘,我们会在那花床间一直徘徊下去。

谁能想到,五年前这块地方杂草丛生,乱石遍地。黄智忠辞去井冈山矿泉水公司董事长职务,在这里新盖一栋三层高楼,在房屋后面的山坡上,科学布局,统筹规划,栽种花木。不择品种,不分雅淡,不管是热带雨林中的,还是北方寒山上的,也不论是名花贵草,还是闲花野草,他都网罗,一律视为珍宝。乔木和灌木交错,高枝和矮株争辉,小小庭院,倒也蓊郁碧绿,变成了一个花卉苗木荟萃的小天地。为了保持农家花园的风格,黄智忠没有给花木作标记,但存放了园中所有的植物标本,随时回答游客提出的问题。这里已是游程的终点,当我们把透明的小伞归还到伞架中时,忽然发现,不论取伞还是还伞的架子周围,竟然没有说明,也没有写着任何提醒你必须把伞归还的话。可是没有哪个人把伞带走,自自然然地把伞插回去。

“一匮动盈尺,三峰意出群。望中疑在野,幽处欲生云。”我情不自禁地吟诵杜甫的诗句,又看见了生机勃勃的花草和雅致精巧的盆景,浓缩了高山的雄奇峻峭,揽来了群峰岚气氤氲的流动。怀着感叹与喜悦,我在题辞簿上写着:“你充满理智,又富于感情;你是智慧的结晶,又凭借自然天成;你用纯净的水浇开美丽的花朵,也清洗着人的心灵;农家花园,我们还会再来。”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