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以智:儒释之间
两百多年前,方以智一位先祖方法,在燕王朱棣发动靖难之变夺取帝位后,追随其师方孝孺,反对成祖篡位,拒不上表称贺,被逮捕解京。

(接上期)

两百多年前,方以智一位先祖方法,在燕王朱棣发动靖难之变夺取帝位后,追随其师方孝孺,反对成祖篡位,拒不上表称贺,被逮捕解京。船过安庆望江,他遥拜故乡桐城后,赋绝命诗二首,毅然沉江自尽。这种忠义风节,是否也是其家族基因?

余英时说:“密之若于历史上求人格之‘认同’,则文山实其首选。甲申之岁,密之不死,可以见谅于世人者也。辛亥(康熙十年)再陷缧绁,上距永历之亡,亦既已十易寒暑矣!此时而仍不惜对簿虏廷,苟延残喘,密之虽号愚者,余知其决不出此也。然而古人有言,死得其所。就密之当时所处之情势言,其最适当之死所,殆莫若惶恐滩……次子中通题其诗曰《惶恐集》,幼子中履亦颜其斋曰‘汗青阁’。此决非因偶然巧合,遂得附会。”

舍生取义,是华夏民族一独特精神。这一精神,在传统士大夫的心中,坚若磐石。方以智殉节,虽为个人选择,却对当时士大夫阶层的精神信仰、政治伦理、道德意识,都有所揭示。

吉安风气,历来以文章和气节而标榜于世。方以智晚年在吉安寻到自己精神的归处,披缁净居寺七年,给吉安留下一段大节凛然的精神遗产。吉安对方以智的浸润之深,而密之对吉安馈赠不薄。密之三个儿子,都文品高尚,就连方家妇孺之人,都有超人的文采和淑德。中通妻陈舜英曾留下《文阁诗选》,中履妻张莹也留有一部《友阁遗稿》。方以智之死,因避讳的缘故,所留文献,绝大部分以病死惶恐滩为结论。但近代一些有识学者,发力考证,坐实密之乃是在惶恐滩殉节自沉,使一段历史公案大白于天下。密之之死,已经超出了个人命运的范畴,于今也有着反照的深意。

吉安是我的家乡,也是我年少读书的地方,对于这座城市,总有着一种特殊的情感。我越往吉安的历史深处走,越是领略到其间缤纷华枝,感受到一种浩大充沛之气。

方以智死后,在当时的士大夫群体中造成的震动,可谓不小。王夫之为之“狂哭”,并写诗遥寄:

长夜悠悠二十年,流萤死焰烛高天。春浮梦里迷归鹤,败叶云中哭杜鹃。一线不留夕照影,孤虹应绕点苍烟。何人抱器归张楚,余有南华内七篇。三年怀袖尺书深,文水东流隔楚浔。半岭斜阳双雪鬓,五湖烟水一霜林。远游留作他生赋,土室聊安后死心。恰恐相逢难下口,灵旗不杳寄空音。过去舟楫繁忙,旅客往来不绝的赣江,自清代特别是鸦片战争后逐渐沉寂下来。随着沿海口岸开放和19世纪末平汉、粤汉铁路的修建,赣江这一“黄金水道”也变得名不符实了。水路渐被陆路和铁路代替。吉安这座文化古城,在二十世纪之初,成为国共之争的重要区域。其间发生的故事和惨烈的战斗,亦是值得大书特书的。但战争的洗礼,也使得这座城市遭受的重创自不待言。但已不是本文所讨论的内容了。

而曾经的药地和尚,大学士方以智,不应为今日的吉安人所忘却。在壮怀激烈的悲剧年代,其刚烈自尽的凛然大节,值得吉安人为之骄傲。青原巍巍,赣水滔滔,这座静美、素朴的城市,以文章和道德名世的城邦,在一个娱乐化的时代,该如何珍藏她的富藏、绽放她的光华?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