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鱼人
吉安县永阳镇渔业村,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祖祖辈辈就在这平坦肥沃的河水和滩涂间,荡着小舟,唱着渔歌,撒下几十米甚至上百米的网,收获着河水赐予的鱼虾,过着鲜......

吉安县永阳镇渔业村,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祖祖辈辈就在这平坦肥沃的河水和滩涂间,荡着小舟,唱着渔歌,撒下几十米甚至上百米的网,收获着河水赐予的鱼虾,过着鲜美而幸福的日子。

58岁的渔业一队渔民蒋宗裕,17岁便随父母开始打鱼。每年等到河里的冰化开、芦苇开始冒出新鲜的嫩芽儿,河边的柳树绿了的时候,家人便会开始张罗着,脱下身上笨重的棉袄,在刚刚冒出嫩绿树芽的垂柳下,修补闲了一冬的渔网:在开了线、松了扣儿的地方换上崭新的尼龙丝线,或用网扣板比着重新织补。这双平时看上去长满老茧的双手,这会儿在修补渔网时却是那样的熟练。

有时候,为了要赶上头茬鲜美的开河鱼,一家老小便日夜缠丝、织网、收铅、做脚子、放浮漂,不用几天,一挂新网便可织成。

蒋宗裕说早些年间,家家户户打来的鱼是不能卖的,因为要上交到渔业社,然后在队里统一记工分,再由渔业社的工作人员把鱼分给各家各户。吃不完时,经验丰富的奶奶则会将鱼扒出内脏,用盐巴、生姜、辣椒等调料,在鱼身里外抹了个遍后,一层一层地码在瓷坛里,等菜荒时再拿出来就饭吃,味道十分鲜美可口。

后来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电打鱼、药毒鱼、炸药炸鱼等非法捕鱼屡禁不止,河里的大鱼小虾都被捕光了,人们无法再以捕鱼为生了,有时一连下好几蓬网,就连两三寸长的小刁子鱼、一二两重的鳊鱼也都捕捞不到了。慢慢地,大河小河里的水也渐渐少了,再后来,以前数十米宽的河道变窄了,河水也浅了,人们打鱼往往要结伴出行到很远的地方,数月后才能返回。

劳动成本的增加,让捕鱼人增加了负担和压力,而且外出他乡捕鱼,也增加了安全隐患。蒋宗裕说有些渔民外出捕鱼就被风浪永远带走了。从此,织网捕鱼的人也少了,原先祖祖辈辈靠打鱼为生的家庭,孩子们都放弃了打鱼谋生的想法,而外出做起了其他营生。

只有蒋师傅,虽不再打鱼,闲来没事的时候还会经常想起织织渔网。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