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庐陵文化> 庐陵纵览> >正文
杨万里在零陵县的故事
2022-11-11 09:53 来源: 吉安新闻网—井冈山报

文/杨巴金

杨万里(1127年—1206年),字廷秀,号诚斋,南宋大诗人。他于1159年底赴任湖南零陵县丞,1163年初因秩满而回乡,在零陵县时间虽不算长,但流传的故事有很多。这里择取四则故事述之。

得号“诚斋”

1160年初,杨万里正式任职后得知,原丞相张浚因贬官谪居于永州城近10年,于是想前去拜访。有同僚告诉他:“张浚这个人架子很大,很多官员曾前去拜会,一概被拒之门外,何况你还是一名低级官员。听说这个人也不好相处,就算了吧。”杨万里听后则说:“我是本着问学的态度前去,并非像有的人那样,想去拉关系。”

某天清早,杨万里兴冲冲地来到张浚家门口,门房却直接拒绝他的拜会请求。杨万里并不死心,坚持要门房将名字通报进去,等了大半天,张浚仍未接见他,无奈之下只好悻悻而归。就这样,杨万里仅春季就去了3次,一直未能被接见。其实,张浚也是避嫌和守规的需要,于是常年闭门谢客,不轻易与他人交往。夏季,杨万里又几次以谦恭的态度给张浚写信,即后来史书中所说的“以书力请”,仍未获得拜见机会。

庆幸的是,张浚谪居永州时,曾携长子张栻、侄子张枃随行。尽管张栻比杨万里小6岁,但是名气比杨万里大得多。他两兄弟均擅长诗文,也是爱才之人,很快就与杨万里结为好友。有了张栻的周旋,在提前告知张浚的前提下,那年秋天张栻直接将杨万里领进了张府。

见面后,张浚对杨万里说:“元符贵人,腰金纤紫者何隙?惟邹志完、陈莹中姓名与日月争光!”接着,又勉励杨万里为学、为人和为官要奉守“正心诚意”之准则,即以儒家的中庸之学来教导他。杨万里服膺其教终身,将自己书室取名“诚斋”,后来还以这两个字作为自己的号。杨万里曾题作《幽居三咏·诚斋》诗云:

浯溪见了紫岩回,独笑春风尽放怀。

谩向世人谈昨梦,便来唤我作诚斋!

第二年,谪居于衡州的胡铨也来永州拜会张浚,由此杨万里得以第二次与胡铨相见,并请胡铨为他题作《诚斋记》。写成后,杨万里很高兴地说:“我一日而并得二位老师,实乃三生有幸。”此后,张浚、胡铨两位爱国名臣成为杨万里终身效法的榜样,且“终身厉清直之操”。

抗旱减赋

1162年,零陵县干旱特别严重。从夏季至秋季基本上没有下雨,三分之二的稻田颗粒无收,不少农民被迫背井离乡,外出逃荒。这年夏秋季节,杨万里几乎天天深入到全县各乡村,帮助百姓抗旱救苗,带领民众兴修水利。秋末时,他又带领粮饷催缴人员来老百姓家里作受灾核实,该减的减,该免的免,深受老百姓称赞。

有一天,他来到永州镜田店核实粮饷征缴事宜,发现有一户吕姓人家,老少七人正在抱头痛哭。寻问原因后得知,这户人家每年是靠捕蛇来养家糊口和交纳税赋,但在几天前的傍晚,男主人在村庄后龙山发现一条大眼镜蛇,于是想捕捉它去卖钱,谁知在捕捉过程中,不小心被蛇咬了一口。当时并没有把它当作一回事,不料三天后,男主人因蛇毒发作而去世。家里既无钱安葬,更无钱交赋税,于是一家人悲痛欲绝。得知此情况,杨县丞联想到柳宗元《捕蛇者说》中所说的悲惨故事,没想到唐代曾发生于永州的悲剧再次上演,内心颇为伤感。于是他一边表示安慰,劝其家人节哀;一边将身上所有银两掏给吕家人,要他们买副棺材将男人安葬,之后又现场办公,免去这户人家一年的税赋。吕氏一家人当场下跪谢恩。晚上睡觉前,杨万里还题作《视旱,憩野镜田店》来感叹内心的苦闷,诗云:

走檄堪频捧,严程敢少徐。

虽晴恐非久,犹热未全无。

憩息翻增倦,驰驱减壮图。

诗成兼利害,失闷得清臞。

这件事传开后,零陵县老百姓都拍手称赞,说杨万里既是清官,又是好官。

严惩豪强

杨万里公务之余,常乘坐小船沿潇水而下,去声音岩、高溪一带了解社情民意,借机也为自己的诗歌创作采风。某日,他题作《自声音岩泛小舟,下高溪》诗云:

