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庐陵悦读> 榕树下> >正文
四时花开
2022-11-11 09:51 来源: 吉安新闻网—井冈山报

文/王渐鸣

近月前,我于画案下搜出一叠日本画仙纸,四尺对开,质疏而薄。用于作字不佳,试以画之,聊可用,乃为花果条幅,得画50余件。集中时间于同一款式作一批画,是极大挑战与锻炼,亦有极大收获。数年前曾淘得一方老印,印文曰:“四时花开”。斯印岂知有今日而先入我家乎?

写意花鸟,近代以来难避缶庐、白石二家。我素好赏其作,稍有会焉。

吴、齐二家古雅,盖因其善篆隶,又以暮年之手出之。我取其雅,代古为清,是学而不似,但有我在。

我素不喜临画,唯读观约取,默记于心。何时用之,全不自知。

映山红近世稍有人作,皆重拙,我徒爱其明丽,艳而不浮为上。

移接挪拼,此创作一法也,齐门弟子多用之。见娄师白有此玉簪花,再借白石老人鸽子一双成此图,二尊当责小子唐突否?

老家屋前有一丛仙人掌,某日蹲坐观之良久,悟得此画法。是一快也!

每于朋友圈见好照片必存之以待将来之用。日前见退庵兄斋中竹子一盆,弧竿如弓,一笋如箭,欣然图之,不求其真,但求其神耳。

于井冈山下圩场中见卖木槿花,竹篮盛之,颇入画,归来作此。画从生活中来,斯之谓也。

前人所画过者,不免受其形束。至若些凡花野草,入画者甚少,我用我法出之,时有意外之获。

友人说:炫耀美好,是为了掩饰苦难。我云:满纸繁花,是因世上太多荆芜。

将前人墨本赋以颜色,亦是一创作法。

花盆、花架,不可一同。须从花之习性,还看人之品位。非爱花及爱生活之人不可道。

花因鸟而活,因小鸡而得趣。

吴、齐画花树喜直杆,梅如此、桃如此、枇杷玉兰等莫不如此,世间安有此耶?我作此芙蓉花,亦如此。

日本南画多笔墨轻浮,盖书法逊于我国也,然构图时有可取。此作是我易和服而着汉衣者。

少时好养八哥,故今画八哥可从心所欲。是知我负八哥(所养皆死),而八哥不负我也。

此竹竿叶画完张于壁,次日观之犹觉缺甚?顿思添冲天一笋,乃得轩昂之势。题句“作竿直可钓鲸鳌”,亦是兴来之妙!

四君子图中,我独不敢画梅。枝桠穿插交错,花姿俯仰向背最难。读缶翁画集后得此平生第一幅梅花图,姑存之。

“独坐黄昏谁是伴,紫薇花对紫微郎。”此白乐天佳句也。值班馆中,油然吟出,昔往食堂路边多见此花,遂忆写一盆,殊觉可爱。

中学时读到东坡咏海棠诗:“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蒙月转廊。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于后两句念念难忘。彼时不知海棠花为何物,及今可搜图,试写其意,未知恰否?

我最喜写鸡冠花与雁来红,因其色重而浊,往往用洗笔水调而挥之。

小时曾采棕籽食之,又曾见老人剥棕皮制蓑衣,棕树杆顶尤多鸟窝!我对此树独抱情怀。白石翁好画之,我今从也,是不改乡根本色。

藤蔓植物画之似易实难,当花如真,叶如行,藤如草,篱如篆。

画上题款,全视构图空间来,该多则多,该少则少。此幅琢磨良久,最后只落二字穷款,多一字则损。

写兰五六年,颇得信手,而能于构图出新,实非易事。

牡丹最易俗,平日不敢多画。

友人曾教我以洗笔碟中沉积之色作画,可得沉着。此幅扁豆全以色碟残渣为之,别有意思。

缶翁有蕉石图,颇出新意。我将构图移右为左,也是一改造法。

画物不可全求细节之似,但求实物之神。除此之外,还须见笔见墨见性情方为上道。

叶有叶形,瓣有瓣数。大处似是而非,小处不可随便。

要使眼前花为心中物,无情花对有情人。

曾请一敬重之老画家为我作指点,其道:无甚可说,当心性好,笔性好时,只管大胆画去,明天自会知今天之不足,明年自会知今年之不足,如是而已。

“此花名唤蒲儿根,春发夏荣满乡村。灿灿都如金菊色,路边江畔向晨昏。我见上草时也早,不识花名实也浑。妻有阿公近九旬,年来卧病不出门。妻弟暑假回乡探,最是情深是祖孙。弟采此花当窗供,为博阿公浅笑痕。阿公有孙虽七八,个个婚娶东西奔。床前无有绕膝乐,久病落寞苦自吞。而今弟已返粤去,花萎空余破花盆。再见须待春节时,相约齐聚诸仲昆。花落花开岁复岁,人生南北勿忘恩。花有谢时根长在,代代兴旺无复论。”边写边想,拉杂凑字,全无拟稿,最是考验功夫。

画上题字,不可全当书法创作看。画纸多生,未必要点画精妙,但使神完;画幅不同,未必都统一位置,要善经营。务使为构图之点缀,不可乱画上之主宾。

初学画,用色不宜太多,所画不可太杂。先把几种颜色用好,把一两样东西画好,待水到渠成,自可推而广之。

画画终究是自己的事,与他人无关。

责任编辑:刘臣

井冈山报社主办 井冈山报社版权所有 本网法律顾问:江西吉泰律师事务所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36120190006 赣ICP备19004936号-1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违法犯罪举报中心 涉未成年人专用举报渠道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页 腾讯朋友 有道云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