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庐陵悦读> 榕树下> >正文
书法章法管见
2022-11-11 09:48 来源: 吉安新闻网—井冈山报

文/马于强

“集众字而成篇”,说的是不仅要把每个单字写好,而且还要将众多的字按照美的规律组织成完整的篇章,这种通篇的艺术处理方法,就是我们所说的“章法布局”。它是书法的基本技法,古人称之为“经营位置”“置阵布势”,通俗地说就是成篇字的写法。一件作品能否打动人、感染人,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章法。章法就像远观一个人,高、矮、胖、瘦、立、行、坐、卧等,第一印象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通常把全篇布局,即整幅书法作品中字与字、行与行之间的映带、呼应、照顾关系叫大章法;而把字的结构,即一个字之中的点画布置、长短疏密、欹正穿插等叫小章法。我们通常所说的章法主要还是指作品全篇布局之法。章法的关键,是要达到知白守黑,疏密得体,揖让有致,顾盼生姿,把书法家心灵的节奏,通过书法线条的节奏表现出来,带给人音乐般轻重疾徐的审美享受。

古代书法家十分重视章法。明张绅《法书通释》中说“古人写字正如作文有字法、有章法、有篇法,终篇结构首尾呼应。故云‘一点成一字之规,一字乃终篇之主。’”董其昌《画禅室随笔》中指出“古人论书以章法为一大事,盖所谓行间茂密是也,余见米痴小楷,作《西院雅集图记》,是纸扇,其直如弦,此必非有他道,乃平日留意章法耳。右军《兰亭序》,章法为古今第一,其字皆映带而生,或大或小,看似随手所之,却皆入法则,所以为神品也。”陈弈禧《绿荫亭集》中讲“行款篇法,不可不讲也,会得此语,写出来自然气间不同,结构亦异,每字之样,联络配合,联处能断,合处能离,斯是妙矣。”王羲之的《兰亭序》,通篇结构天成,行气连贯,首尾相应,笔意顾盼,结体偃仰起伏,似斜反正,给人一种和谐、悠远、心旷神怡的享受。苏轼《黄州寒食诗帖》,通篇结构的大小、长短、疏密等,无不处理得恰到好处,天衣无缝,有意无意之中,一种不事雕饰的意趣油然而生。可见,一幅好的书法作品,必定是点画与点画之间,顾盼呼应;字与字之间,随势瞻顾;行与行之间,递相映带。如此,整幅作品就会体现出笔势流畅,一泻而下的艺术效果。一般来说,常见的书法章法主要有以下几种格式:

纵有行,横有列。这种章法,纵向每行清楚整齐,横向每列字字分明、大小匀称。篆书、隶书、楷书多用此方法。一般采用字距、行距平行等距式,也有的采用字密行疏和字疏行密式。隶书多采用字距疏,行距密的形式。这种布局的突出特点是规矩齐整。如果处理不好,容易显得呆板僵死,布如算子。因此,用这种章法要注意做到整齐中求变化,庄重中见活泼。

纵有行,横无列。这种章法形式字距无定、行式有定、行清列不清,既有整齐的一面,又有错落的一面。金文、简帛书法多用此法。小楷、行书、草书也常用此法。应用此种章法时,要注意呼应连属,离而不散,近而不犯,要让整幅文字融会成一个有机的整体。如颜真卿《自身告书》虽为楷书,但其章法纡徐跌宕,流畅生动。在规整中出现不规整,纵有行而横无列,讲究错落有致,大小相间,力避字字对齐的布算之态。

纵无行,横无列。这种章法,横向各行之间时有交叉、左呼右应。纵向各字之间上下错落。整篇章法起伏波动,穿插辉映,自由奔放,变化万端。狂草常使用这种章法。由于这种章法自由度较大,掌握起来有一定的困难,处理不好容易杂乱无章,错乱无序,应注意活泼自由而不失法度。如唐代“草圣”怀素常用此章法。他大幅度地施展书法的线条,在章法上具有凌人的风采,特别是其代表作《自叙帖》用笔融合篆籀,笔画瘦劲飞动,结体萦绕得趣,全幅作品疏放超然,属于章法中大小穿插的“雨夹雪”表现形式的典型,通过强烈的大小对比,参差错落,表现出作者浪漫主义的艺术风格。欣赏他的作品便可感到骤雨旋风般的气势,令人耳目一新。

竖单行。这种章法,字数少则二三字,多则五七言,书写内容大多为格言、警句、座右铭等。字大而醒目,字体可篆可隶可楷,也可为行草书。横单行。这种章法与竖单行近似,内容一般为古迹、匾额、书斋名等。

虽然章法的表现形式千差万别,但其基本内容是管领应接、笔画呼应。唐代张敬玄说:“法成之后,字体各有管束,一字管两字,两字管三字,如此管一行;一行管两行,两行管三行,如此管一纸。”清代书法家戈守智在《书则》中对“管领”的解释是:“以上管下者为‘管’,以前领后为‘领’,盖由一笔而至全字,由一字以至通管也。故曰:一字有一字之起止朝揖顾盼;一行有一行之首尾接下承上之意。”“应接”就是在字与字的变化里相互照应,相互联系。这说明管领与应接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有机整体。一幅书法作品是由许多单字所组成,他们都是互相影响,每个字在一行之中,各行字在整篇之里都必须安排停匀、各得其所,方能顾盼生姿。刘熙载《艺概·书概》中说:“章法要变而贯”“皆须有相避相形、相呼相应之妙”。这种“相避相形、相呼相应”,正是书法作为艺术所遵循的多样统一、平衡对称美的原则。

笔画呼应就是充分发挥牵丝映带的作用,做到“行气贯通”。“行气”正是气的贯注之力所形成的一行之气脉;“贯通”即要做到首尾呼应,上下连接,血脉如泉,使一字之中,一行之中,一篇之中,都有相连之势,达到血脉贯通,也就是行距和首尾之间相互贯通,诸字排列起来其大小、长短、肥瘦、宽窄、相背、承接、俯仰、顾盼、奔逐之间具有美的协调关系,搭配得当,使整幅作品的气脉一气呵成,从首字一直能管束到底。

责任编辑:刘臣

井冈山报社主办 井冈山报社版权所有 本网法律顾问:江西吉泰律师事务所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36120190006 赣ICP备19004936号-1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违法犯罪举报中心 涉未成年人专用举报渠道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页 腾讯朋友 有道云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