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庐陵悦读> 白鹭洲> >正文
地上摇曳几株草
2022-11-18 10:03 来源: 吉安新闻网—井冈山报

文/周卫红

如果说,春天的大地是草的摇篮、襁褓,那么夏天的大地,就是草的运动场。初夏时节,草儿们已经长成了青春少年的模样,身上的荷尔蒙呈倍数增长,一颗颗躁动的心怎么也无法安静下来,于是,它们拽着长袍奔跑。向着东南西北四个方向跑,向着天空跑,向着夏天的深处跑,跑出了一帧帧最动人的风景。

马唐和狗尾巴草,比赛着往天空腾跃,脚离不了地,就把骨节拼命拉长,把身体拉得越来越空,不知不觉把身子骨拉成了一条直线,一副最弱不禁风的苗条模样。

小白酒草性格怪异,特立独行,从来不凑热闹,从来都是独来独往,却是在哪里都能开创出自己的一片天地,鹤立鸡群,一枝独秀。它宝塔般的模样是风中最动感最迷人的风情。

铁线草的名字取得那么好,好像有多坚强似的,可是它却是最卑微的一种草,始终匍匐在地面,连头也抬不起来,身体从来不曾直立过。

铁线草好像担心天空不属于自己,地面也会不属于自己,就全身冒出来一股蛮劲,在草茎与草茎接头处,长出一排排密如乱麻的根,然后齐心协力深深地扎入泥土。那么多的根从泥土里吸取水分,铁线草的茎就饱满成了甘蔗的堂兄弟,汁液具有甜津津的味道。

看着叶小草茎粗的铁线草,我总是会想到一种人,就是那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他们在现实生活中会过得比充满智慧的人更辛苦,而心地却不改善良。

芦苇是最强势的草,我却始终认为芦苇是最缺乏自信最害怕孤独寂寞的草。你看,它在哪里都是以丛生的姿态出现,然后不声不响长成了茂密葳蕤,抱团取暖的模样。除非遭遇比它更强势的灌木丛,否则,你根本看不到单株芦苇构建的清幽风情。

草的一生更多的是与三种颜色为伍,青、白、黄。

青,是草的主色调,是贯穿它们一生的色彩。刚刚冒出的草芽是青色的;春风中摇曳的叶、茎是青色的;初夏沐浴着绵柔细雨的草,从头到脚都是青色的;盛夏与干旱炎热苦苦战斗的草还是青色的。第一场秋风起,草是青色的;第二场秋风中,草还是青色的;只有第十场秋风吹过,草才放弃青色的保卫战,开始走向枯黄。

草的白色是指它们的花。白不是纯白,是灰不溜秋的灰白。

草花的形状更多的是穗状。不知道是不是马唐总是沉浸在与狗尾巴草比高,大获全胜的喜悦中不能自拔,它好像对果实不太上心,它的穗状花序就像它的身子骨一样瘦弱干瘪。我总是怀疑轻飘飘摇曳在秋风中的那几枝马唐花穗上,所有的果实都是一副空壳。狗尾巴草不同,它对结果更感兴趣。和马唐比过高低后,马上掉转方向,专心结果。也许它想的是,现在的我比不上你马唐高,总有一天,我的子孙可以超越你。

这些年,我看见的马唐的身影越来越少,而狗尾巴草却是越来越多,都快要抵得上芦苇的强势了。

大地是所有生命的母亲,而无疑,草是它最孝顺的孩儿。春的口令刚刚相传,它们就迫不及待地钻出泥土,好像随时都在待命似的,然后一针一线编织那件最华美最厚实的大衣。它们担心春天的雨水冲刷走大地母亲柔软的肌肉,夏季的流火灼伤大地母亲娇嫩的肌肤,就拼命地伸茎展叶,用自己弱小的身躯全力以赴保护大地母亲。秋天,当第十场秋风吹起的时候,天上的太阳不再严酷,风也格外温柔,于是不需要统一指挥,草集体萎蔫下去,把温柔的太阳让给大地母亲,把温柔的风让给大地母亲,自己成为一副画的底色。当冬季来临,草已经藏匿得无影无踪,它们心甘情愿把所有的空间留给大地妈妈,让它与美丽的雪花痛痛快快谈一场惊天动地的恋爱。

是草,都是药。村子里祖母辈的人并不识字,却认识各种各样的草药,村里人的头疼脑热上吐下泻无名肿毒,全都是依靠草药治疗。而我们更远古的祖先,是完全依赖草药传承生命的接力棒的。科学发达的今天,草依然是医治各种疾病的重要药物。

草是食物链中举足轻重的一环,草喂大的动物成为人类的食物,草中的野菜直接被人类食用,养育人类的生命。现在人们食用的粮食蔬菜,又有哪样不是草进化抑或培育而成的呢?是草在延续人类的生命,草是人类得以传承的功臣。草,是人类生命这根接力棒上最不可或缺的材料,帮助人类把生命的接力棒一棒接一棒传到了今天。

卑微的草,默默无闻的草,任由人的脚、兽的脚、禽的爪子随意践踏的草,对于生命如此重要。

好好爱惜一株草吧!即便是你看不惯的狗尾巴草,你瞧不起的铁线草,你讨厌的芦苇,它们也与你的生活息息相关。

责任编辑:刘臣

井冈山报社主办 井冈山报社版权所有 本网法律顾问:江西吉泰律师事务所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36120190006 赣ICP备19004936号-1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违法犯罪举报中心 涉未成年人专用举报渠道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页 腾讯朋友 有道云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