晚日黄犹暖,寒江白更清。

远山冲岸出,钓艇背人行。

舟稳何妨小?波恬尔许平。

木鱼不相报,拨剌得吾惊。

当他得知宋初高溪有“唐叟居其下,操舟独钓,伏腊暂归,受子孙谒见,凡三十年。人赠之金,即施于众”的传说时,立即率百姓为这位老渔翁建“高风亭”,如康熙《湖广通志》卷11载:“高溪,在县北九十里……杨万里为之建高风亭。”

有一天,杨万里来到高溪南畔高家庄,发现有一户人家正哭作一团。

原来这户人家年初时租种了本乡大地主萧老虎家25亩水田,订立契约时是每亩每年要交3担稻谷作为租金,若交不出稻谷,则以儿女抵债。无奈那年零陵县遭受大旱,所租的稻田大多数是颗粒无收。因为交不出75担稻谷,萧老虎带领3名家奴,打算将高姓人家的大女儿带走,强行作妾。

杨万里来到现场后,萧老虎根本不把这位文弱的县丞放在眼里,不仅拿出年初时订立的契约,还吟作一副对联表示嘲笑:“租田租地,收租谷天经地义;县丞县官,要县晌理所当然。”

杨万里仔细查看契约,指出契约中几处不公平的地方,接着又以今年大旱之实际,苦口婆心地劝说,要他行善积德,但萧老虎根本不买账。杨万里又提出暂缓三天,待高姓人家去借钱筹资来交租,萧老虎仍是不答应,一直说要将高氏女强行带走。杨万里忍无可忍,命令衙卒和高姓族人一举将他们四人拿下,当堂狠打萧老虎25军棍,打得他屁滚尿流。随后萧老虎表示不敢强抢民女,当众核减这户人家一半稻谷,从此再也不敢在乡里称霸称王了。

以诗逃宴

1163年初,零陵县衙传来一则喜讯,县丞杨万里要调入杭州做京官。原来,宋高宗赵构已于1162年逊位宋孝宗,南宋政局随后也发生一系列重大变化,主战派人物张浚被宋孝宗任命为右丞相。因为有张浚的推荐,杨万里被任命为临安府学教授,虽然级别未升,却是做京官。杨万里在零陵爱民如子,为政清廉,历来被老百姓所称道。杨县丞即将入京做官,同僚们都由衷地为他高兴。

这日清晨,同僚们汇聚在一处,商量着明天如何欢送杨万里。送钱财礼物吧,杨万里是清官,绝对不会收礼。大家经过商量后决定,明天摆一大桌酒席,并邀请几名乡绅代表以薄酒与杨万里话别,于是大家开始分头准备。

同僚们的行动并没有逃过杨万里的眼睛。他想:摆一桌酒席饯行,这本是他们的一番心意,自己也可借机表达谢意。但是,办酒宴的钱来自老百姓,势必会增加负担,接受宴请又有违自己的为官准则。怎么办呢?思忖片刻,他决定当天晚上就动身离任。离开零陵必须乘船过河,他吩咐妻子赶紧打点行李,安排家人悄悄请好渡船。

这天深夜,月光皎洁,秋虫唧唧,远处偶尔传来一两声狗吠。只听见县衙大门“吱呀”地响了一声,杨万里带着装有书籍和衣服的箱子,携带家人快步走出县衙。他们穿过几条街巷,脚步不停地来到河边,登上早已在此等候的小船,从容平静地与零陵县父老乡亲告别。

第二天清晨,同僚们纷纷来到杨万里住处,请他中午赴宴。谁知到他住处一看,哪里还有其踪影?只见干净的书桌上有一纸诗笺,留着昨夜杨万里题作的《夜离零陵,以避同僚追送之劳,留二绝简诸友》辞别诗。

直到这时,同僚们才知道,杨万里早以诗与他们告别,其一诗云:

已坐诗臞病更羸,诸公刚欲饯湘湄。

夜浮一叶逃盟去,已被沙鸥惊得知。

杨万里在零陵县任职仅三年,对文化教育、农耕水利等民生事业劳心劳力,在惩恶扬善、主持正义方面是深得民心,尤其不搞迎来送往,以诗与同僚、乡亲们话别等事迹,充分体现其可贵的思想品德。

责任编辑:刘臣

井冈山报社主办 井冈山报社版权所有 本网法律顾问:江西吉泰律师事务所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36120190006 赣ICP备19004936号-1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违法犯罪举报中心 涉未成年人专用举报渠道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页 腾讯朋友 有道云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