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庐陵悦读> 白鹭洲> >正文
印鉴里的楼下
2022-11-25 15:17 来源: 吉安新闻网—井冈山报

文/江枫

时光把吉水阜田镇做成了山水画册。楼下村是这画册的一枚印章,她别在双山水库的小蛮腰上,精巧耐看的样子让人走心。

更多时候,楼下村阳光浓烈,水波温柔。她唱着云水歌谣来唤醒黎明——这是楼下村每天温婉且端庄的问候。

风推开双山水库七千亩的水面,粼光层层中,楼下村踏浪而来,若凌波轻舟去拥抱,楼下村又随山势隐去。

双山水库有油画般的安静。她是“水龄”还不到七十岁的人工水库。说是库,我更喜欢昵称她为双山湖,称她是阜田版的瑶池,是十乡八镇粮农的水妈祖。她模样标致,面相善良,有蒙娜丽莎般迷人的母性。那些浮在水面的小岛,每天,她们临水绾发,跟停泊的云朵打招呼以及和翻飞的蜂鸟聊天。有阳光的日子,就索性素面朝天任由东西,享受惬意的日光浴。

这样的派对哪能少得楼下村呢?她是双山湖的小心肝,湖以另一种方式宠爱她。

我突然想,如果不是印脑山的围抱,双山湖会把楼下村藏哪里呢?

枕山面水,水润蒸腾,大片的花草各有禀赋,楼下村按照自己的哲学在生长。守着一片湖,云水边的生活,适合城市人来休闲,来体验,来感受。四十多户的楼下村,是熂下村委的一个村组。游步熂下,感受到人间浓浓的烟火气息——多少年来,有湖水在,新鲜的气息就在。葛山、南山、枫枧、东塘、巷口、柏树下、施家……一个个同水同山同树有关的村名星彩如钻。稻田与滩涂弯向湖水,弯向星星,弯出好大一片葱茏与光芒。

“弯”是楼下村的动词,是迷人的指向,是下的方位叠加,是以山为楼以湖为下的强调。弯是治印刻刀的灵魂表达,楼下村这枚印章,有印文与边框的美学。

白鹭正在试飞,它要带来更多的同伴,来享受这里的灵山花境;云雀落在松软的湿地上,它们要落户在这里,初来乍到,有几分羞涩。双山湖涨落之间在这里留下厚厚的泥层,对于野鸭之类的水禽而言,这是块松软的面包,是爱的伊甸园,它们喜欢在这里结巢安居,恋爱生子。它们小心翼翼地接触这里的家禽,时间长了就混得稔熟,那种耳鬓厮磨的场面,说不定有场特殊的海誓山盟,有一次次心心相印的春江水暖。

更多的和谐场面比比皆是,比如楼下人的稻田,那只是他们种下的一块风景而已——野草藤蔓疯长里面,楼下人也懒得去管;鱼虫鸟禽把这里当做撒欢的游园,庄稼汉也任由其来。楼下村对自然要求很少,湖的文明馈赠好像更多。楼下人不懂得无为而治,只晓得顺应一切。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生态丰收?不知名的飞鸟卖弄着各种滑翔技巧,它们是高超的仿生专家,模仿山的走向,湖的随物赋形,楼下人奔跑的姿势,甚至蝴蝶的舞美。宽阔湖面,雨有时忙不过来,要分头下,面条样的山泉泛着金光迂回,印着楼下村的梦……

然而我更喜欢呆呆地看着湖面上那一弓石桥,它似乎总是只露出若隐若现的脊背,让人想象饱经沧桑是一份从容不迫的沉淀,是平静如水的隐含;它又像一把有使命的锁扣,搭在楼下村和双山湖连结处,系紧了双山湖的腰围,系住了楼下村的斜风细雨。这是楼下村给我的古风阅读么?

楼下人经常说,楼下这么美,不来会后悔。他们说,一进楼下门,就是楼下人。他们的热情和荡漾的湖水、好客的花木之间形成邀约的磁场。我领情了,索性就把自己放在这天光云影中,复印着湖底的月亮和天上的湖岛。在语焉不详中寻找楼下村的历史,在茅道芦巷中遇见一位苍髯老者或精致的姑娘,共同呼吸绿色空气,并沉醉在其间。

熂下村曾名庐陵化龙乡折桂里戡村,它是1987年从吉安县油田乡划为阜田镇管辖的版图。一千多年来,从这里走出去的罗氏支派总人口就达四百多万。晚唐时期,官至节度使的罗崱公在这里开基立业,他在熂下钤上一方秀川派江南罗氏之印。印山是楼下村的别名,是楼下村的案山,它像一枚印把子盖在湖面上,与湖岛、印脑山构成典范性的风水场域。楼下人把它当作血脉亲人。有了它的存在,再源远流长的宗亲都会有相同的胎记,那种不需要寒暄客套的乡愁,一聊就肝胆俱热,一碰就热血沸腾。

秀川科举之盛,始于第八世祖罗绋,罗绋字天文,号印山,又号一经,他是一代词宗杨万里的岳父。我呆呆地想:他们翁婿两人的诗词唱和,是否留在了这一方山水?这里的一砖一瓦,是否砌垒了这位南宋诗人壮志未酬的喟叹?杨万里明月一般的操守,是不是还沉印在这片双山湖底?我想了很多——印山、楼下、文化、诚斋、南宋……

楼下村的宗祠立在湖边上。它是罗姓后裔灵魂安放的坐标。它造型阔气,标明这里是见过世面的名门望地。庙堂之内,共和国将军的名字灿若星辰,这组将帅的人物志,是楼下村文韬武略的稽考。明朝洪武元年,秀川派十五世罗仕谦携眷带族从这里出发落户湖南省衡山县。他第十八代后人罗荣桓弃文从武战马西风,成为共和国的开国元帅。他是回过故乡的——1930年7月,年仅28岁的红四军政治委员罗荣桓率领部队抵达吉水县城,取得了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随后不久,罗荣桓参与九打吉安的经典战斗。一代政工元帅的足迹深深印在这片故土之上……

印,在楼下村无处不在:水是天之印,岛是星之印,鸟是风之印,绿是蓝之印,地上的人是云之印,行走的山是心之印,留守的根脉是灵魂之印……

在印鉴里的楼下村,我是谁呢?我真的还没想好。

责任编辑:刘臣

井冈山报社主办 井冈山报社版权所有 本网法律顾问:江西吉泰律师事务所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36120190006 赣ICP备19004936号-1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违法犯罪举报中心 涉未成年人专用举报渠道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页 腾讯朋友 有道云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