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卫队长壮烈献身大革命
吴国恩,1898年3月出生于原宁冈县东上乡埔垅村杨家田上石自然村。

吴国恩,1898年3月出生于原宁冈县东上乡埔垅村杨家田上石自然村。他的父亲平时作田,农闲习武采药。吴国恩身材精瘦,反应敏捷,三四岁即跟着父亲刻苦练习马步、劈腿、抓举等童子功。成年后一身武功十分了得。他乐于扶危济困,是当地响当当的一条硬汉子。

如果不是处于社会变革时期,如果没有接触到先进的革命思想,吴国恩也许一辈子生活在杨家田,默默无闻地终了一生。然而革命成就了他的壮丽人生。一、痛打“草鞋狗”

1926年的一天,寒风凄厉,棉花雪大朵大朵地飞舞着。东上乡公所门口,有一个被当地人称为“草鞋狗”的乡丁,举着一根铲把那么大的杂柴,毒打一个60多岁衣衫褴褛的老头。吴国恩刚好路过那里,看见老头脸上血肉模糊,倒在地上“哎哟哎哟”痛苦叫唤。“草鞋狗”却还在使劲抽打:“月底不交齐田租,少一个子,哼,老子就打死你!”吴国恩听到“草鞋狗”这般叫嚣,怒火冲天,挥手一拳就把他打趴在地。乡公所的乡丁迅速窜出来,疯狗一样见人便打。乡亲们平时被他们欺侮透了,一股怒气终于爆发。在吴国恩的带动下,大家拳打脚踢和乡丁打成一片。二、找到主心骨

大闹乡公所后,动手打了乡丁的吴国恩等七个人,聚集一起商量怎么应对乡丁的报复。听说乡公所的人到处搜捕他们,七个人都不敢待在东上。大家白天躲在山上,夜晚住在吴国恩家里,一住就是半个月。

一天,正当大伙吃过午饭又在商量何去何从之时,一个戴着瓜皮帽、挑着一担洋货的人来到吴国恩家里,问:“这是国恩老表的家吗?”吴国恩见他五官端正,眼神犀利,就说:“我就是吴国恩。你有嘛格事?”卖洋货的人说:“国恩老表,我受人之托特意送封信给你。”吴国恩读过两年私塾,他展开信纸,只见信中热切地赞扬了他们痛击乡丁为百姓出气的义举,讲到目前全国革命形势风起云涌,号召大家团结起来推翻旧政府等等。最后说,如果大伙愿意加入革命的队伍,请在某日某时某地见面。落款是谢益谋和陈慕平。

大伙看了信后,七嘴八舌,议论纷纷。吴国恩坐在一个木墩上,“吧嗒吧嗒”抽了很长时间的生烟。突然,他把烟锅在木墩上面“笃笃笃”地敲了敲,似乎拿定了主意。他的眼光转向侄子吴家贵,问:“贵贵子,你有嘛格想法?”吴家贵向来敬重阿叔,他听到阿叔的问话,知道阿叔已经有了主张,于是他清了清嗓子说:“我没有什么可多说的。满叔认定了您就去,参加革命队伍总比几个人乱撞的好。找到了主心骨,才能办成大事!”吴国恩听了,朝吴家贵竖了竖大拇指,炯炯目光扫视了大家一圈:“大侄子,你说得好。伙计们,恶人握权,民不聊生,自古以来官逼民反,这种乱世一定要治理了。”经吴国恩叔侄俩这么一鼓动,大伙立马同意参加。第二天一早,七个人迎着曙光来到了信中指定的地点———砻背樟树下,与接应他们的革命者首次见面。见到了仰慕已久的谢益谋委员长,吴国恩一行人悬着的心终于落到了实处。谢益谋是袁文才的岳父,他对吴国恩他们说:“老表,我们是农民自卫军总指挥袁文才派来的,以后,我们大家就跟着总指挥一起干革命。”

吴国恩他们参加了两百多人的暴动队,跟随谢益谋和陈慕平等革命者,随袁文才的农民自卫军参加了著名的新城战斗,助燃了宁冈县革命的熊熊烈火。三、喋血枫树下

湘赣两省敌军对井冈山发动第三次反革命“会剿”时,湖南方向的敌军集中重兵对八面山发动进攻。吴国恩所在的连队奉令在八面山哨口阻击敌人。战斗结束后,红军队伍里的伤员不计其数。那时红军医院很少药品,医生不足。吴国恩因懂点刀枪伤药,擅长接骨、治疗外伤,上级就把他从战斗队调到了红军医院,专门采集草药为伤员治伤。经过吴国恩治愈的许多伤员,都重返前线,奋勇杀敌。因为他机警刚直,医院领导也经常派他下山买一些中西药、绷带和食盐等紧缺物资,吴国恩有时扮作猎户狩猎,有时化装成商人收购香菇笋干,一次次出色地完成了任务。

1931年11月,大陇镇楼下村一个叫刘大苟的男子匆匆来到杨家田上石村,神色凝重地告诉吴家贵:“吴国恩被敌人残忍地杀害了!”吴家贵得讯后,连夜请了几个可靠的族人跟随刘大苟赶到楼下村,一看满叔吴国恩倒在一棵大枫树下,简直就是一个血人,大腿上中了一枪,胸前和腹部密密麻麻全是刀口,无法数清被砍了多少刀。

刘大苟神情凝重地说,吴国恩到龙市采购药材,返回到大陇楼下时,被叛徒发现了。叛徒带领一队敌人拼命追赶。吴国恩沿着羊肠小道突围的时候,腿部被敌人的子弹击中了,他忍着剧痛一瘸一拐逃往山上,终因伤势过重跑不了。敌人发现吴国恩受了重伤,躺在一个大枫树下面,正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敌人一步一步接近吴国恩要抓活口。当敌人挨近吴国恩的时候,没料到遇到了吴国恩的奋力反击,于是报复性地疯狂砍杀吴国恩,在他的身上留下无数惨不忍睹的刀口。

网友评论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