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血丹心映井冈
书是第27版第1次印刷的《天下第一山》、第4版第2次印刷的《井冈红旗谱》和2013年修订版《井冈诗词选》。

微信图片_20171227154250

 

 

 

井冈山红色宣讲之家---毛秉华和他的儿子熊敏、孙子毛浩夫记者胡刚斌摄

前些日子,我收到毛秉华托人捎给我的一个纸袋,内装三本书、两封信、一帧图片。

书是第27版第1次印刷的《天下第一山》、第4版第2次印刷的《井冈红旗谱》和2013年修订版《井冈诗词选》。扉页上都留了言,一律软笔小楷,有“请审阅、指正”字样,落款“毛秉华,丁酉仲夏于茨坪”。信也一样,笔精墨妙,铁画银钩,堪称书法。一封写着:“因高血压、心脏病从吉安住院回来。今报送两本书,请指正。衷心感谢您一贯对我的关心与支持。”另一封写着:“今送上《井冈红旗谱》的老版本,新版本一本也找不到(正在重印)。这是我20多年登门拜访老红军和红军部队而写出来的,包括宋任穷、萧克、杨得志、康克清、张平化、曾志等36位,还有‘三湾红一连’、驻港部队等。习总书记在八角楼召开的座谈会上,听了我的汇报后,给了我很多鼓励。我要终身感恩亲爱的党。”图片是翻拍的新闻照,习近平总书记2016年2月2日下午在茅坪接见革命烈士后代和先进人物代表时与毛秉华等握手交谈的场景。

事出有因:7月中旬我上过一次井冈山,很想见毛秉华,结果因他住院,只通了电话,表达了问候,也提到对他“新作”的关注;12年前,我在吉安干过宣传工作。

2003年冬,我与省直、吉安、井冈山的一些同志在北京办井冈山精神展览。首展半个月,参观者近20万人次,有记者说“红潮涌动,轰动京师,盛况空前”。其时,一帮年轻人驻在“国博”布展、守护、讲解、迎来送往;毛秉华应邀在国家发改委、国防大学等处一场接一场作大报告。展馆里人头攒动、络绎不绝,报告会场场爆满、高潮迭起,真是好戏连台。很多人是先听报告后看展览的,纷纷打听:“毛秉华是军人吧?”又说:“井冈山故事被他讲绝了!”那一年,毛秉华74岁。

2004年,吉安市成立“五老宣讲团”,深入基层宣传中央精神,第一人选便是毛秉华。老同志们现身说法,深入浅出,大受欢迎,毛秉华尤为出色。这件事被评为当年江西省宣传思想工作“十大最有影响的活动”之一,这个团体2008年被评为“全国基层理论宣讲先进集体”,毛秉华当选为“全国基层理论宣讲先进个人”。

毛秉华高风亮节,是他给了我关心与支持。我对他心存感激,尊为长辈、先生。2005年,我调离吉安,专事新闻出版工作。我们保持着联系,毛秉华的人格魅力始终感染和激励着我,我对他的崇敬也与日俱增。

毛秉华1929年1月出生,1949年7月参加革命,1950年8月入党,1989年离休。他早过了“从心所欲不逾矩”的年岁,历事无数、阅人无数,心水如潭、目光如炬。他的儒雅和虚怀若谷我多有领教,但这次的“表达”异于寻常。我猜测他是在用一种比较特别的方式与我交谈、给我嘱咐。我应当有所感悟和传递。

井冈山是“天下第一山”,毛秉华是“宣传井冈山精神第一人”。这个“第一”,他是当之无愧的:为了掌握最真实最鲜活最丰富最能反映井冈山革命斗争原貌和体现井冈山精神的材料,离休之后,他独自跑江西、湖南、湖北、福建、河南的县(区)和北京、广州等地,找老红军和红军亲属采访、采集文物,收集整理大量第一手资料。接受过他采访的老红军都过世了,激情飞扬的文字收录在《天下第一山》《井冈红旗谱》等著作里,20多件珍贵文物陈列在博物馆和烈士陵园中。为了“让井冈山精神传遍大地”,他49年如一日作井冈山精神宣讲报告,总计1.5万余场,听众超过220万人,伟岸倜傥的壮汉也“讲”成了风霜满面的老者。

为井冈山建设,他不遗余力;建火炬雕塑和烈士纪念碑,他“筹”了182万元;助学、扶贫“搞”了1000多万元;“特殊党费”交了20多万元。为了兑现“井冈山精神,我将一直讲下去”的庄重承诺,他以“毛秉华工作室”为平台,积极探索用新的模式、新的方法研究和传扬“跨越时空的井冈山精神”,传承红色基因,而且“献了终身献子孙”“三代人讲党史、军史”。他是全国“五一”劳动奖、全国道德模范、全国优秀共产党员等荣誉的获得者,还是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国防大学、同济大学等院校的客座教授,并获得国防大学“优秀导师”称号。“表现”如此突出,比肩者何人?

