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村脱贫了!——记遂川县三个贫困退出村的故事
近年来,遂川县在脱贫攻坚战役中,十分注重产业脱贫,尤其是该县采取的“龙头企业+贫困村+基地+贫困户”和“合作社+基地+贫困户”模式很受推崇。

21

樟溪村"延江红"生产车间内劳作的工人  李开文摄

22

候鸟主题艺术墙绘巫呈靓摄

23

面貌焕然一新的平溪村罗国龙摄  

永锋、郭慜、书哲、本报记者吴广城

近年来,遂川县在脱贫攻坚战役中,十分注重产业脱贫,尤其是该县采取的“龙头企业+贫困村+基地+贫困户”和“合作社+基地+贫困户”模式很受推崇。这两种模式能帮助贫困户获得土地“租金”、股份“红金”、劳务“薪金”、经营“利金”,实现产业、经营主体和贫困户多赢。

遂川县在扶持发展茶叶、油茶、金桔、板鸭、井冈蜜柚、毛竹等六大富民产业基础上,充分发挥狗牯脑茶品牌优势,构建完善贫困户参与茶叶种植、管理、采摘、加工、销售的产业链。

如何激发贫困群众内心深处最朴素、最纯粹、最本源的内生动力,促使他们自力更生、自强不息、去努力改变现状和拼搏奋斗?且看遂川县营盘圩乡大夏村、南江乡樟溪村、汤湖镇平溪村这三个村如何在希望之光引领下走出贫困……

营盘圩大夏村的“三变”

大夏村地处遂川县营盘圩乡,距离县城102公里,平均海拔800多米。在847名村民中,曾有贫困户199人,贫困发生率高达23.5%,是“十三五”重点贫困村。

近年来,大夏村围绕改善基础设施、发展富民产业、探索生态文化乡村游,昔日的“贫困村”如今已是远近闻名“艺术村”,2018年底顺利通过脱贫评估,百姓幸福感的攀升见证着脱贫点点滴滴的变化。

“有生之年能看到这条路修好,太好了!”看到家门口的烂泥路变成了平坦笔直的水泥路,大夏村80多岁的邱婆婆开心地拉着扶贫干部的手不放,“以前路窄坑洼难走,晚上更不敢出门,现在不但硬化拓宽,还装上了太阳能路灯,我老太婆也可以学城里人晚饭后去散步锻炼了”。

邱婆婆的絮叨,是村里近年来基础设施变化的缩影。

借力扶贫东风,大夏村扩宽修整村主干道,通村路达5米双车道通行。特别是在2018脱贫年,全长4公里、贯穿村主干道的“照亮留守老人儿童回家路工程”顺利实施,安装太阳能路灯105盏,争取资金30余万元修通上洞组便民桥,“传化安心”村级卫生室投入使用,新增入户路硬化18户、河堤维修300米、卫生厕改建31户、分散供水奖补21户……一连串数字不断为群众幸福做加法。

“2018年,我们从湖南祁东引入适合高山种植的药食两用植物黄花菜,通过成立合作社建立了百亩黄花菜产业扶贫基地,吸纳50户贫困户入股,每户政府补贴入股资金3000元,拿着股权证,当年每户就领到1000元分红,看得见的效益大大激发了村民的干劲。”大夏村第一书记杨亮欣喜于“农民摇身变股民”的产业致富新路子。

为切实依托富民产业带动群众脱贫致富,确保贫困户可持续增收,营盘圩乡党委政府构建以“党员致富带头人+产业扶贫合作社+建档立卡贫困户”为代表的产业扶贫利益联结机制,2018年在大夏村分别兴建了100亩黄花菜扶贫基地和50亩高山茶叶扶贫基地。占用土地按年支付租金、政府补贴股金吸纳贫困户入股、贫困户参与基地日常耕种管理获取劳动报酬,土地租金、劳动报酬和入股分红成为贫困户产业增收“三驾马车”。得益于此,最后84名贫困户顺利脱贫,贫困村整村退出。

“大夏村、风光好!红花绕村道,喜鹊引人笑,产业基地劳作忙,图书室里书声琅,幢幢新房拔地起,条条大路奔小康......”在大夏村即将完工的文化广场旁,千年鸟道农民文化艺术团的说唱节目引来阵阵掌声。

正如歌声里传唱的那样,大夏村围绕脱贫攻坚大力开展环境美化和农民素质提升工程,着力提升贫困村农民脱贫致富的“精气神”!

2018年,大夏村完成1450平米危旧土坯房拆除整治,6800平米农户房屋通过立面装修获得奖补,1200米庭院围栏建设完工,村级图书室和党群服务中心投入运营。

与此同时,聚焦营盘圩乡“千年鸟道”特色生态文化品牌,村主干道两旁遍植鸡冠花、波斯菊,依托候鸟主题艺术墙绘打造“千年鸟道候鸟文化艺术村”,发展农家乐,以营盘圩乡获评“江西十大避暑旅游目的地”为引爆点,吸引北京、福建等地游客团体纷至沓来。

南江樟溪村:青茶氤氲金桔香

一面有“山水南江”字样的徽派小墙,在进入遂川县南江乡地域处翩然而立:鱼米之乡的乡民们划着船儿把歌唱,好不惬意!

