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子珍:信念鼓舞着我
贺子珍(1909-1984)永新县烟阁乡人。1925年参加革命,1926年入党。1928年5月在井冈山与毛泽东结为夫妻。长征中曾为保护战友身负重伤,解放后任全国政协委员。现......

编者按:贺子珍(1909-1984)永新县烟阁乡人。1925年参加革命,1926年入党。1928年5月在井冈山与毛泽东结为夫妻。长征中曾为保护战友身负重伤,解放后任全国政协委员。现将她的长征经历整理出来,与读者分享。文章采用第一人称叙述,即指代本文主人公。

1934年10月,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决定撤离苏区。这个消息是毛泽东派人通知我的。当时毛泽东受王明“左”倾路线排挤,已不在军队担任职务了。他在捎来的口信中说,他在于都随先行部队出发了,让把他的换洗衣服交给警卫员。还说,中央已批准我随总卫生部休养连的同志一起行动,让我出发前赶快把小毛安顿好。

小毛是在中央苏区比较安定的环境下生的男孩,已经2岁多了。毛泽东受到“左”倾路线排挤,没多少事可做,小毛给他带来了很多欢乐,我们夫妻都特别疼爱小毛。可是红军长征不许带孩子,我只好请妹妹贺怡和妹夫毛泽覃帮忙安置小毛,后来毛泽覃牺牲,小毛从此下落不明。

我随休养连的队伍出发时,是怀着孕的。在长征路上,我生下一个女孩,因为队伍马上要走,孩子都没顾上看一眼,就送了人。我现在都说不清孩子是在什么地方送走的。长征路上根本没有条件坐月子休息,更没有任何营养品,在饥寒交迫中,能够吃饱就非常不错了。生产过后,身体还很虚弱,那时我没有想到,还有另外一场生死考验在等着我。

一天下午,日影已经西斜,休养连的队伍来到贵州盘县一个叫猪场的地方。大家卸下伪装准备宿营。突然,飞来一队国民党的飞机。敌机发现红军队伍,轮番进行扫射和轰炸。我其实已经在一条沟边隐蔽好了,猛抬头却发现一位伤员还在担架上。我马上从沟里跃出来,想去招呼战友把他抬离大路。就在这一刹那,一颗炸弹在我的身旁爆炸。我来不及多想,猛扑到这位战友身上,只觉得全身一阵剧烈的疼痛,便失去了知觉。

等我苏醒过来时,已经是几天以后了。听同志们说,弹片把我的头部和背部炸伤了好几处,殷红的鲜血把军服浸透了。军医夹出了表层弹片,包扎了伤口,但是我依然昏迷不醒,而且口鼻中不停地流血。军医估计我活不久了,长征路上的颠簸可能会加速我的死亡,建议把我留在附近老乡家里休养。但是毛泽东不同意,坚持要带我一起走,他说:“把她留在老百姓家里,肯定只有死,抬着走,也许还能活。”他叫来傅连医生给我诊治。

经过诊疗,我苏醒了过来,但是身体上剧烈的疼痛仍然会让我陷入阵阵昏迷。在疼痛难忍时,我曾不止一次要求随行战士给我一枪,让我结束这难捱的痛苦。在同志们的照顾和鼓励下,我终于还是顽强地活过来了。我用生命保护的那位同志安然无恙,这也给了我极大的安慰,我的血没有白流。这次经历也让我相信,接下来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我都能坚持下去。正是这个信念鼓舞着我,坚持走完了长征路。

(记者刘娇、宋灵波 整理)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