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元标

原标题:铁树开花——邹元标

“割不尽的韭菜蔸,打不死的邹元标”,乃庐陵文化的一个标志。用“铁树开花”来做邹元标这篇的标题,就是用这个“意象”与事实—— —铁树,铮铮铁骨;铁树,难得开花;铁树开花,难得!诗乃心声。“春光灿烂猪八戒”。春日,白鹭洲上的邹元标,依旧“浊酒浇孤兴,青山笑晚愁”—— —标准的“铁树”呀。客官,自己读读他的《春日赴白鹭洲》吧:春水引行舟,桃花夹岸流。

沙明群鹭白,雨过万峰幽。

浊酒浇孤兴,青山笑晚愁。

萋萋芳草绿,无语对江洲。

邹元标大半辈子拧着“孤傲”的脖子,无语啥?愁啥?

邹元标(1555年—— —1624年),字尔瞻,号南皋,吉水人。九岁通五经。弱冠从胡直游,有志于心学和社稷。万历五年进士。累官至刑部右侍郎。后魏忠贤窃政不合求去。东林党领袖之一,万历晚期至天启年间政治明星,宁折不弯的著名大臣和学者,多次受打击、多次被廷杖、多次遭贬。有方家说邹之清议精神可嘉,但举措不当—— —邹晚年也认识到了。

邹元标是当地神童,从小刚直,在私塾读书时,老师对某段古文解释不对,愤然与师争辩,遭戒尺打手,手被打肿也不认错,被逐出师门。

邹元标少有大志,十七岁中举,却放弃即将到来的会试,问其缘由,答:“需了解世情,方能造福苍生。”泰和人胡直,嘉靖进士,官至福建按察使,师从欧阳德、罗洪先,得王阳明真传。二十岁开始,邹元标从游于胡直,走遍大明山山水水,体察世情百态,记录民生疾苦,收入其著作《日新篇》,报国安民理想发端于此。

中进士后,邹元标在刑部学习政事。

邹元标出游时在万历元年,正是张居正大展拳脚,厉行改革之时。张早年命运与邹相似。邹元标考取进士时的主考官,就是张居正的亲信吕调阳,他将邹卷中的一些言论转告给当权的张居正,张闻后感叹:“此子性刚直,可堪大用也。”但,两个理想相同的人,结果却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

邹和张的交锋,就是张居正改革时期赫赫有名的“夺情事件”。改革关键时刻,张的爹死了,按照明律,父母去世,官员必须回家守孝三年,是为“丁忧”—— —在以孝治国的古代中国,那是人品大事。张若一旦回家守孝,大权旁落,改革也会付诸东流。明朝法律也规定:若官员确实要务在身,无法守孝,可以“夺情”—— —不回家守孝,继续工作。可是从明正德至万历朝,八十年来竟无一人敢这样。为了改革大业,张虚情假意请假几次,万历皇帝不肯,便顺水推舟,“夺情”了。

没想到,张居正的四个亲信弹劾他:“若张居正夺情,则社稷不宁”。四人的奏疏登时朝野反响强烈。此时,改革大刀阔斧搞了五年,得罪人甚多。许多张的仇人借机攻击其不孝,京城甚至出现谩骂张的传单和大字报……一时间,张四面楚歌。

张首辅拿出老办法:假装辞职。万历皇帝 当然不让他走,为安抚张,下旨将四个上疏者“杖责”后发配流放;又降严旨:有敢攻击张“夺情”者,一律办重罪。登时,百官鸦雀无声。

就在这时,先前沉默的邹元标,却对张居正发出怒吼。当进士五个月的邹元标,在那四位被打屁股时给万历上疏,坚决反对张“夺情”:“以奔丧为常事而不屑为,与禽兽无异”。这无疑也是对皇上怒吼。万历皇帝当场廷杖邹八十,打断了腿,发配贵州。

今人有人说:五位向张开战者,全是当时有名的清流人物,公认的高洁君子。

彼时之高风亮节,纵千万人吾往矣的气魄,换了此时,哪怕洪水滔天,又有谁肯仗义直言?!有识之士说:气节过头也不好,当气节之眼容不下对方的一点小节时,所谓的气节变成一种狭隘,国之士大夫,眼光真正放到国家的实利上,以此为标准,就不会出现此种情况。一切当以国家利益标准来用人处事。比如曹操、刘邦,管你人品如何,只要你对国家有利,我就用你。宁用循吏,不用清流哇。

