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连载四)
在井冈山,盐这种寻常人家五味盒里的再普通不过的东西,成了无比珍贵的晶体。

原标题:盐(连载四)——一个叫张子清的军人的虚拟自述

      

 ◆江子

我终于要说到盐了。

在井冈山,盐这种寻常人家五味盒里的再普通不过的东西,成了无比珍贵的晶体。国民党在通往井冈山的路上设置了重重关卡,他们叫嚣,即使把一粒盐绑在鸟的腿上,他们都要把它打下落在封锁线以内。即使是秋天的霜冬天的雪,他们都要尝尝是不是咸的。他们妄图用对盐和药品进行封锁的方式,把红军困死在井冈山。

然而部队有不少战士因为很久吃不到盐已经全身浮肿,行动乏力。一支肌体浮肿的部队怎么才能打胜仗呢?我听说,在行军途中,有的战士倒下去就站不起来了。而更多的战士,他们行军湿透军衣的汗水里,也闻不出一点咸味儿了。盐也是在没有消炎药的情况下杀菌防感染、清洗伤口的替代药品,我亲眼看到,有很多伤员,他们的枪伤因为没有盐的清洗,已经开始发生大面积的溃烂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场在井冈山进行的国共两党之间的战争,其实就是一场盐的战争。

为了打赢这场战争,井冈山军民个个都成了捍卫盐的战士。大家一起动手用陈年老墙的泥土熬制硝盐,代替食用的盐。这种方法熬出来的硝盐味道不太好,很苦,但总算可解一时之急了。也有同志冒着生命危险想方设法从国民党控制区偷偷向根据地运送食盐,他们把盐藏在竹筒内、货郎担里、篮子底下、双层底的水桶底内等,但最后都被国民党兵发现了。有一个叫聂槐妆的井冈山妇女,办法更为绝妙,她把食盐溶化在锅里,把棉衣浸泡其中,待棉衣把盐水全部吸入,然后烘干,穿在身上,外面罩上一件面衫,趁天黑后通过封锁线,爬山过坳找到红军驻地,脱下棉衣用水稀释,烧干,一次可以得到不少盐呢。可是最终,她和其他同志一样,引起国民党士兵的怀疑被捕,最终被活活折磨而死,年仅21岁。她以为只要把盐的白色隐藏起来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可是穿在身上的棉袄让人疑窦重重的咸味,出卖了她。

我这个废人,赖在医院里的老病号,也有机会加入到这个战斗中来了。

三十一团的战士们前来看他们的老团长。他们给我带来了一小包盐作为礼物。我本来再三好意谢绝,这么珍贵的东西应该献给在前线杀敌的战士,医院里其他的伤病员,而不应该给我这个苍蝇围绕的废人。可盛情难却,最后我还是留下了这一小包盐。

我的舌尖,多么想尝尝这久违了的让人馋诞欲滴的咸味呀。

我的伤口,多么想享受一次痛快淋漓的清洗呀。

可是我没有用它。在我眼里,那已经不是盐,那是一箱足可以让整个部队提高一倍战斗力的重型武器。

不久这包盐派上了用场。医院里已经断了盐,有一个星期没有给伤员用盐水洗伤口,野地里采的金银花熬的水并没有什么作用。我把这一小包盐从枕头下拿出来,我希望医院里的所有的轻重伤员都能痊愈,到前线为保卫井冈山根据地奋勇杀敌。

我的献盐举动在井冈山根据地四处传播。我的士兵们都为我而感动。可是,他们不知道,我根本不是什么高风亮节,而是我知道,这些盐对我毫无作用了。

我的脚肿得越来越厉害。我在医院里经常和伤员们一起大声说笑和唱歌,事实上,我经常发着高烧。我的伤口生了蛆虫,它们四处爬动,仿佛我的伤口是地狱之门。空气中布满了难闻的气味。我常常痛得彻夜不眠,为免得影响大家的休息,我咬紧牙关,绝对不喊出声来。

可我又一次得到了提升。1928年底,湘赣两省调集重兵进攻井冈山,红四军决定将主力引向赣南,红五军和红四军三十二团留守井冈山。而我,一个只适合躺在担架上的伤员,一个很长时间来只与自己的枪伤作战的战士,被留下来担任红五军的参谋长,与红五军一起守山,用我的所学,制定作战方案。

但这是一场注定要失败的战斗。井冈山失守了。红五军突围出山,我这个废人,被当地百姓护送到小井金狮面的石洞里。

我像一条狗一样躲在荒芜人烟的山洞里。没有人。除了几把生的黄豆,没有粮食。我衣衫单薄。我又冷又饿。

我经常在洞口看着雪漫天飞舞。我会大声问:有人吗?可是只有风在呼啸。只有雪扑扑地从树上落。

我不仅成了瘸子,还是哑巴和聋子。我是谁?我来到这荒山野外干什么。我的自言自语是哪里的口音?

