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庐陵科举文化趣谈

刘黎霞

明代之庐陵,习经史、应科举之风甚浓。科举入仕是儒生士子的毕生愿望和追求,科举考试则是儒生士子们实现这一追求的唯一道路。由此,科举给他们带来希望、光明的同时,也给他们带来了无尽的压力和烦恼,在这种矛盾心理的作用下,种种风俗信仰便和科举制度相伴而生,成了庐陵科举文化中有趣的一面。

广为人们知晓的竖旗旌表习俗便是明代科举文化的产物。明代社会对参加科举考试的士子和及第者有褒奖旌表的风气,这在家族中表现得尤为明显。家族不仅对参加科举考试的族人予以经济资助,对“学成名就”者有丰厚奖赏,还有精神上的旌表,揭竿竖旗就是精神旌表的主要方式。族人中凡有中举人、进士者,便要在祠堂前高高地竖起一面旌旗,旌旗被两块一米多高的旗杆石稳稳地固定住,旗杆石上镌刻着中第者的姓名及中第时间。一方小小的旗杆石就是家族的一份荣耀,村里的旗杆石越多,代表这个村子出的人才越多。如今,在庐陵大大小小的村落中,我们依然能看到竖立在祠堂前的长长短短的旗杆石,如中国历史文化名村钓源,曾有旗杆石36对,如今有7对依然竖立在祠堂前,虽然旌旗不在,然而那冰冷石头上模糊不清的字迹,却依然向人们诉说着族人曾经的荣耀。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多做好事、多行善事就能及第的因果报应观,是明朝儒生士子普遍信奉的思想。人们相信,多做好事,多行善事,科举中第的荣耀就会降临。后人津津乐道的是吉水状元彭教还镯的故事。明英宗天顺八年,吉水考生彭教赴京赶考,途中投宿某店,楼上倒水,一枚金钏随水落下,被彭教书童拾得,并未声张。

走了十多天,盘缠将尽,书童拿出金钏,说明原委,想以此抵充路资。彭教大惊,命书童立即返回把金钏交还失主。书童为难,说往返费时恐耽误考试。彭教说考试事小,人命事大。金钏乃女子之物,失去它必引起他人疑心,将闹出人命,金钏不可不还。于是二人急忙回赶,失主正因金钏丢失受辱要自尽,金钏送到,救了她一命。彭教却因此延误了考期。然而,“塞翁失马,焉知祸福”,这年会试贡院发生大火,九十余举子火中丧生,彭教因误考而幸免于难。会试也因大火延期,彭教考中,及至廷试,竟状元及第。

无独有偶,永丰状元罗伦也流传着一个和彭教几乎一模一样的故事,只是考场未失火,罗伦也没有误考,刚好赶上。巧的是,彭教、罗伦恰好是前后两届科考的状元。

这其中或有民间传闻相互交错之嫌,但它却生动地反映了明代庐陵士子及整个社会对因果报应观念的普遍认同。在这一观念影响下,儒生士子们对自己的品德修养尤为注重,纵观明朝庐陵籍官员,个个不仅才学出众,品德操守也为后人所敬仰。

信梦兆是明代又一特色科举文化现象。有临考的士子做中第梦,也有亲人做科考成功、仕途顺畅梦;有的梦鬼神显灵,托言相告,以助科考成功。还有的认为名字即命运,好的名字会有好的命运,等等。在明代各类轶事趣闻书中,记载的科举梦不仅数量多,且方式五花八门。明代大学士、泰和人尹直在他的《謇斋琐缀录》中就记载了这样一则趣事:“吾邑曾迥,当大比之秋,梦抱一小儿,忽见此儿右边又生一耳。少顷,见此儿无两手,以为不祥。语其兄进,进曰:‘又添一耳,耳边添又,是取字。

小儿无两手,是了字。考官必取了,你中之兆也。’已而,果然。”这段话意思是,尹直的同乡曾迥,在参加江西乡试之后,做了一个,梦见自己抱着一婴儿,忽然发现那婴儿右边又长出一个耳朵,过一会,婴儿的双手也不见了,曾迥醒来,觉得这个梦不详。于是将梦说给自己的兄长曾进听,曾进说:“婴儿右边又添一耳,是耳边添又,是个取字,婴儿无两只手,是了字。你这次考试必是取了,此梦是你中举之兆。”后来放榜之时,曾迥果然高中。

浓厚的科举文化孕育出了一大批庐陵才俊,也成就了荣耀千年的庐陵文化。

有明一代,吉安进士众多,状元频出。据史料记载,明朝276年间,吉安府中进士者837人,占全省2728人的30%,其中状元12名,占全省状元总数17人的70%,榜眼和探花分别为9名、12名,均占全省榜眼探花总数的半壁江山。更值得一提的是建文、永乐年间,连续两届科举考试,一甲进士均为吉安府人,永乐年间更是前7名均为吉安府人。建文二年科考,状元胡广,吉水人;榜眼王艮,吉水人;探花李贯,庐陵人。

永乐二年科考,状无曾棨,永丰人;榜眼周述、探花周孟简、第五名王环,吉水人;第四名杨相、第七名王直,泰和人;第六名王训,庐陵人。连续两科的三鼎甲均被吉安一府的举子夺得,这不仅是江西也是全国科举史上绝无仅有的盛事。

“学而优则仕”,科举考试的成功,必然为吉安人进入仕途参与朝政铺就了通途。而吉安人也不负众望,不仅书读得好,官做得更好。明初数十年间,吉安人进入内阁辅政的就有13人。《明史》中记载:“永乐初元,选翰林臣入内阁,而江西居其五,曰吉水解学士缙、胡文穆广,庐陵杨文贞士奇,南昌胡宾客俨,新淦金文靖幼孜。

缙、广、士奇、幼孜皆吉安府。景泰中,陈芳洲循以少保首揆,而萧孟勤鎡以太子少师位第四,二公皆泰和人也。成化初,陈庄靖文、彭文宪时俱以太子少保,刘文安定之以工侍,俱兼学士在阁,时无它相参之,三公皆吉安人也。最后彭文思华以太子少傅,尹文和直以太子少保,俱兼学士在阁,又皆吉安人也,江西吉安之盛至此。”永乐初年,明成祖朱棣从翰林院选7人入内阁,有5人是江西人,而其中就有4人是吉安府人,分别为吉水的解缙、胡广、庐陵杨士奇、新干金幼孜,解缙又为内阁七人之首,带领内阁一班人马建功立业。 永乐之后的洪熙、宣德、正统三朝,二十年间,庐陵人杨士奇担任内阁首辅,勤于国事,安邦恤民,推行了一系列政治、经济改良措施,出现了“仁宣之治”的太平盛世。此后连续几朝,都有吉安府人入阁,景泰、天顺、成化年间,泰和人陈循、庐陵人陈文、安福人彭时,连续出任内阁首辅,内阁中亦有多名吉安府人。这一大串的名单,不仅展示了古庐陵600年前科举入仕的荣耀,更让我们看到了,在他们尽公不顾私的努力下,辅佐君主创下明初的“永乐盛世”和“仁宣之治”。怀治国平天下之理想,操经天纬地之才能,创安邦富国之伟业,不正是对明代庐陵士子最真实生动的写照吗!

网友评论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