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夜
1927年9月29日至10月3日,秋收起义部队在江西永新的一个小山村进行了著名的“三湾改编”。这次改编,标志一支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人民军队在此真正诞生。当代中......

     

茨坪南山公园红军塑像 杜强 摄  

□吴志昆

1927年9月29日至10月3日,秋收起义部队在江西永新的一个小山村进行了著名的“三湾改编”。这次改编,标志一支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人民军队在此真正诞生。当代中国历史在九陇山拐了个大弯!

秋收起义失败后的这支队伍,向着罗霄山脉的山区一路退却,9月25日,这支部队占领了赣西小县城莲花,但只留宿一晚就放弃了县城,于9月29日到达三湾村。这中间有历史空白的3个晚上,毛泽东和那支他暂时还没有掌控的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宿营何地?

阳春三月,我寻访到永新高溪乡的九陂村,打捞到一些那段往事的细节。历史的拐弯,并不是谁跺跺脚就一蹴而就,三湾改编前两个晚上,九陂村是伟大事变的前夜。

从莲花县城到三湾山村,行军路程不到50公里,但这支队伍却宿营3个晚上。最合适的解释只有:行行复行行,蹒跚又蹒跚,五里一徘徊,十里一彷徨。

十几天前的秋收起义,是中国共产党中央的武汉8月7日会议重大决策,毛泽东主动请缨,以政治局候补委员身份出任前敌委员会书记赶赴湘赣边境领导起义。而此时,前敌委员会的9个领导人只剩下毛泽东等3人了。

起义之初按既定方略是要攻占长沙等大中城市,但敌强我弱连遭失败,此时已有起义举事时参与者的七分之六或牺牲、或哗变、或脱逃,连年仅23岁的总指挥卢德铭也在数天前牺牲了。

参与起义的有湘、鄂、赣数省的军人、工人与农民,无暇整合又在不断征战中被打乱,出现官找不到兵、兵找不到官的混乱情形。加上天气炎热、疟痢流行、缺医少药,连毛泽东也患足疾拄着拐棍长途跋涉。

队伍中有连、营、团级的原国民政府的军官,受党的影响参加了起义,如今起义失败了,一些人在盘算自己的前途。但他们所保留旧式军队的待遇和威仪一点也不想改变,如伙食吃小灶、随意打骂士兵等,他们的“三皮两金”(皮鞋、皮手套、皮腰带、金手表、金戒指)与着装杂乱、衣衫褴褛、穿草鞋甚至赤脚的工农士兵,形成斑驳对照的图景。

部队离开莲花县城,在莲花桥头村住宿一晚后,来到永新高溪乡的九陂村连续宿营2个晚上。

九陂村是刘氏一族的单姓村,是北宋宰相刘沆的后裔一支,而给工农革命军当向导的是莲花的刘姓人,大名刘仁堪,时年32岁,共产党员。他在大革命失败后潜伏在山里打游击,工农革命军攻占莲花县城,他向党组织请求担任向导,引领毛泽东寻找一个落脚点。

刘仁堪就这样上了井冈山,经过在龙江书院教导队的培训后,又回到莲花担任县委书记。1929年5月,井冈山失守后,他被地方反动民团抓获,敌人为阻止他在刑场向群众作红色宣传而割掉了他的舌头,他用脚趾头蘸自己口中吐出的鲜血,写下“革命成功万岁”后壮烈牺牲。

刘仁堪为何把队伍带到九陂?因为九陂村是一百多年前连接湘东、赣西以及赣南、粤北一条驿路上的一个驿点:莲花三板桥、茶陵轶堂、永新三湾及拿山、遂川草林、赣州唐江……刘仁堪曾长年在这条驿路上当过挑夫,比如挑食盐。

盐是湘赣内陆所需的重要生活品,得靠海边来的粤盐。这些海盐的转运,全是一代代的刘仁堪们爬山过坳的长途肩挑。而旧时代的长途外出谋生,险象环生,不可预测的各种意外随时会让人倒毙于路途,故有千百年流传的俗谚:在家千日好,出门半朝难。

维系外出跋涉心理或人情指望的一般有三招:沿途认同姓为亲,攀同宗谓“老华”;结交同龄人谓“老庚”;最亲密的认干亲拜把子兄弟。刘仁堪就是在此驿路上认老华而把队伍带到了九陂村。

师部就安置在村里的刘氏大宗祠里,毛泽东则由副师长余贲民及向导刘仁堪这样可靠的共产党员安排在祠堂左后侧一幢民房里,这幢青砖瓦屋的主人叫刘烈九。

刘烈九后来告诉乡亲,住在他家的那位毛委员,连续两个晚上的小油灯都没熄灭过。刘仁堪告诉只比他大2岁的毛泽东,从九陂往东南方向,大约只要2个时辰的行军,翻过一座婆婆垇和一座枫木垇,就有一个比九陂更大的村庄叫三湾。

这一个白天加两个晚上的驻军九陂村,毛泽东频繁找人谈话,彻夜不眠缜密思考。9月9日秋收暴动,9月29日三湾改编,改编地点在九陇山的三湾村。改编前两个晚上毛泽东住在九陂的刘烈九家中。历史让这么多“9”巧合了。

九陂村,毛泽东后来还来过两次,一次是1928年6月上旬来此指导农民分田,一次是1928年8月中旬在此召集了一个重要会议。

因受湖南省委错误决策而导致井冈山红军进军湖南的八月失败,毛泽东抵制了湖南省委的错误,但没能劝住朱德、陈毅向湖南进军,毛泽东在九陂决定,不当事后诸葛亮,更不计前嫌,亲自去寻找并迎接朱德、陈毅重返井冈山。九陂因此次会议而被保存于党史中,却对三湾改编前两晚在此酝酿伟大历史事件不存一辞。

毛泽东在九陂两晚三湾五晚的思考、决策并付诸实践,是一个伟大政治家抓住了历史稍纵即逝的机遇,开始铸魂、淬火,锻造成了一个阶级、一个民族的倚天长剑。

在中国共产党武装夺取政权的艰难征途上,有许多重要历史关口,毛泽东总是站在历史前进的正确一方。今天彰显于世的三湾村可以作证,今天寂寞无闻的九陂村同样可以作证。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