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庐陵悦读> 白鹭洲> >正文
罗塘那片红
2022-11-18 10:03 来源: 吉安新闻网—井冈山报

文/安然

去罗塘那天,赣江沿线的雨季已近尾期,天气凉爽,细雨纷作。园中的菜蔬和田里的稻子,蓊郁的草木,河柳下戏水的鸭子,野塘里初绽的荷花,以及高枝上劲啼的斑鸠,魔术师一般唤出缕缕乡愁。罗塘的初夏,清雅如画,是一幅繁简得当的水墨丹青。

罗塘地处万安县中西部,东临赣江。这块厚土,养育了两位杰出儿女,一位是康克清,一位是曾天宇。罗塘,因这两位革命者而荣名于世。

现在,我进入康克清故居,站在她生活了16年的小院里。

院子面积中等,静谧安详。青砖铺地,砖体潮湿,砖缝间苔米茵茵。一栋朴素的民房坐落其中,墙是白的,瓦是灰的。房前有棵“连理”桂花树,树体微微倾向门户,似在表达一种崇敬。树下,坐着一只粗陶酒坛,看一眼,心就动了,想着要把来盛装怀慕故人之情。

围墙下种了翠竹,墙白竹绿,在细雨中愈发素净。后院只有一棵树,是丰硕圆润的桂花树,地面一大圈发白的鹅卵石映衬着它,同样素净好看。前院另一角,还有少许矮植伴两棵桂花树。

几棵桂花树,几排翠竹,似是罗塘后人的精心之为。除此,院子里再无余物,显出几分空旷。桂花树或与其屋主女儿的闺名有关,她叫康桂秀。不过,这个名字只用了17年,参加革命后,桂秀觉得名字太女儿气,改名康克清。

进到屋中,门厅里挂满了照片和文字,读过它们,康克清传奇而伟大的一生就敬然于心了。

111年前,才40天大的康桂秀被送到这家门里当“望郎媳”,后来男孩夭折,就拿她当了亲女儿养大。少女康桂秀性格爽利,结实健美。彼时,乡里人都夸桂秀有胆有识,极为能干,是个“媳妇王”。少有人料到,这个少女从小志存高远:

14岁,她就受到回家乡宣传革命的曾天宇的深刻影响。

15岁,她加入了共青团,并以剪短头发明志,才成功加入农民赤卫队。她说:“花木兰、穆桂英就是我这个样子。”

16岁,她参加了以曾天宇为主要领导人的万安暴动。

17岁,她邀上6位姐妹,随本县100多名赤卫队员跟随陈毅上了井冈山。

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这样评价她:“她是一位‘农村姑娘’走上井冈山。”

后来的事,天下尽知了:罗塘湾渔户女儿康桂秀成为女红军康克清,成为朱德总司令的夫人,成为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成为中国妇女解放运动的卓越领导人。

从康桂秀到康克清,从童养媳到革命家,这个罗塘的女儿注定要让罗塘因她而荣耀。

康克清的闺房位于屋中后进左侧。

端着恭敬之心,我立在房门之外细作打量。暗褐色的房门漆色斑驳,光线幽暗,窄小的窗棂里透进一束光来,打亮了暗红色的床沿、白色的蚊帐、蓝底白花的粗布家织被子。这束光,也打亮了正对窗户的一张照片。照片上,一位姑娘左手叉腰右手持械,她浓眉大眼短发齐耳,英姿飒爽,看样子,不过十六七岁。照片底沿有一行文字,言出美国记者艾格妮·史沫特莱:“她是一个在部队的教育下成长起来的姑娘——红军的标准产物。”

目光落在蓝花被子上,恍惚间,觉得其上依旧存有主人的体息。1951年和1962年,康克清先后两次回乡,都住在这间长大于此的闺房。她还喊来了张庚秀同住,是当年结伴参加万安暴动的好姐妹。当时,庚秀只是乡间一名普通农妇了。她们彻夜长聊,聊少时的友谊、聊早年共同革命的往事、聊后来分野的命运。这个夜晚,康克清再一次做回罗塘湾中那个敢爱敢恨敢杀敢打的少女桂秀。这样的夜晚,对于康克清,不是衣锦还乡,而是彻底的回家。于国于民,她是一位杰出的革命家;于生她养她的罗塘,她是一个深怀柔情的好女儿。她还是一个好闺蜜。她始终记得,走得再远,根在罗塘。

康克清有着特殊的长征经历。她先后三次翻越大雪山,三次走过荒无人烟的草地,比红一方面军的女红军多走了一万余里,多走了一年多时间。属于她的长征,是更为卓绝艰苦的。然而,在《康克清回忆录》里说起长征,她却语出惊人,有着云淡风轻的乐观和浪漫:“长征就像在野外散步一样!”

她说:“与这么多有意思的人在一起,我还能说些什么呢?”

其声其言,如奏黄钟,犹歌大吕,向世人庄严地描述了信仰的无敌魅力。长征就像野外散步,万水千山只等闲。有了共同的信仰,行在共同的征途,就能气吞万难,所往皆是光和美,撒向天地皆是笑和歌。

细雨中,又去往村背村。

126年前,村背村诞生了一个男孩,长大后,瘦弱斯文的他成为万安暴动的主要领导人,他姓曾,天宇、国香、传黄、丙生、澜挽、南宛,都是其名。另有一化名,叫梁明。他是一位拥有7个名字的杰出革命者。

曾天宇家境良好,外出求学期间接受了马列信仰,成为一个坚定的革命者。他与方志敏、袁玉冰并称为“江西革命三杰”。1924年,知识分子曾天宇回到家乡播撒革命火种,深深影响了很多人,少女康桂秀即是其一。

万安暴动经四次而成功,又因敌方反扑镇压而失利。曾天宇回到故园,在一栋老屋二楼藏身,不幸被村中一名赌徒出卖。那一天,年仅32岁的曾天宇,为了保护乡亲生命和财产不受牵连,在打得仅余一颗子弹后,他把枪口对准了自己。他留在罗塘天空下的最后一句话是:

“我愿以身殉党,决不为鼠辈所辱!”

94年过去了,循着一个召唤,我来到了革命者壮烈牺牲的现场。村前,秀美的土垅河在静静地流,碧波如涟。婀娜的岸树,在微风细雨中多情摇曳,看得我的心像云一样柔软。和平是这样好,安宁是这样美,曾天宇喊出的那句话,却从六合八荒呼啸而来,穿透了我的耳膜、我的心扉、我的灵魂……那气贯山河的雄奇能量,那死亦为豪杰的凛然正气,令我的身心起伏,震颤,而后,又归于深深的平静……

今天,长征国家文化公园罗塘段正在建设当中。罗塘的历史和荣光,罗塘儿女们的信仰和牺牲,必将得到更多传扬和更深的铭记。

责任编辑:刘臣

井冈山报社主办 井冈山报社版权所有 本网法律顾问:江西吉泰律师事务所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36120190006 赣ICP备19004936号-1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违法犯罪举报中心 涉未成年人专用举报渠道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页 腾讯朋友 有道云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