毛秉华很“普通”。他没有大红大紫、大富大贵,没有巨额奖金、“股权激励”,没有豪车大宅、周游列国。他的行为出于本真,源自基因。他是老有所为的干部、业有所精的专家、风度翩翩的长者,更是赤胆忠心、铁骨铮铮的战士。他是井冈山上的一粒闪亮“红豆”,出之天然,饱满坚实。

革命人永远是年轻,毛秉华的生命力依然旺盛。但自然是有规律的。轻抚案头的书,展读手中的信,端详照片上的人,闻着缕缕墨香,我眼前浮现出毛秉华清癯的身影:银发已然稀疏,身形略显佝偻,手背上有输液留下的印痕。

毛秉华是大智之人。

我若有所悟:这老人或有所思虑、有所期待。他未必认可“第一”,但一定不愿意“第一”成为“唯一”。

毛秉华对井冈山革命斗争史、人民军队发展史和党史的研究是系统、深入的,也是独辟蹊径、独具特色的。在这个领域,他是不折不扣的权威。品读毛秉华撰写(他自己说“主讲”“主编”)的书,正如听他讲课,娓娓道来,生动传神。他的文字(语言)或许称不上华丽,但不失严谨细密;内容或许取舍有限,但绝非矫揉造作、无病呻吟。他的“作品”都是“原创”,心血凝成,句句关情,笔下惊风雨,话底走刀兵,有的已经成为经典,有的还会成为经典。洋溢其中的,正是军魂、党魂、国魂,正是伟大的井冈山精神。是啊,“井冈山精神”是缜密深邃的科学,唯有孜孜以求,方能得其要旨,唯有潜心钻研和实践,方能丰富提升。毛秉华积数十年之功,得卓然之成就,斯人之后,谁人能随?

20年前,《天下第一山》初版,有人数说它的几大“优点”:“一是书中的许多内容来自作者长途跋涉的拜访和调查所得来的第一手材料;二是将一大批红军官兵的战斗业绩和革命风范作了典型的记述,使文章情景交融,有血有肉,读后催人奋起,令人信服;三是作者从事井冈山斗争史的学习、研究和宣传工作20多年,不断的实践、探索、总结、提高,使他在这方面有较扎实的功底。”(徐舫艇《金玉其内,锦心绣口》)毛秉华自己认为:“唐人贾岛有‘十年磨一剑’的诗句。我是‘廿年一本书’。我之所以对它一改再改,为的是减少差错,补充史料,增加内容,使其与时俱进,更好地起到‘镜子’的作用……故现在奉献给读者的第27次再版,依然是送审稿。”(《天下第一山》第27版后记)这样干工作、写书、做学问,无异于“殉道”,需要何等的意志与毅力,透视的又是怎样的责任心和担当精神!哪里容得下一星半点的浮皮潦草和投机取巧!敢问后学,多少人做好了准备?

萧克曾说:“昔日井冈,今为课堂;继往开来,当仁不让。”毛秉华宣讲井冈山精神坚守“四不”———“不收取讲课费,不接受宴请,不参加当地安排的观光旅游,不收受任何礼品。”他讲的是“奉献”,凭的是“初心”,最怕玷污的是“山”的圣洁。毛秉华是特例,他做到的并非人人都要做到。然而有一问:倘若只言“商机”、不问“使命”,把神圣当作娱乐“消费”,演成风气,又当如何?

毛秉华在无数场合表达:“我宣传井冈山精神,与出身有关系,家里三代贫农,哥哥是红军烈士,自己从1949年7月参加工作到现在,一直感恩中国共产党。”他是一抹深红,坚贞、忠诚。井冈山,天下一座;毛秉华,山上一个。

日月运行,星移斗转。一个时期有一个时期的精彩,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作为。毛秉华的执着与纯粹,能够薪火相传。

《井冈红旗谱》倾情讴歌了众多英雄人物。依我看,毛秉华也是增光井冈、泽被后人,值得讴歌的“真心英雄”。

君子行健,德淳年永。我为井冈山上这可亲可敬的老人送上深深的祝福。

春夏秋冬,茨坪、清晨。初出东山的太阳,将红亮柔和的光洇满挹翠湖,洒遍草地、树丛、凉亭、拱桥、道路。乐声四起,人流如织……早行的队伍中总有这样一个人:戴着眼镜,满头银丝,腰板挺直,步履稳扎,不徐不疾。欢乐的鸟儿为他歌唱,阳光映照他的脸庞,树枝儿轻拂他的衣裳。

这人,就是毛秉华。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