南江乡西南一隅的樟溪村,524户村民中建档立卡贫困人口有161户,比例高达31%。截至2018年,樟溪村已脱贫155户,退出了贫困村的行列。依托着茶叶和金桔种植,久居于此的村民们享受到了大自然的沃土带给他们丰收的馈赠。

南江乡圩镇的江西延江红农业科技开发有限公司车间内,鲜叶经过萎凋、揉捻、发酵、烘烤四道程序,制成狗牯脑红茶。工人们再将其与“遂川三宝”之一的金橘糅合,推出新产品“金橘红茶”,颇受市场青睐。茶厂目前吸纳了12名工人,大多是贫困户。每逢春、夏、秋三季,村里的轻劳动力———妇女、儿童、老人都会去采摘茶叶,然后送到村里或公司的收购点换取酬劳。

“以前种植茶叶面积不多,时间短成本高,主要靠政府主导,村民积极性不高,现在大不同咯!”南江乡党委书记肖远云笑着说。2016年的大半年时间里,他曾带着延江红创始人林延青跑遍了南江大大小小的茶山,了解每处的阳光、土壤和温差。

育苗基地落地在樟溪村庄坑组,林延青看重的是这里海拔高、纯天然、无农残。目前5亩多的基地可以1:10扩到50亩的种植面积,按企业标准每隔一周可采摘一次,第一期产品专供茶厂。

临近的沙美村也在复制“樟溪模式”,这里的众兴茶叶合作社种植了200多亩茶叶。理事会理事长张继炎说,他的70亩茶叶在林延青的技术指导下,2018年比前年增收一倍,种植收入近5万元。合作社已加入20余户,现在前来咨询的村民越来越多。

近日,19位村民在金橘园帮忙采摘,每天每人能领到工资80元。旁边的机器持续不断地分拣出特果、大果、中果、小果,最好的销往沿海城市……园主叶祖淦请了一对广西夫妇在这里管护,下肥、剪枝、打药、覆膜,都需要请附近村民,尤其是时常两个月的采摘期,每年金橘园用于发放工资的支出就达10万余元。

靠金橘这颗“致富果”脱贫的,还有不少人。庄坑组64岁的陈阳生,在2018年12月被评为“脱贫先进个人”。他的儿子因意外不幸去世,媳妇改嫁,3个孩子跟着他生活。陈阳生每月有460元的低保,公益性岗位保洁还可享受每月300元补贴,但他仍然坚持每天辛勤劳作。该县统战部主要负责人、帮扶干部朱发看到他种植金橘,建议他用薄膜覆盖,避免打霜掉果。地里盖膜的20%收了4000斤金橘,其它80%收了13000斤。以前他种的金橘每斤只能卖到4毛5,现在盖膜后因为个头大、味道好每斤最高可卖到6元。他把种植面积从5亩发展到了10多亩,附近的人也常来找他“取经”。

傍晚,山间的风打着旋儿,细密的雨水洒落下来,润泽着樟溪的大地。大家正通过自己的努力,一步步地奔向更加美好的新生活。

汤湖平溪村的“脱贫路”

颠簸不平的山路、残旧破败的土坯房、村级资源贫乏……遂川县深度贫困村汤湖平溪有村民1298人,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323人,还有几十个“光棍”。

曾经烙下落后、贫穷印记的平溪,如今已是绿树成荫,茶叶飘香,村容整洁,新房林立……

距村委会4公里的烟溪组是平溪村的最偏远的村组,一直以来存在着山高坡陡,道路不畅通等先天不足,村民进出通行难、农产品运输难、产业发展更难。

为了补齐短板,村两委班子借力新农村建设,干群合力巧干加苦干,完成了3.4公里的通村公路拓宽,搭建5座便民桥,近9公里通组公路更是全面打通。

“现在路修通了,家里建房材料一会儿工夫就能运到,成本还少了一大半,真是省钱又省力。”正在忙着建新房的该组村民余国全高兴地说道。

阡陌变坦途,平溪村旧貌换新颜。昔日的贫穷落后的客家小村落,变成了美丽新农村的样板。

只要有人去71岁的李木娇老大娘家,老人总喜欢忆苦思甜:“想想以前房子时常进风漏水,现在连改厕都能有补贴,真是做梦也不敢想能住上这么好的房子”。

这是平溪村实现“两不愁三保障”的一个生动缩影。近几年,平溪村把安居扶贫作为顺利脱贫摘帽的重要举措,将建房困难甚至无能力建房的困难群众作为重点帮扶对象,全村相继打造了3个移民集中安置点,共安置农户43户,危房改造125户。88户贫困户全部迁入新居,确保了高质量稳定脱贫的目标。

“搬得出、稳得住,有事做,能致富。”这是搬迁户获得“幸福感”的关键所在。在镇党委政府的支持和村两委的努力下,平溪村建立了茶叶产业扶贫车间、茶叶产业扶贫基地、村级文化卫生室等,解决贫困群众的就业和就医问题。

科技培训、技术指导、产业扶持、加强种植技术培训和田间管理指导……平溪村以“茶叶+扶贫”为抓手,针对建档立卡户给予每亩1000元的种植扶持补助,有效带动贫困群众发展茶叶产业。

“我加入了合作社以后,每年不仅有固定分红,还可以在这里打工,一年算下来有两三万元收入。”去年

达到各项稳定脱贫标准的兰坳组刘木华,今年娶了邻村的姑娘顺利“脱单”。

新成立的平溪专业合作社按“基地+合作社+贫困户”模式,积极引导贫困户以资金、土地、劳务等要素入股,参与和监督合作社经营管理,让贫困户从旁观者变成参与者和受益者。“五统一分”方式经营管理(统一供苗、统一培训、统一标准、统一物资、统一营销、分户经营),让社员可以享受每年不少于5%的股金分红,基地还以高出市场价5-10%优先采购贫困户社员的鲜茶,仅此一项就可帮贫困户年增收2000元以上。

平溪脱贫了!蒲公英追随着轻柔的风,把好消息传到远方。

网友评论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