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再兴籍贯探考
无论是《说岳全传》中戏说的杨再兴,还是《宋史·列传》中真实的杨再兴,其艺高胆大、只身闯岳营、英勇捐躯的事迹均十分感人。

无论是《说岳全传》中戏说的杨再兴,还是《宋史·列传》中真实的杨再兴,其艺高胆大、只身闯岳营、英勇捐躯的事迹均十分感人。据《百度百科·杨再兴》第4栏“家族成员”载,“父亲:杨邦乂”;又据《百度百科·杨再兴墓》第2栏“人物介绍”载:“杨再兴(1104一1140)为江西吉水人,祖居河南相州(汤阴)”。为此,曾有不少人问过笔者:“杨再兴真的是杨邦乂的儿子吗?”

下面笔者为之作简要探析。

杨再兴是何地人氏?《宋史·杨再兴传》并无记载。翻检相关史籍,至少有7种说法。一说来自《宋史》卷30,说是湖南“武冈军徭人”。武冈军设立于1106年,因武冈山而得名,辖武冈、绥宁、临刚3县。一说来自《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81,说是“武冈军猺贼”首领。一说来自雍正《湖广通志》卷61,说是“临冈人”。一说来自雍正《湖广通志》卷41,说是“武兴蛮”,《河南通志》卷58亦持此说。一说来自《同姓名录》卷12,说是“武都蛮酋”。一说来自虞集《道园学古录》卷40,说是“邦乂之子”。一说来自雍正《江西通志》卷75,书中将《杨再兴传》附录于《杨邦乂传》之后,说是“从者”。

分析上述7种说法,笔者认为,第二种说法即“武冈军猺贼首领”的表述更为准确。

缘由为:一是《建炎以来系年要录》的成书时间最早即南宋中期,且是一部记述宋高宗朝时事的编年史书。作者李心传是以《高宗日历》《中兴会要》等官书为基础,参考了100多种私家记载、文集、传记、行状、碑铭而编成,且进行过细致的考订。二是“武冈军猺贼首领”之句,虽没有明确表述其籍贯是武冈,但至少表明他曾长期生活在武冈军地域,亦算是武冈人。三是临冈、武兴、武都三地名,应是武冈的别名或是其辖区之一。此外,关于杨再兴祖籍汤阴县的史料记载,笔者倒是没有找到片言只语,也许是因其墓在临颍县,后人对此的一种附会之言罢。

到这里读者自然会问:杨邦乂是吉水人,为何会有杨再兴是“邦乂之子”的说法呢?其最早记载见于元代名儒虞集《道园学古录》卷40的《跋宋高宗亲札赐岳飞》,文载:“今见思陵赐岳飞亲札,则其奏功郾城时,所被受者。观亲札,所谓‘杨沂中、刘锜立功之事’,则绍兴十年(1140)七月也。是时,秦桧方定和议,而(岳)飞锐然以恢复自任所向有功。飞之裨将杨再兴,则邦乂之子也。单骑入阵,几殪乌珠,身被数十创,犹杀数十人而还,一时声势可知矣。”细读这段跋文,作者虞集假借宋高宗之口,说杨再兴是杨邦乂之子。至于赵构是否真的说过,是正式场合说还是闲说,是亲子还是义子,是族人还是从者,均无从查考。虞集是抚州崇仁县人,官至集贤修撰、翰林待制、奎章阁侍书学士,是元代著名学者、“元诗四家”之一。崇仁县距吉水杨家庄约150公里,虞集距杨邦乂所生活的年代仅140余年,且与杨邦乂6世孙杨辰相交游,有《送杨居所之金陵省忠襄公墓》赠诗,所以说其跋文的可信度,还是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此后,明嘉靖年间吉水花园人、解元王昂曾撰作《吉郡杨氏忠节总祠录序》,文中说:“湴塘其子孙散处六邑,在在为望族,族各有闻人,由大中至于文贞,英雄豪杰之士六七,若忠襄、再兴之死难,正叟、文节之嫉邪,大中、贞靖之廉谨,皆宪宪焉”,文中将杨再兴与吉水人杨邦乂、杨存、杨万里、杨丕、杨复相并列。又如,道光《吉水县志》卷22《杨邦乂传》末载:“又,从者杨再兴誓必报仇……郡人并以从祀。”把杨再兴说成杨邦乂从者,且从祀于吉安郡城的杨氏忠节总祠。

那么,杨再兴真的是杨邦乂的儿子吗?答案是否定的。据湴塘村光绪《忠节杨氏总谱》载,杨邦乂原配傅氏,生一女,嫁新干县进士陈思范;续配曾氏,生五子,即振文、郁文、昭文、蔚文、月卿;月卿幼年夭折,其他四子的生卒年、仕宦、妻和子等均有明确的记载;杨邦乂只有两个亲侄子:杨思文、杨孺文。此外,杨万里《诚斋集》卷126有《邹应可墓志铭》,文中说:“时溪蛮杨再兴寇武冈、全、永、邵数州,朝廷命统制李通讨之。”杨邦乂是杨万里的族叔祖,其诞辰100周年时杨万里还为之撰作行状。假如杨再兴是杨邦乂之子,杨万里应称为叔父,岂能称为“蛮”和“寇”?这些史料均可证明杨再兴不是杨邦乂的儿子。

为何又有“从者”“义子”之说呢?笔者认为,缘由有四:一是杨再兴作为一位南宋民族英雄,假如其出身被贴上“猺贼首领”的标签,可谓是既不敬又不雅,没有做到“为尊者讳”。二是他俩均姓杨,都是舍生取义的抗金名人,事迹都极为感人,这使得后人在内心认同方面有一致性。三是据乾隆《文水南华杨氏族谱》载,绍兴年间朝廷先后8次下诏书褒扬杨邦乂,绍兴十年(1140)又有杨再兴舍身抗金的忠义事件,宋高宗作为一代中兴国君,平时闲话中将他俩说成父子关系也是极有可能的。四是东汉以来,江南杨氏均尊“四知先生”杨震为先祖,元代以后,多数湖南杨氏尊唐末吉州刺史杨辂为始祖。从族源角度而言,他俩有共同的祖先;从血缘角度来说,两人虽非亲父子,但把他俩说成义父子或主从关系是很合情理的。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