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裁缝

李爱玉

张昱煜

李爱玉(口述)

张昱煜(记录)

口述时间:2014年5月31日9点04分至9点35分

口述地点:吉州区曲濑乡曲濑街上李爱玉的裁缝店

口述人:李爱玉,女,吉州区曲濑乡卢家洲人,1965年出生,初中文化,从15岁就开始学做裁缝。丈夫在跑运输,一子一女都已成家,孙子在读幼儿园,家境殷实。

我初中一毕业就做裁缝,已经做了34年,跟了两个师傅。说起小时候做裁缝的事,现在讲起来,就想流泪。原来个子小,跟着师傅下乡,要担缝纫机,要担铁熨斗,要担木炭(烧熨斗用)刮风下雨下雪都要去,有时担不动,就累得发哭。我师傅60多岁,他一般就拿一些轻的东西,我就要担一大担,那时下乡“上工”,全是用两个脚走,现在想起那时候吃的苦,受的罪,眼泪就打转。

我家姊妹四人,家里就我一个闺女,我爸妈怕我一辈子吃苦作田,就让我学一门手艺,说有手艺不用晒太阳,还能找个好婆家。那时候没有人外出打工,初中一毕业,我才15岁,那时候刚分田到户,我爸妈就卖了猪,卖了谷子,花了146元,给我买了这台西湖牌缝纫机,这个缝纫机真好,用了三十多年都没有坏过。

我们那时跟师傅学,一年要送给师傅“三节”,春节、端午、中秋,“三节”都要买上厚礼。一到10月份,我和师傅就没有闲着,下乡去给人家做裁缝,做完一家又一家,做完一村又一村。大冬天,我手上生了冻疮,疼得要命也不敢吱声,一天也没有少做。我师傅当时只会做乡下的便服,我后来就参师,跟了第二个师傅学做中山装和西装。

我也带了两个徒弟,那时下乡上工,6块钱一天,包吃三餐饭。

我们那时做的布料是老涤卡和的确良。就像做中山装和西装,好多人不晓得做,我就用脑子记。像中山装,四个兜,翻口袋好难翻,一个中山装有九粒扣子,前面一排5个,上下两个兜两个,我做中山装做得有名气,好多人都找上门来。

有了店面以后,我天天在店里,一年到头也不怎么出门,怕跑了生意。做小孩的娃娃衫,我们这里有个风俗,喜欢用老人过世时戴的孝布做,说孩子穿上它,可以长寿。小孩子的衣服是便服,不用扣子,绑几根带子就可以了,领子后面,一般会用红布做一个小小的三角形来辟邪。

做老人的寿衣寿被寿枕,也有好多规矩。曲濑是这样的,过老的人,一般是三套衣服,这三套衣服都是便装,没有扣子的,就是用带子绑一下;老人还会穿短裤,我们这里叫“过江裤”,穿了过江裤,能保佑子孙后代都平平安安的。现在,老人的寿被都是在吉安买现成的,我店里不做了,但是,寿枕我还会做,寿枕是三角形的,我们这边叫“先锋枕”,一般是用白色的棉布,里面装上细石灰,枕在老人的头部,还会用烧钱纸的灰装在一个小布袋里,用绳子吊在胸前。这些都是老辈人传下来的规矩。 跟我一起学裁缝的那两个姐妹早就不做了,都嫁到了山里,就我还在坚持做,现在有店面了,我们曲濑街上,天天都当街,天天都有人找上门,现在买成衣的多了,我就做些缝缝补补的事情,裤腰改大改小,换拉链、绞裤边等,生意还不错。现在我也快50了,眼睛也不太行,做裁缝好费脑子,要给人家节省着布料,不好好算不行。再过些时候,估计没有什么人愿意去学裁缝了。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