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河之上
我以为,古后河既是吉安的母亲河,也是庐陵的代言者。后河之上,是江右气象。

0-2-small

0-7-small

我以为,古后河既是吉安的母亲河,也是庐陵的代言者。后河之上,是江右气象。

越来越多的人喜欢选择华灯初上时,或汉服或唐装或明清打扮,走进古后河“唐风宋韵”的世界。他们要以匹配的妆容,还原这半苏州的两千年时光。古后河——这叶城市绿肺正在密接他们的脉搏,共同呼吸。

现代化的节奏下,任何的间都是吝啬的。可那些纷至沓来的人们,都愿意把脚步挥霍在这光影交相辉映的王国。有没有一种可能,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条古后河——那是一个温暖的名字,一种享不尽的福利,高古或者现代,流淌或是矗立,整体或存轮廓……

寓意庐陵三千进士的九龙灯,巨龙气宇轩昂,腾空欲飞。在它面前,步履匆匆的人们突然表情庄重起来——龙图腾在他们心里一层层打开古后河的主题,就像一场芬芳的远行,有了内心的典谕。

古后河,就这样波动着千年龙脉,把昨天和今天做成水的骨肉,奔涌着追风赶月的未来。

光与影在后河之上奔跑、舞蹈、歌唱。

它们是后河的化妆师,藏着这座城市许多秘籍。

水的世界,光的海洋,给了古后河新的思维,改变了城市的格局,构成了梦回庐陵的彩绘江山:垂天水幕,大唐歌飞,水袖之间,尽是歌管楼台的梨花海棠;画荻教子的故事在宋代书卷里有了尚意的水印;明清的杏花春雨,烟柳画桥,遗落多少前朝春江花月,牡丹国色。白鹭翻飞在唐宋风流的诗词浪尖,浅口敞腹的木叶天目盏,浮沉起王阳明的知行合一、苏东坡的大江东去、辛弃疾的醉里看剑。谁家今夜扁舟子,采一缕狗牯脑茶香,约十七状元在《永乐大典》里低吟浅唱,凤箫声动,一夜鱼龙舞。

烟火绚烂的深处,不知名的水鸟结伴飞起,它们夜栖在这里,恋爱生子,将自己变成永久性居民。有磁性歌喉的风,撩起后河的青花袍子,落在水辙里,留下一折折的戏文……

有骊山阕歌传来,隐约间何紫霄横笛月色,金属声音的箜篌宛转落入芰荷中,万顷荷塘滟滟随波,梦里水乡中打着南宋的鼾息。夜未央,凌波而来,仿佛看见六一居士的“月上柳梢头”诗境,菱歌泛夜,在颜鲁公法度森严的书帖里倾泻出来。

灯光并非是一场走秀。在后河之上,它赋予了观摩意会的使命。也许演绎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一场春风得意的舞榭柳浪,一次城春草木的山河飘絮;或是哲人的沉思与独白,寒门学子的执著与渴望,挫折取仕的寂寞与怀想,许国无门时淡淡的感伤……

比如南宋的一只蜻蜓,它在我同乡杨万里的诗词里低吟浅唱,它的羽翅频振诚斋先生江湖之远的高卓气节。再比如水幕之中文天祥策马驰奔的身影,它极易让我遥想从前的干戈寥落,如血夕阳与壮志难酬,靖难护国的猎猎战旗与浩然正气的烽火硝烟,那是庐陵精神的万丈豪气……

这是后河一轴轴桨声灯影的画卷。夸张的艺术表现手法和巧妙的再现铺垫,让后河有了高贵的操守和血统,有了全息的骨髓透视和精神汇聚。它是那样富有美学又满载历史的星辉。古后河,在拍打着时间的彼岸,它在历史的长河中和时代建立默契,渴望美轮美焕地承载起一方子民信仰的重量。而光与影交织演变出来如梦如幻的场景,深入它记忆的最深处。如此,后河之上,将是一部逶迤在时间岸边的汗青史册。那些在册页上留下的千年物象以及复有后来者,顶托未来岁月的浪花,等待着时代的手笔在这里挥毫着墨,钤下这座城市色彩斑斓的春秋印记。

后河之上,我读懂了人与时空、永恒与流逝之间的一种内在关联。生命在这里有了源头同时又在展开阔大的远行。这是点燃灵魂与灵魂相遇时的那把火,这把火梦回庐陵又绽放着梦想的蓓蕾,在庐陵大地极尽辉煌……

古后河找回失落两千年的记忆,仿佛一位高深的琴师掌握了散佚的乐谱,在弹奏着激越的旋律。

不同的季节来,你会发现,后河的语言是不一样的。水的色光,水的纹理,都在和这座城市同步变化。“圆融吉安”的雕塑里,五指峰青山更翠,千里赣江更清澈。杜鹃花在开放着蓝天白云,白鹭洲书院在诵读着时代的诗文。后河的周边,夜经济的灯光参与着不夜的派对,它在经济活泛的T台上落落大方。光影夜游的模式,不仅满足于目光所及,心之所向,还有贩夫走卒的营生收盈,游客消遣的口腹之欲,文人骚客的琴棋书画,不知何时,一个流量歌手,把一首酒馆的歌唱到了清欢的每一处——这种慢生活,融入文化与经济共生的襁褓中,城市的肌肤嫩如婴儿。

吉安人在说变化大的时候,总是喜欢语气加重拖着长长的音,那是自信的解说词放在后河的流向。后河“龙须沟”的历史一去不复返,它以水的线条水的造型水的包容水的气质拼接出现代吉安磅礴的版图。这版图可能是一种愿望的表达,是流在一方子民内心的幸福水脉,这版图可能是一个目标的径流,是跃在时代浪尖上的风正帆鼓,这版图也有可能是红是古是绿是一切的暖色调,是五年吉安高质量发展的长歌画卷上最炫目的光谱。人们的笑容汇入了后河,现代文明汇入了后河,进步成果汇入了后河,梦回庐陵梦汇庐陵,分明有另一域后河在天光云影中生长,它以时代光芒为布局,把吉安打造成不一样的城。

后河之上,另一条河流变幻了时空。

壬寅之夏,四月既望,我和一群文友游于古后河。月光如水桨棹如歌。后河的光影长廊,与清风明月合为一体,行进之处,桥舟换景,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后河周身透散着迷人的韵致。我们这群文字客或翩翩起舞,或横槊赋诗,或酒斛琼液,或误入藕花深处。我们的无拘无束引流在这光波飞度的水面,裹藏的心灵在释放狂飙,蔽障的面孔写满了御风飞翔的渴望。因为时光的后河要载往更远的前方,我们期待在某一天某一刻来临的时候,也要留下了灵魂的芬芳。

后河之上,此地风光半苏州。

文/火华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