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图]再上武功山
安福武功山是集人文景观和自然景观为一体的山岳型风景名胜区,也是国家森林公园和地质公园。武功山山体博大,山中奇峰怪石、幽泉飞瀑、佛光云海、高山草甸、奇花......

□兰之馨香

相隔十五年后,又在日思夜想中再次登上雄奇壮美、风光旖旎的武功山。

安福武功山是集人文景观和自然景观为一体的山岳型风景名胜区,也是国家森林公园和地质公园。武功山山体博大,山中奇峰怪石、幽泉飞瀑、佛光云海、高山草甸、奇花异草,各种景观交相辉映。

一大早,我们一行六人在家乡安福县的武功山温泉山庄乘坐景区公共汽车出发了。半个小时的车程,汽车在蜿蜒盘旋的山路上迂回前进。连绵的群山,大片茂密苍翠的毛竹扑入眼帘。侧目窗外,右边陡峭的山体铺满了厚厚的绿,左边数十丈深的沟壑幽谷层林密布,既让人欣喜万分,又叫人心惊胆寒。

车行至武功山主峰脚下,因为有过登临此山的艰辛经历,下得车来,我们每人携带好一根竹拐杖开始登山。我们看了看时间,八点三十五分。高高的山体,陡峭的石阶,在我们最初的兴致中似乎不觉为难。一路手拄竹拐,拾阶而上。山间松柏密布,笔直的树干,油绿的树叶、各种奇异的花草、怪异的岩石,总是如此惊艳我们的目光。九点十六分,我们到达了近半山腰的观音庙。四十分钟的时间才登上此山的三分之一。

古旧的观音庙里,几名年老的僧人或专心诵经念佛,或打理杂物。一座新建中的庙堂已初具规模。青砖黛瓦、飞檐翘角,正面墙上雕龙画凤,古色古香,显出肃穆森严之气。出得观音庙,我们继续前进。山路越来越陡,石阶越来越密,山上的风景也完全有了变化。上山时至观音庙一路连绵的松柏几乎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眼望不到边的茅草和芦花。山腰处,偶尔几株灌木点缀其间。漫山的茅草已由绿变黄,芦花还没完全开出白花,也呈现出金黄的颜色。微风中,芦花随风摇曳,舞动着腰肢,又似乎在朝我们频频点头。一阵大风刮起,这芦花的海洋便翻滚起金色的波浪,一浪推着一浪。我们沉醉在这金色的浪潮中。

走过一个弯,山坡上几棵迎宾松便进入了眼帘。在金色的草原衬托之中,几株挺拔的青松更是显得那么伟岸,那么雄奇。向阳的一面,树上伸展出几枝长长的青翠树枝。几块裸露的岩石上卧着一种低矮奇特的灌木。仔细看,它们新长出的叶子是红色的,继而变成绿色,那些久经风吹日晒的老叶又变成鲜艳的红。灌木上一串串红的、黄的小野果不时诱惑着游人。金黄的草丛中时而盛开着一簇簇白色或淡紫色的野菊花,以及一些叫不出名儿的红色、黄色、紫色、白色花朵,淡淡的清香扑鼻,让人感觉身在山中走,人在画中游。

爬过一个山坡,我们来到了直插武功山主峰“白鹤峰”的山脊上,顿时,茫茫云海入眼来。站在观光亭里一直向上望,看不清何处是山顶,分不清哪是天哪是山。茫茫云海下,满眼金黄里,一条垒着无数石阶的“白龙”直钻云中。大风一阵又一阵刮过,夹带着丝丝水汽,云雾随风飘荡。我们吃了些零食,为身体补充能量,穿好防寒衣服,奔赴云海之中的武功之巅。十一时许,我们到达了主峰——白鹤峰,白鹤峰又名金顶。白鹤峰的得名,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法是,由于峰高风大,不长树木,只生茅草,一到秋冬季节,茅吐白絮,冰封峰顶,站在其他高峰上眺望,俨然一只白鹤昂首挺立。另一种说法是,东汉葛玄、东晋葛洪先后来此修身炼丹,羽化成仙之时驾鹤飞升,飘然而去,所以名曰“葛仙峰”或“白鹤峰”。峰顶建有白鹤峰山门,门上横批“白鹤峰”三字,左右两边书写着“万里云山齐到眼,九霄日月可摩肩”。山门内便是“白鹤观”。白鹤观与半山腰的观音庙遥相呼应。观内供奉着张道陵、葛玄等道祖,以及包公、李靖等神像。自古以来,武功山就吸引了众多文人骚客前来探奇寻幽,朝觐揽胜,赋诗题字。朱熹、杨万里文天祥、黄庭坚等均登临过武功山。明代地理学家徐霞客冬游武功山赋诗一首:“千峰嵯峨碧玉簪,五岭堪比武功山。观日景如金在冶,游人履步彩云间。”

站在山顶眺望,蓝天、群峰、云雾、草海,山间或山下星星点点的寺庙、房屋,尽收眼底,心里自然生发出“一览众山小”的豪情。附近的山坡上,支起好几个七彩帐篷。武功山的日出,如梦如幻。太阳冉冉上升之间,照彻大千,万顷红波,奔腾澎湃,所以每年有众多驴友肩背帐篷,直奔武功日出。尽管山上也有提供住宿,只是游人之意不在“住”也。

山顶风景很美,但也耐不住浓浓的寒气逼人,我们稍事休整,一行人按原路返回。短暂的游览,观不完武功山的美景;我这粗浅的小文,也写不尽武功山的迷人。风光旖旎的武功山,一年四季以别样的精彩呈现在世人面前。

近几年,随着旅游业的发展,家乡安福县已将武功山及山下的温泉和武功湖整合为一体。攀登武功金顶,沐浴武功温泉,荡舟武功湖泊。一趟神奇的武功之旅,定会让人难忘终生。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