史家评海瑞:他是一个好人,却不是一个能做事的人。

万历十一年,邹元标被召回吏部任给事中,他又多次上疏改革吏治,医治民瘼,被皇帝视为“讪君卖直”,再次遭贬,降南京吏部员外郎。

从万历十八年至四十八年,整整三十年邹元标居家讲学,朝廷也不用他。期间,邹与顾宪成、赵南星成为“东林党三君”。

天启元年,邹元标重返朝廷。邹第三次回朝已是70岁老人,拄着拐杖,拖着因反对张居正被打断的腿行走朝廷,锐意重振朝纲。邹这次在朝大约两年,时间虽短,官声挺好。

曾因张居正被打断腿的邹元标,在第三次回朝任左都御史时,却提出给张居正平反(张后来被新皇帝打倒了)。他说:“虽然由于张居正自己的不检点招来了是非,但他的万历新政对国家是有利的。张居正为国家兢兢业业、死而后已的精神是值得赞赏的,现在应该为他平反,为有志报国者树立楷模。”邹的这一举措,如在朝中扔了颗重磅炸弹,震撼非同一般。邹恳切地指出:当务之急是朝臣“和衷而己”。以前“吝怀偏见,偏生迷,迷生执,执而为我,不复知有人,祸且移于国”。今后评价一个人,“当惟公惟平,毋轻摇笔端”。“以天下万世之心,衡天下万世之人与事”。“议论公而国家自享安静和平之福”。

邹的此番见地,与他中青年时多有不同—— —不是“愤青”了。我想,这是他70多年读书、思考、实践的结晶—— —“铁树开花”乎?期间,邹元标举荐人才等多人,受到皇帝褒纳。他还提出开发荒地、积集财赋、加强军备、为蒙冤大臣昭雪……皆得到朝廷认可。

天启四年,一生仕途坎坷,三起三落的“愤青”邹元标卒于家中,享年74,赠太子太保、吏部尚书,谥忠介—— —盖棺论定得不错:一个忠心、狷介之人。

邹元标第二次被贬,居家讲学,“从游者日众,名高天下”。邹在家讲学30年,学术成就大长,终于成为明朝学者、教育家、思想家。30年教书生涯,他培养了大批人才,写了大量作品,丰富了他的政治理念。

他的理学思想受到众儒的崇拜,成为儒林首脑,朝中大臣纷纷举荐他出来当官,以服天下。

像其他明朝心学大师一样,邹元标非常重视“启民智”、“崇理学”,认为教书是一项神圣事业。第三次朝廷启用他的天启二年,得到皇帝批准,邹元标与冯从吾各自捐资180两银子,在今北京宣武门内东城买下十余间民房,改建为书院。邹认为京城应为首善之区,取名“首善书院”。二人公余不会宾客不赴宴,专心书院讲学,影响日益扩大,听者日渐增多。

东林书院的高攀龙常于政务之暇到首善书院讲学,与三千里外的无锡东林书院遥相应和,而参与首善书院讲学的刘宗周、华燕超、华凤超等主要人物几乎都与东林书院有关。朝中阉党寝食不安,把首善书院与东林书院视为洪水猛兽,以莫须有的罪名,将在首善书院讲学的人一同列为东林党,给予镇压。

第三次被朝廷启用的邹元标,正忙着革除积弊,受到大臣儒林们拥戴时,却受到在熹宗面前日渐受宠的魏忠贤的“严谴”。魏忠贤捏造了一个莫须有的组织—— —东林党,矛头指向以江南士大夫为主的政治人物。阉党“从历史中找经验”,把宋朝的灭亡归咎于讲学之风盛行,把在学院讲学之人比作山东妖贼。面对如此疯狂打击读书人、禁毁讲坛的行为,邹元标非常气愤,“疏辨求去”。受魏忠贤迷惑的朱由校令邹元标致仕。

顶一个莫须有的东林党党魁罪名,邹元标回到吉水,两年后年忧结而死。“打不死的邹元标”,终于死了。

作为心学大师,邹元标是江右学派的代表人物,他除了师从江右学派的胡直,强调“识仁”外,还深受泰州学派罗近溪的影响,讲求赤子之心和百姓日用即道的修养工夫。在境界论上他吸收佛家“空”的思想,并将其与儒家的道德修养相结合,形成了圆融的思想风格。

邹元标生活的时代正是明王朝统治日趋腐朽的中后期,而且此时王学末流空谈心性的流弊也暴露无遗,对当时的士风造成了严重危害。因此邹元标在政治上希望君臣以国家利益为重,依靠自觉地遵守道德规范来挽救明王朝的颓势。针对当时王学末流的弊端,邹元标亦提出了自己注重实修的解决方法。

邹元标一生主要致力于政务和讲学,一生著述颇丰,有《愿学集》8卷、《太平山居疏稿》4卷、《日新篇》2卷等。文学也有不俗表现,创作较多的是诗歌,现存近二百首诗作中有不少佳作,特别游记诗很有情趣。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东林党领袖顾宪成题东林书院楹联)风雨声中的铁树,读书声中的铁树:难得的奇葩。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