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束发之年出发
我们永远无法预知明天将会发生什么。比如,庚子年初,我们没有预料会有疫情蔓延,三年过去了,病毒依然肆虐。

我们永远无法预知明天将会发生什么。比如,庚子年初,我们没有预料会有疫情蔓延,三年过去了,病毒依然肆虐。这场旷日持久的疫情影响和改变了无数人的命运,还有的人不幸离开了。我母亲也在疫情期间走了。虽然她不是感染了新冠肺炎,但是没有这场疫情的话,她也许可以得到更好的救治。也许,她还好好地活着。这些毫无意义的假设,只能让我活得更加痛苦。

我把对母亲的缅怀创作完成了十五万的散文集《身体里的石头》。正是这部散文集的出版,彻底改变了我人生的轨迹。母亲逝世一年后,我接到南昌打来的电话,征求我是否愿意调入省城从事文学创作。我没有任何考虑,立即就答应了。我遵从内心的召唤,毅然选择走文学的道路。

我骨子里热衷于写作,文字带给我的存在感和满足感远远超过生活其他元素的总和。但我往往羞于和别人谈论文学,羞于让别人知道我是一个写作爱好者。

写作是一种孤独的体验,但文学的道路并不寂寞。十六年前,当我踏入文章节义的庐陵大地,井冈山报社“白鹭洲”“榕树下”副刊无疑成为我的文学乐土。安然、刘丽玲老师对文学诚挚的爱,对爱好者真诚的爱,让我感受到了吉安这座“第二故乡”的温度。可以说,这份党报的副刊如一束明亮而纯洁的光,照亮我生活的哲学与诗意。我大学同学小川,他是一位思想深邃的诗人,常常在我孤独无助时给予我帮助。在东莞写作的“永新”少年周齐林,他是一位才华横溢的作家,在他的鼓励下,我有了继续写下去的勇气。我高中挚友唐诗人,是中山大学文学博士、暨南大学文学院博士后,已成为青年评论家。我曾经电视台工作的同事郭龙,每次写完作品我都发给他看,他总是不厌其烦写一堆点评,我感觉他和唐诗人一样更适合做一名优秀的评论家。感谢我温柔贤惠的妻子,感谢她的包容和支持!

更加庆幸的是,我遇见了“江西散文”,这是中国当代文学地理气象独具的“文学现象”。李晓君、江子、范晓波等一大批散文作家引领江西散文形成了阵容整齐、实力雄厚的队伍。正是在江西文学和江西作协的无限托举下,才有了我创作的源泉和动力,《身体里的石头》这部散文集才得以出版发行。

这些温暖流淌在我的血液里,像一道光芒,照亮我黑暗的疼痛的身体。

一个写作者的成长,无疑要经历艰难的风雨,才会有晴朗的天空,才会有轻松的那一天。和生活一样,写作是疼痛的。选择文学,也许就是选择了疼痛。写作无疑是在疼痛和欢喜之间耕耘。创作过程中,我经常欣喜若狂,也经常泪流满面。写作,是对身体和灵魂的考量,它让我内心变得愈加孤独,也变得愈加刚毅。我就像一只黑暗中寂寞的蚕,吐丝为茧,将自己死死裹缚其中。我希望自己化茧成蝶,努力在晦暗中寻找到一道光芒,让文字在剧烈疼痛中,在灵魂深处闪闪发光,用它温暖辽阔的精神世界。

站在人生十字路口,我毅然选择做一个孤独的写作者。这条道路对我的心理和生存都将带来巨大的压力和挑战。我还没有想好在时代背景下,自己如何精准地书写个体经验,我也还没有想好在纷繁复杂的世界,自己如何去剖析社会现象,以此构建自己作品独特的精神能量、文化内涵和艺术价值。

但是,写作最终依靠的是我们的人性和品质,依靠的是我们的精神和信仰。让自己在写作中寻找到寄托,得到慰藉,彰显生命之光,体现时代之美,这或许是写作者的真正意义。

十六年前,我在张洁长篇小说《无字》的扉页写下:固守文学的孤独和寂寞,守护心灵的宁静和安详。这些年,这本书一直放在我创作的电脑旁边,时刻伴随并激励着我。

我忘记了束发之年的我,是在何种心境下写下这样一句话。但幸运的是,我还是当年那个少年,并将永远是那个少年……

欧阳国,80后,著有散文集《身体里的石头》。

文/欧阳国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