望着满山的雪我会出现幻觉。这是上天撒下的来拯救我们队伍的盐么?有了这些盐,我们的八百多名伤病员的如决堤的伤口就可以堵住合拢,我们的士兵的腿就可以非常强健地去冲锋战斗了。我也可以得救,重新威武地站在我的士兵面前。

我在进行我一个人的战争。我是我的军长,师长,团长,营长,我也是我的士兵。我是我的战友,我也是我的敌人。我的身体里有两个我,一个是被寒冷、饥饿、伤病、孤独、冰冻纠缠不休的我,一个是在枪林弹雨中无所畏惧的充满了求生愿望的不屈的我。

四十多天后,当地方上的同志把我找到,我骨瘦如柴,胡须拉碴,神志不清,差不多奄奄一息了。

可我知道,我赢了。我依然活着。我把赢了的我不屈的我当作红军,把输了的被寒冷冰冻伤病纠缠不休的我当作白军。俗话说,两军交战勇者胜。我依然是那个胜利的勇者。

我的死期越来越近了。

山洞里的折磨彻底摧垮了我的身体。我看到我身体的战壕里一片狼藉。我生命的城池随时攻陷。每到夜里,我就仿佛听见我的伤口响彻着死神的嚎叫。我经常被烧得神志不清。我看着那一条发光的肿胀的丑陋无比的腿,心都要碎了。

我住在永新县一座叫蕉林寺的寺庙里。我看着寺庙里的佛像,他们端坐在自己的莲花宝座上。而佛像前有供人朝拜的蒲团。而我心中也有一个祭坛,那是我信仰的关乎民族和民生的主义。而我,要和无数的死难者一起,成为牺牲,毫无保留地献给这个祭坛。

我的眼前经常一阵模糊。我似乎听到了一阵由远而近的脚步。似乎有人在暗中窃窃私语。那是死神派来的催命无常么?有时候,我似乎看到了我的父亲。他一身戎装,威风凛凛,但是他死的时候我不到十岁,我记不清楚他长什么样子。我听到他在空中唤我,要我去陪着他。我与他走了一条不同的路,我也有赫赫战功,我不知道我今天的样子是否让他满意。

我把自己使用多年的一支勃朗宁手枪交给了守在一旁的战友———这意味着我已经准备向命运作出缴械。我曾经希望枪管里的吼叫唤醒更多中国人的血性,而现在,我希望我的枪,能发出我的喉咙里的吼叫,依然葆有我生前的血性。

我将立即被时间遗忘。历史会立即翻开新的一页。我将仿佛从未来过这个世界上。可是,这一切对我并不重要。我带着使命来到这个世界上,我完成了自己的使命然后死去,对如此的一生,差不多称得上称心如意。六

我叫张子清,小时候叫过一段时间张涛。我生于1902年4月,属虎,死于1930年5月。享年28岁。

我曾经担任过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第一团第三营营长,后来担任过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第十一师师长,第五军参谋长。我是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守门员。我是井冈山根据地全部苦难的象征。

不,我其实就是一粒盐,一粒普通的盐,一粒经过战火冶炼的盐,要消失在时间的水里。

一粒穿灰色军装的盐,要融化在中国革命的血管里,成为摧毁黑暗、腐旧世界的一切勇气、血性的源泉,成为让旧中国的巨大创口迅速愈合的良药。

我很早就知道,只有无数的盐融化于中国的血管,才能把那颗跳动了五千年的衰老不堪的心脏重新激活,才能让全身乏力两腿虚弱的中国站直了身躯。

为了让中国站立我抱着融化之决心。我死而无憾。抱歉我有些累了。让我睡一会儿。嘘,请安静。(《盐》连载完毕)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