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和祥”之光
真正让“泰和祥”名声大震的是一段历史、一次改编——三湾改编。

文/曾亮文

真正让“泰和祥”名声大震的是一段历史、一次改编——三湾改编。

95年前,建立士兵委员会是“三湾改编”的三大内容之一,旧址就是泰和祥杂货铺。

又一次驱车去了三湾,那里有一道光吸引着笔者。

踩着细密的鹅卵石,沿着栅栏缓缓穿过那条长街,秋日的阳光像碎金洒在身上。光影斑驳,岁月深处的人事迎面而来,与笔者擦肩而过。三湾枫、钟家祠、协盛和杂货铺、泰和祥杂货铺、红双井……那些旧址原物面色庄严,并一字排开延伸而去,像极了简历表里那些傲人的荣誉。

“泰和祥”昔日繁华

历史的光景里,三湾曾经是精华之地,富庶甲于赣西。它地处两省三县的交界处,是湘赣边的要冲。四通八达的商道使其成为了商品的交汇处。数不清的酒肆、药房、商铺,以不同的姿势簇拥着、交叠着,一直到达红枫湖的尽头。每日一俟天亮,三江四海的人便朝这边涌来,街道上车马交颈、人声鼎沸、琳琅焜耀,那些手工品巧夺天工,丝织物天下无双,酒肆茶坊间氤氲着繁华喧闹的气息。

彼时的三湾,珠玑鸣瓦,风吹佳树,白云悠悠,荷杭小河似一条锦绣腰带舒缓流过。三湾每一栋房屋、每一棵花树都落满了骄傲的神色,那些数不尽的财富像水一样源源不断地流入。毫不夸耀地说,那是三湾最得意的一段高光时刻。

站在三湾枫下回望,时光漫溯,历史从这里出发。循着三湾改编旧址群沿街而行,无一例外,最先看到的是泰和祥杂货铺。它低调朴素,没有韶润的华彩,赭黄色的墙体前架着斗式凉棚,与周遭耸立的楼房相比略显简陋。泰和祥始建于清朝晚期,面山畈水,取安定祥和、运吉启兆之意。许多年前,那些柜台里,南杂北货,井然有序陈列于室,掌柜叼着烟斗,峨冠而坐,眼睛里是骄傲与从容;小二忙得脚不沾地,杂货铺里全是欢快的应和声……

三湾改编

然而,真正让“泰和祥”名声大震的是一段历史、一次改编。

事情还得从95年前说起。那时世事动荡,乱云飞渡,一时刀兵四起。1927年的9月,太阳还微微有些毒热,一支秋收起义的部队,遭遇失败,从湖南撤到浏阳、萍乡,再到莲花,最后跋山涉水到达三湾,在与悲观、失望、怀疑、动摇的情绪极力对抗中,进行了那次著名的“三湾改编”。

建立士兵委员会是“三湾改编”的三大内容之一,旧址就是“泰和祥”杂货铺,熊寿祺担任团士兵委员会的第一任主席。民主在当时的中国,尚是新鲜事物,于大多数人来说,民主还是陌生的,像一个遥不可及的梦,就如隔着一扇铁门,它太过于沉重,难以推门而入。

当时,秋收起义的军官大多数是从旧军队过来的,他们身上依然残存“兵贵愚、将贵智”的观念,官兵待遇极不平等,饮食上军官吃小灶,讲究四菜一汤,当时流传着这样的话:五皮军官吃小灶。“五皮”,即皮鞋、皮绑腿、皮包、皮带,还有皮鞭。一些军官公开扬言:“鸟是养出来的,兵是打出来的。”用皮鞭随意打骂士兵成了家常便饭,严重伤害了士兵的心。

然而那一年,这群寻光而至的人在三湾、在泰和祥杂货铺,力劈“兵为将有”之陈弊,合力打开了一道细细的门缝,旋即,民主之光斜照进来,光芒四射……

士兵委员会诞生

“官长不准打骂士兵,废除繁缛礼节……”士兵委员会的建立犹如石破天惊。它内容广泛,形式多样,又不拘饾饤,一经倡导,便立即赢得了广大士兵的热烈呼应。从此,“官兵平等”之呼声开始响彻山谷,士兵委员会成了民主、平等、团结、进步的代名词。她是另一场静悄悄的革命,她的发展之路虽然荆棘丛生,每一寸进步亦如跋山涉水。然而,她在黑暗的尽头,闪着诱人的亮光,她即将刺破历史最后一线黑暗。

从此,井冈山革命之火熊熊燃烧,作为当时最进步的政治文明的载体,士兵委员会的推行让根据地成为中国境内最光明的地方。那时,天下的青年像云一样涌向井冈山,争先恐后参加红军,“父送子,妻送郎”成为了一种迷人的时尚,如锦似霞在历史的天空里光彩夺目。井冈山有这样一个歌谣:“当兵就要当红军,处处工农来欢迎,官长士兵一个样,没有人来压迫人。”真是好听又振奋人心。

士兵委员会的诞生,就像一茎嫩芽,在风雨飘摇中拔节长高、开枝散叶,开出一朵绝世娇艳的文明之花。至今,井冈山还传颂这样一个小故事,连长徐彦刚玩牌赌钱,被士兵委员会举报。当时的红四军士兵委员会主任陈毅,当即表扬了士兵委员会的同志,并把徐彦刚狠狠批评了一通。故事的结局是,徐彦刚公开承认错误,还在中共湘赣边界第一次代表大会期间受罚站岗三天。徐彦刚作为黄埔军校毕业生,又是早期的共产党员,参加过秋收起义,在红军中无论是地位还是威信,都是颇高的。而徐彦刚受罚故事的背后,盛赞的正是官兵一致、官兵平等的新气象,它是士兵委员会的功劳,自然也是红军内部一场关于民主的胜利。

民主之光

“民主”一词自从在希腊兴起以来,民主代表着一种追求,一种进步,是人类不断抗争摘得的甜果。

今天,在井冈山龙江书院、永新任弼时故居等一些红色旧址上,仍然保留着当年的标语:“红军中官兵伕薪饷穿吃一样,白军里将校尉起居饮食不同。”两种制度、两种生活、两个天地,言简意丰,形象生动。这份与旧军队不同的气质,在平凡而艰苦的战斗生活里,透出一股倔强的生命力量。从此,民主长成为一根青藤,从井冈山到瑞金,再到延安,沿着红军的脚印,一路生长,一路青葱。

旧貌新颜

三湾改编后,三湾的革命斗争风起云涌,极大地推动了井冈山的革命斗争。自然,它也长成了国民党眼里的一根刺,必须拔之而后快。1929年8月,国民党在三湾点燃了一把柴火,一时间火光冲天,过往的繁荣、热闹、财富瞬间化为乌有,三湾陷入了一段前所未有的黑暗……

1967年,泰和祥杂货铺等建筑按原址旧貌修复,在历经沧桑与劫难后,三湾重获新生。光阴有蛀蚀,峥嵘唱大风。“泰和祥”之光在时间里持守着历史的深意,照亮了前行的路……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