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以智:儒释之间(之二)
安徽桐城,自古文风鼎盛。桐城诗派名动一时。方家是桐城大族。

安徽桐城,自古文风鼎盛。桐城诗派名动一时。方家是桐城大族。曾祖方学渐、祖父方大镇、父亲方孔炤,方以智以及三个儿子方中德、方中通、方中履,都是著名学者。方以智早年就读桐城县学———对于一个文风极盛的郡县来说,没有理由不修建得堂皇和考究:戟门、泮池、棂星门、文庙、文昌阁、土地祠、明伦堂、乡贤祠、书舍、库房、省牲堂、教谕训导宅等、洗砚池,历历可数,整齐而不呆板地布置在城内中心,让踏门而入的学子,以及路过的百姓,无不产生一种庄重而肃然的感受。

方以智从小志大,敏感睿智。青年时在父亲的泽园,成立“泽社”。与之来往的,多为风流倜傥之士,往往诗酒唱酬,慷慨酣歌,泛足山水,纵论时事。他自述“处泽园,好悲歌……好言当世之务,言之辄慷慨不能自止。”(《浮山文集·孙武公集序》)

青年时代,方以智主要活动在老家桐城和南京,期间,也穿行于江浙各地。作为一个世家巨族子弟,他的生活不乏奢华风流,对此,陈贞慧之子陈其年在给方中德(方以智长子)诗序中,如此描述:

“当时秣陵全盛时……密之先生衣纨縠,饰驺骑,鸣笳叠吹,闲雅甚都,蓄怒马桀黠之奴带刀剑自卫者,出入常数十百人,俯仰顾盼甚豪也……”

方以智,字密之。作为一个大族仕宦子弟,他的青春,不缺乏纵酒欢歌、前呼后拥的场面。这是他品尝到人生的第一味:甜美多汁、繁华绮丽。然而,当这些建立在一个朝代将要崩溃之时,其意味则稍显苦涩。

崇祯十一年七月,方以智父亲方孔炤被任命为右佥都御史,巡抚湖广。自李自成爆发农民起义已近十年。其时,高迎祥、李自成、张献忠、罗汝才等农民军攻入湖广,在官军镇剿加剧后,锐气受挫。新任总管河南、山西、湖广等地的军务大臣熊文灿,与方孔炤意见产生分歧,改战为抚。农民起义军趁机诈降。方孔炤不相信张献忠等是真心归降,连续上书兵部尚书杨嗣昌,指出不对张献忠等部作任何处置,任其养精蓄锐是极大的危险。杨嗣昌非但不听,反而因方孔炤的不同意见而心生恨意。后来张献忠果然反叛,将官军大败于香油坪。杨嗣昌为推卸责任,借机弹劾方孔炤,致使方孔炤下狱。

此时,方以智正以举人身份进京会试。他向朝廷上了《请代父罪疏》,表示愿替父来受罪。可以想见这份奏疏,在大臣眼中并不具有分量。方以智心忧如焚,整日茶饭不香。这时,传来他中第的消息。殿试揭晓,方以智中二甲五十四名进士,授翰林院检讨。

北京的三月,尚有春寒。每日清晨,金色琉璃殿瓦的朝门外,一个身材瘦削、因痛苦折磨显得神情悲恸的身影,匍匐在晨曦中。这个年轻人怀揣血疏,双手蒙额伏地,在早朝百官杂沓的步伐声中,无助地叩头呼号,涕泗滂沱———他乞求,这杂沓的脚步中,有一双停下来,倾听他的诉求。然而,这些冷漠和老于世故的脸,没有一张显示出内心的感动,最多只是几道目光轻飘飘地往这个匍匐的年轻人身上一扫,又像迅速抽回的鞭子一般。对于这样的场景,这些人并不稀罕。午夜,他则露天焚香,虔心祈祷,希望能感动上苍,为父伸冤。人心终不是僵冷的岩石。日复一日,月复一月,方以智的孝名还是传遍了整个京城。甚至有人在传颂这个新晋进士的孝名时,还不禁唏嘘落泪。以至于传到了崇祯皇帝耳中。

有一日崇祯早朝后,回到上书房,闷坐半响,不发一言。忽然长叹一声说:“求忠臣必于孝子之门。”反复念叨了几遍。近伺太监大胆跪请圣教。崇祯说:早上经筵,讲书官陈某,其父巡抚河南受挫获罪,而陈某依然能锦衣熏香,展书朕前,没有一丝悲痛的样子。如此不孝者,岂能忠于朝廷!朕听说新晋进士方以智因父与陈某同罪下狱,日持血疏,膝行宫门外,哀声遍求朝中达官申救,其孝如此!真孝的人,必能忠于朝廷。儿子这样,父亲当可想象。这样忠孝的朝臣,虽有过失,朕应该给予其改过自新的机会,为国家戴罪立功。于是下诏,遂让方孔炤出狱。

方以智怀血疏为父申冤,孝名满布朝中。其后在京任工部观政、翰林院检讨、皇子定王和永王的讲官。然而,他的仕途生涯并没有持续多久。时局已然变坏,一系列的征兆,显示出大厦将倾的危机。

先是连逢凶年,灾害不断。万历年间,秦晋、河洛、齐鲁、吴越等地就遭遇全国性大旱。至崇祯时,旱灾变得愈益频繁。崇祯六年,华北流行鼠疫,连年不止。抱阳生在《甲申朝事小计》说,崇祯十六年,北京“大疫,人鬼错杂。薄暮人屏不行。贸易者多得纸钱,置水投之,有声则钱,无声则纸。甚至白日成阵,墙上及屋脊行走,揶揄居人。每夜则痛哭咆哮,闻有声而遂有影。”恐怖的灾害让人神智错乱,疑神疑鬼。关外,满人连续攻陷城池、挫败明军,取得辽东军事控制权,并分道入塞,烽烟直逼京畿。

崇祯十七年三月十九日,李自成攻克北京。崇祯皇帝在万岁山一株树下自缢。

崇祯帝死后,被抬到东华门。方以智获知后赶到崇祯灵柩前,痛哭不已,哀声如嚎。呼天抢地的痛哭,引来了巡逻的农民军。《清史稿》本传载:“以智哭临殡宫,至东华门被执,加刑毒,两足骨见不屈。”方以智被俘,农民军对他严刑拷打,始终不肯投降。不久,李自成兵败山海关,方以智侥幸乘机难逃,保得性命。(未完待续)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