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保户在敬老院受虐待 新干县民政局:国家政策基层有的难做到
对于许多无儿无女的老人们来说,敬老院也许是他们最好的归宿。但是吉安市新干县的熊园珍却并不这么认为,她向我们栏目投诉反映,说哥哥在敬老院里面不仅过得不好......

对于许多无儿无女的老人们来说,敬老院也许是他们最好的归宿。但是吉安市新干县的熊园珍却并不这么认为,她向我们栏目投诉反映,说哥哥在敬老院里面不仅过得不好,还受人虐待,这是怎么回事呢?

这位坐在轮椅上吃个蛋糕的人叫熊定良,今年64岁,是熊园珍的哥哥。熊园珍说今年农历正月初三,她去新干县神政桥敬老院看哥哥,结果却听说他几餐都没吃东西。为此熊园珍还跟敬老院的一位副院长进行了一番理论。

熊园珍:他说我回家过年去了。

熊定良从小身患残疾,而且膝下无儿无女,是一名农村五保户。2005年,他被安排住进了神政桥敬老院,从此一待就是十四年。

熊园珍:敬老院照顾老人的事,还有挑猪粪全部归我哥哥。

2016年,熊定良因为中风摔倒过三次,基本失去了自理能力。而在这时,熊家人被告知,要出钱帮熊定良找护工照顾日常生活。

新干县神政桥养老院院长曾卫生:如果你请人照顾肯定要出点钱哦,不出钱怎么照顾啊,这院里没这个经费。

熊佑良:从2017年2、3月份到2018年三月份左右都是500元一个月,2018年到2019年又加了100元,就是600元一个月。

曾卫生说照顾熊定良的都是住在敬老院的老人,护理费也是由家属直接给老人的,敬老院只是作为了中间人。但熊家兄妹们认为,即便是出了钱,哥哥熊定良并没有得到很好的照顾。

熊园珍:每次去都是有屎在裤裆里.

记者:你这里有护工不?

新干县神政桥养老院院长:没有护工,怎么有护工,有护工就好了。

但是记者在敬老院里的员工栏中,却看到了有专职护理员。这明明有护工曾卫生为何又说没有?《农村五保供养工作条例》中也有明确的规定,对生活不能自理的要给予照料。可是记者在新干县民政局却听到这样的说法。

新干县民政局工作人员:按理说这私人护理也由敬老院来负担,但是以前因为经费、人员等等问题,只能提供一些简单的那个啊。就说享受不到那种真正的护理。国家有些政策肯定是相当好的,但是到基层来了有些东西是难以做到的。

为什么《农村五保供养工作条例》 在新干县便没有了执行力?记者原本要继续了解下去,但是新干县民政局党组副书记李局长却拒绝了记者的采访。对于此事的后续进展,我们栏目还将继续追踪。

来源:江西五套《五哥帮忙团》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