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天祥至交——谢爱山

李宗江

吉水八都银村谢氏,是吉水第二大村。南宋后期,银村出了一位“两脚书橱”—— —谢伯华,他是信国公文天祥的至交。

谢伯华(1226年—1277年),银村五世祖,名麟,号爱山,生于理宗宝庆丙戍年,幼年非常聪明,七岁的时候,他在许多客人面前,随口吟了一首翡翠诗,“满座惊异”。成年以后,他博览群书,“有得于圣贤之学,不徒以辞章名。”时人称之为“两脚书橱”。

文天祥与谢爱山相识,应该是宝祐乙卯年(1255年)。

那年,文天祥进入白鹭洲书院读书,与先期进入书院的谢爱山、庞季安、庞季容等吉水仁寿乡弟子,在恩师欧阳守道门下读书。天祥、文璧、爱山等,同年参加解试,中吉州贡士。从此,他们结下了深厚的友情。

徒步和诗

咸淳二年(1266),黄万石诬告文天祥违背礼制,不孝,文天祥被迫罢官回乡,开辟文山,隐居山林,邀请知音,揽胜唱和,不涉仕 途,每晚,与一群志 同道合朋 友散 步,不时吟咏李义山的“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等诗句。

“爱山欣然赋之”,天祥“亦口占以和,亦一时之乐也。”“日落未落天沧凉,悬崖挂壁留馀光。紫烟翠雾空迷茫,飕飕度壑松风长。牛背短笛催归忙,飘飘逸兴空悠扬。襟怀洒落万虑亡,须臾薄暝山色藏。

长歌浩浩相激昂,淡云弄月微昏黄。”诗中写的是夕阳映照下,乡村山野美景。表面上看,闲适自在,无牵无挂。但从“催归忙,空悠扬,万虑亡,相激昂”,等词句中,我们依然看到,天祥有一颗不安分的、兼济天下之心。其忧国忧民的情怀,挥之不去。

庆贺生日

咸淳六年(1270年)六月,文天祥在朝堂,触怒了把持朝政的奸相贾似道。九月,文天祥免官回乡,他深感人心险恶,世道污浊,决意遁迹林泉,寄情山水。生日那天,正在读韩愈的《三星行》的文天祥,突然迎来了好友谢爱山,两人喜不自禁,感慨万千。谢爱山远道而来,以诗相贺。天祥和之,即《爱山谢公初度见贺有序》。他们彻夜畅谈,先从生日谈起,往年生日,亲朋好友,络绎不绝,真乃高朋满座,歌舞兴平,热闹非凡。而今年生日,冷清寂寥,捧觞自寿。幸好挚友爱山,飘然而至,喜从天降。他们且饮且聊,排解了天祥自免官以来,缠绕在心头的忧愁郁闷,笑逐颜开。说及时局,寓形大块,非天祥所愿,生活颠簸,受制于人,壮志未酬,男子汉,志四方,桑弧未了,保家卫国,乃分内事。夜深宁静,常抚剑长叹,期盼出征,如诸葛孔明, 述一番表,成汗青业。

分别时刻,文天祥挥毫写下了《别谢爱山诗二首》其一是:“缘绮知音早,青灯对语迟。那知今两别,又云故人思。山隔诗情远,云含客思悲。小楼今夜笛,莫向中月吹。”其二是“君今拂衣去,我独枕书眠。一片过林雨,数声当户蝉。情长空有恨,吟苦不成篇。后会知何日,西风老雁天。”缘绮是琴的代称,诗中以琴声比喻知己,表明自己与好友谢爱山两人,在品性、才学上,互相砥砺共进。

撰写族谱

早在宝祐六年(1258年),文天祥在家守孝的第三年,谢爱山就邀请文天祥,为其家族撰写谱序,文天祥也“为之考诸史籍,正其传系”,但是不久,朝廷征召文天祥,谱序之事一拖再托,拖到度宗咸淳八年(1272年)。那年秋天,谢爱山背着族谱,从家乡银溪,风尘仆仆,来到文天祥的家乡文山,“命为之序”。文天祥再也 无法推辞,挥笔写下了“文江银溪谢氏族谱序。”在序言中,文天祥赞美了谢爱山“有道义”,“学有本源,不徒以博洽辞藻成名,由上舍教授扬州,位未究其所,蕴然魁选,有待大就。”

鸿雁传书

文天祥给谢爱山写过四封信,具体时间地点,没有标明。第一封信是抗元初期“快坐山间”,“鼎铛独无”。连做饭的锅都没有。“不图五监(国子监、军器监、都水监、少府监、将作监),道院屈居”劝谢爱山“何时盖簪,慰此忡惙。”第二封信应该是抗元时期,文天祥纵横于崇山峻岭之间,“落落白云间,一畴春绿,自饭。”“荣辱事付之山外,褒惜所蒙,君言过矣。”称他们的友情是“金兰永好,”“美人一方,琴书自适。”第三封信是抗元最困难时期,“山中度日如年,落叶萧萧,凉月堕砌。”“安得知己”盼望朋友能说说心里话。“写胸中 之耿耿,以相慰藉耶?”第四封信写山中寂寥,“得书,振衣快读,恍焉,眉宇之迫吾睫,”盼望老朋友相见,“可人不来,苍苔满径,得无忘把酒。”“天池鲲化,抟扶摇而上之,舍爱山,其谁?”可见,他俩的友情是何等深厚。

魂归故里

开始,谢爱山在扬州做“上舍教授”。少帝(度宗)知道谢爱山很有名气,用钱币把谢爱山征召到京城临安,授于他翰林院编修。不久,元军攻下临安,太皇太后带着儿皇帝,签下投降诏书。谢爱山跟儿皇帝,及陆秀夫、邓荐等一大批扈从,撤至福建、广东一带。一路上奔波惊吓使谢爱山一病不起,死在逃难路上。文天祥闻之,悲痛不已,替他买了一具上等棺木,穿上帝王赐给的礼服,委派几位侍从,将谢爱山灵柩,送回故里银溪安葬。

网友评论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