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与遂川营盘圩
自1927年9月,毛泽东在湖南浏阳文家市力主转兵,开始向罗霄山脉中段进军,一路转战,可谓倍受磨难。

■何小文

自1927年9月,毛泽东在湖南浏阳文家市力主转兵,开始向罗霄山脉中段进军,一路转战,可谓倍受磨难。即便在10月7日,因有了当地党组织及“山大王”袁文才等帮助,队伍得以在茅坪初步“安家”,但这支队伍依然没有顺利抵达井冈山。10月22日晚,到达遂川大汾镇时,工农革命军受到了地方民团的袭击,部队遭受了严重挫折,连毛泽东本人也差点被敌所害。

从茅坪至大汾的这段征程,我们遗忘了当时工农革命军的一个战斗节点和一段史实的发生地,这就是遂川的营盘圩。

营盘圩,又名关口乡(因旧时进乡险要,取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意),位于遂川县西南部,南界湖南省桂东县,西依湖南省炎陵县,地处两省三县交界处。据史载:咸丰丙辰年泉城(即遂川县城,古称龙泉县)失陷,邑侯博厚,避寇于此,设营团练兵,尔后称营盘。后来在此建立圩场,故称营盘圩。

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共产党遂川历史》(第一卷)有清晰的记载:

工农革命军在茅坪“安家”后,设立了留守处和后方医院。这时天气已经逐渐寒冷,战士们还穿着破烂的单衣。为了解决部队给养和扩大政治影响,从10月中旬起,工农革命军开始沿着湘赣边界各县展开游击活动。

10月18日下午,工农革命军从湖南酃县(今炎陵县)进入遂川境内,在营盘圩肖家湾宿营,临时办公地点设在营盘圩万寿宫。晚饭后,毛泽东召开连以上干部会议,研究行军方略,张子清作了军事行动发言,伍中豪就军民之间应注意的事项作了具体说明。当晚,七连将7个发展对象召集到连部举行入党仪式,党代表何挺颖应邀而来带领大家宣誓,并提出了党员的光荣义务和发挥先锋作用的要求。这是三湾改编以来在军队中发展的又一批士兵党员,使“支部建在连上”进一步落到了实处。

散会后,经过调查,了解到坳里曾贯一和黄春园是大地主。19日上午,张子清率领两个连到坳里打曾贯一的土豪,伍中豪率一个连到黄春园家打土豪。可是两个土豪和家人早已逃之夭夭,躲在鸡笼寨大山里了。战士们收缴了两个土豪家的布匹、银元、首饰、粮食、茶油、衣服等物资,还缴到云铳4支、单响枪两支,炮硝、乌硝3大桶,亚细亚铁皮桶桐油1桶和黑粉(墨烟)1包。战士们把地主的现成大米运回驻地,打开仓门,将谷子分给附近的贫苦百姓。

傍晚,一些平时为非作歹的地主豪绅闻风而逃。为了巩固战果,扩大影响,部队决定晚上再去访问贫苦人家。第二天成立了农民协会筹备委员会,由罗耀亭具体负责,经过耐心工作,有很多人报名参加了民协会并确立了活动地点。20日中午,工农革命军又开赴湖南酃县的十都,然后经石洲、坂溪等地来到了水口。正当部队在水口开展群众工作之际,茶陵国民党军两个团向水口进逼,在这种危急情况之下,毛泽东当即决定兵分两路:由一营党代表宛希先率二、三连插向茶(陵)安(仁)边境,袭扰敌后,迫敌回撤,然后即返茅坪;毛泽东则亲率团部和三营、一营一连、特务连折向遂川发动群众,继续游击。

史实正是如此,1927年10月22日,毛泽东率工农革命军主力进抵遂川西部的大汾镇,而营盘圩是湖南酃县至大汾的必经之地。

工农革命军在大汾驻下后,准备在此筹措军饷粮草。县靖卫团团总肖家璧很快就得到消息,放言不准革命军驻扎,说如果不离开,就要拔刀相见。工农革命军未予理睬,照常派岗、宿营。当天晚上,毛泽东还到特务连亲自做党员发展工作,向连党代表罗荣桓询问新党员情况,并召集新党员,在特务连宿名营地一家地主的阁楼上,亲自主持入党仪式。当时,参加人员有罗荣桓、曾士峨、张宗逊和8名新党员,毛泽东在举行入党仪式时,讲述了中国共产党的任务和加入共产党的意义等有关党的知识。

没想到,23日拂晓,肖家璧竟然纠集三四百名靖卫团丁包围革命军住处,占领了大汾圩街道的有利地形,突然对工农革命军发动袭击。

由于地形不熟、行军疲惫,部队被打散后被迫兵分两路转移。张子清与副营长伍中豪率三营向南转移到了湖南桂东,险遭暗算的毛泽东率特务营往后山紧急撤离。事后清点人数,紧随毛泽东撤退的特务连只剩下30多个人......

或许就是因为这次惊险的“大汾劫难”事件的发生,成为了这场事件的亲历者们心头永不磨灭的记忆,从而淡忘了曾在营盘圩进行过3天多的革命活动。

一年后的10月中旬,毛泽东率部第四次攻占遂川城后,为了进一步宣传和发动群众,特将部队进行过短距离分兵。而毛泽东又亲自带领部队来到营盘圩等遂川西部乡镇,包括大汾、左安、西溪、黄坑等地帮助群众建立政权、分配土地以及打土豪、筹款子......

1928年11月25日,毛泽东以井冈山前委书记的身份,将一年多来部队在湘赣边界艰苦转战的情况向中央写了详实的报告,这篇报告后被收为《毛泽东选集》第一卷的第四篇文章《井冈山的斗争》。文章在“军事问题”一部分写道:“军事根据地:第一个根据地是井冈山,介在宁冈、酃县、遂川、永新四县之交。北麓是宁冈的茅坪,南麓是遂川的黄坳,两地相距九十里。东麓是永新的拿山,西麓是酃县的水口,两地相距百八十里。四周从拿山起经龙源口(以上永新)、新城、茅坪、大陇(以上宁冈)、十都、水口、下村(以上酃县)、营盘圩、戴家埔、大汾、堆子前、黄坳、五斗江、车坳(以上遂川)到拿山,共计五百五十里。”

营盘圩,原本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村,就这样成为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永久性的重要坐标。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