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溪古村

原标题:千年古村金溪

李宗江

永丰陶唐大仙岩下,有一座千年古村,她就是金溪村。古村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吾宗来自李唐氏,迤逦五朝至今矣。”据徐氏家谱记载,唐玄宗天宝元年(742年),时任吉州知府的徐安正,有子五人。有一天,徐正安携妻及三子徐邠,来永丰陶唐游玩。他们一行看到金溪一带,山青水秀,景色秀丽,徐正安就让三子徐邠定居于此,至今一千二百多年,是永丰开基最早的古村之一。

金溪三面环山,均由石灰岩组成,最有名的当属大仙岩,是江南最大的石灰岩溶洞,主洞全长约五里,洞内有石乳、石笋、石桌、石墩等,怪石嶙峋,姿态万千。一泓溪水,从岩洞中喷涌而出,一股熟石灰岩浆味,直逼鼻息,呛得人们喘不过气来。村东山脚下,也有一溶洞,溪水从洞中流出,绕巷而过。“清泉带户流”。泉水冬暖夏凉,清澈甘甜,故名曰:金溪。

金溪比较完整地保存了二十多栋明清古建筑,每栋古宅前,都建有一块大门坊,上面有楹联、雕塑、绘画等艺术品。其中有一座占地三千多平方米的古宅,大小厅堂十七个,每个厅堂都有一座天井。整座古宅拥有四十座垛子,且座座垛子雕刻精美。有的门坊上的楹联依稀可见,“饱和食德宏开旭日耀门楣;饮水思源恰喜川流环庙貌。”越过两米多宽的溪流,进入门坊里面,满园荆棘藤萝,屋内瓦砾成堆,门板腐朽欲坠。斑驳淋漓的石灰墙上,用草书书有一联“此心美到红廉中,君家颐居白云里。”楹联旁边,贴有一张木刻油印的文字,字迹依稀,“板存刘华翰斋”。这是民国时期,吉安印刷线装宗教古书的书店。内容都是一些劝人向善的文字,“心好命又好,富贵直到老”,怪不得村里有三座寺庙,甘露寺、丰乐寺、天乐寺。寄寓了金溪人美好愿望。

金溪人读书蔚然成风,曾有十八秀才拜天香。村里先后有五座书院,宋代的松阴书院、溪南书院,明代的筠阴书院,清代的求仁书院、枕江书院。耕读并举,诗书传家。村里走出六位进士,出过两位知府,一位是南宋时期,重庆知府徐岳齐;另一位是明代洪武年间,安庆知府徐尚文。他曾题诗大仙岩。

清代嘉庆年间,金溪出了一名神童,能一眼观十三行字,他就是才子徐湘潭(1783年—1850年),永丰有名的文学家,字子麟,台号东松学者,人称东松先生。他容貌奇伟,美髭髯,是一位美男子。徐湘潭自小家里贫穷,“每日午不能举火,安之如常。”舅舅张琼英,嘉庆六年进士,其书法飘逸遒劲,诗也“自成一家之言。”徐湘潭自幼受舅舅的影响,喜读诗文,勤练书法,博闻强记,读遍经史子集,过目不忘,且善辨书画真赝,时有创见。嘉庆十八年(1813年)选为拔贡士。道光七年(1827年)受聘编纂南丰县志。刘德熙任临湘知县期间(1843年—1845年),徐湘潭受邀至临湘,与刘德熙合作编纂临湘县志,共同整理吴之章诗稿《泛梗集》,主讲草湖书院。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随刘德熙赴耒阳,刘为其筑半榻轩以居之;道光三十年(1850年)病卒于耒阳,享年67岁。他力于诗、古文、词。其诗,古文,词都很著名,其中又以古文为最。海内许多名公巨卿,慕其名,赏其文,争相以物相赠,“然非心所许者,虽厚礼致之不应。”欲与欧公相嫓,当时有人评价“天下得两名士,于博学见江南包士臣,于古文见江南徐湘潭。”徐著有《睦堂古文集》六十卷,《睦堂古今体诗甲集》三十四卷,《睦堂古今体诗已集》五卷,赋一卷,试体诗一卷,《高雅堂文稿》十二卷,分纂永丰县志稿二十二卷。

徐湘潭的堂侄徐启运,字穆斋,也有诗名。咸丰五年(1855年),永丰县城,被石达开太平军攻下,时任江西团练大臣,状元刘绎,携母避乱黄沙溪(金溪村),与穆斋相识。每天夜里,刘绎与穆斋灯下畅谈“致乱之由,弥乱之道。”穆斋“或悲笑怒骂,或慷慨激烈,予不知涕泗之无端也,而穆斋则寄之于诗,以抒写其牢骚不平之感,一篇既成,予读之尝击节称善。偶为商榷一、二字,穆斋亦尝不心肯。”刘绎对其诗评价是:“不矜不才,不使气,意清而语爽,不规规理唐宋门户之习,可谓克守家学,渊源有自者矣。”有《云山采药山人诗草》五卷存世。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