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图】武功山游记
偶然看到朋友在微信里发的在武功山游玩的照片,非常心动,我心里暗想:我也要去爬武功山。

□无为

偶然看到朋友在微信里发的在武功山游玩的照片,非常心动,我心里暗想:我也要去爬武功山。

在等待了一年之后终于行动,周六凌晨5:20起床,事先买好了火车票,按计划出发去武功山。

3

武功山云海  悠游 摄

下火车后,我到对面的汽车站乘车到达武功山脚下。武功山位于安福县,山体庞大,有缆车直上直下,但我们选择步行上山。出来的目的不只是看山上的风景,爬山的过程本身就是一种享受,尤其是登顶之后,特别有成就感,身体虽然疲劳,但精神却是愉悦的。

抱着一丝念想,我向山顶进发,刚开始很累,走了一个多小时后,步伐开始变得轻快起来。快到好汉坡时,碰到一个和我一样的“独行侠”,于是我们结伴而行,一路边走边聊,时不时地拍几张风景照。大约又爬了一个小时,我们来到吊马桩,高山草甸绿油油地呈现在眼前,这时山上的云雾已经散了,可以清楚地看到开阔的草甸风景,暗暗心喜,总算不虚此行了,说不准晚上在山顶还可以看到日落与繁星点点呢。在吊马桩稍作停留,沿着高山草甸继续前行,此时离金顶还有1.8公里。继续前行不到半个小时,山上又开始起雾了,随后雾气越来越浓,什么都看不到了。走到金顶时已是下午3点半,此时山顶大雾弥漫,我们在金顶和众驴友拍照留念,然后在金顶附近的木质栈道上花80元租了一顶帐篷,晚上就在山上过夜了。

4

武功山日出   悠游 摄

我们跟隔壁帐篷的驴友一起坐着嗑瓜子、聊天,谈工作、爱情、人生、理想,仿佛早已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随后山上开始下起了小雨,我开始担心帐篷会不会被雨淋湿。我的担心很快就被证明是多余的,出租帐篷的老板看到下雨了,从帐篷外面给我的帐篷套上了一层厚厚的雨披。瞬间,帐篷里的光线就昏暗了下来,但是我们再也不用担心帐篷会漏雨了。不过,问题也随之而来了,由于帐篷很轻薄,承重力有限,套上厚厚的雨披,虽然不会有漏雨之忧,但是帐篷却不堪重负,慢慢地塌了下来。里面坐两个人就很拥挤了,于是我们干脆躺了下来,但是帐篷在慢慢地向内萎缩,我们腿脚都无法伸直,而且不透气,我们只得变着法腾挪空间,尽量用包裹撑起帐篷的四个里角。雨开始越下越大,我们就挤在这狭小的空间,海阔天空地聊着天、吃着东西,聊累了大家倒头就睡。

第二天早上还不到5点,很多游客已经开始架着相机准备拍摄日出的全过程了。我索性也起来,穿上棉袄出去看个热闹。

晨光熹微,天空中挂着一轮新月,能看到几颗若隐若现的星星。早晨的山顶很冷,虽然穿上了棉袄,但仍感到丝丝凉意,山顶开始人头攒动,大家披着睡袋,拿出相机或手机开始拍照。我们在栈道上不断地选择好的角度拍黎明的风景,也拍如织的游人,然后我们走上金顶,等待日出。快到6点时,天边终于看到一丝霞光,我们聚焦霞光的那片天空,等待太阳升起。太阳渐渐从东边的天际中冉冉升起,很慢、很慢。云层很厚,火红的太阳被厚厚的云层阻隔成两段,整个日出的过程也就不超过5分钟。在山顶逗留了1个小时,拍了些照片,然后我们开始下山,下山我们选择了另一条路。这一路没什么风景,到半山腰时,我们一路小跑,11点钟到达山脚下,然后坐车去火车站。

中午,我们在火车站附近的一家小餐馆吃了个饭,然后就此分别。我转车去高铁站,坐车去南昌西,然后从南昌西坐车回九江。驴友从火车站坐直达的车返回景德镇,临别时我们相约下次再一起去爬山。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