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新: 一门三忠烈 两个遗腹子
在土地革命时期,永新是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苏区创建时期的重要区域。毛泽东曾作出“看永新一县,要比一国还重要”的评价,并在《井冈山的斗争》......

文/康美权

在土地革命时期,永新是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苏区创建时期的重要区域。毛泽东曾作出“看永新一县,要比一国还重要”的评价,并在《井冈山的斗争》中确定了“用大力经营永新,创造群众的割据,布置长期的斗争”的战略方针。

翻开2017年出版的《中国共产党永新历史》第一卷(1921—1949),书中第一张照片就是欧阳洛。照片里的欧阳洛,文质彬彬,清隽潇洒。很难想象,就是这样一位儒雅书生,在家乡播下的革命火种,为日后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创建培养了大批优秀骨干。

永新县党史研究员左招祥告诉我们,欧阳洛是永新县芦溪乡阳家村人。他在江西省立第一师范读书时,受到方志敏等革命前辈的熏陶,先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后来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6年初,26岁的欧阳洛受党组织委派离开南昌,来到吉安城开展革命活动。在省立第七师范学校和阳明中学,他先后秘密发展了永新籍学生刘真、刘作述、刘家贤、王怀、刘伯藩等为共产党员。这批在吉安的永新籍先进青年知识分子一道回永新开展革命活动,以开办平民夜校和农民夜校为名,传播马列主义革命理论。

1926年7月上旬,中共永新小组在永新县城成立。7月下旬成立永新党支部,欧阳洛、萧炽慧、刘真、王怀、刘作述、曾静持等为支部委员,欧阳洛任书记。

永新县城左家祠是永新第一个党支部所在地,现在是永新县城厢小学二部学校。据永新县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中心主任邓智飞介绍,当年,左家祠附近还有一所学校——福音堂学校。这里是永新县城商户最多,也是工商业比较发达的地方。之所以把支部设在这里,主要是考虑人员集中,号召起来更有影响力,有利于推动工作。

从永新县城厢小学二部学校后门出来,几步之遥就是贺子珍故居——海天春茶馆。

永新党组织建立后,到1927年初,先后发展了贺子珍、贺灿珠、朱昌偕、贺敏学、贺怡、刘天干等20多位共产党员。到1927年5月,永新有党员500多名,工农运动进入空前高涨时期。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永新国民党右派分子、地主豪绅制造了“六一O”反革命事件,永新的革命同志大部分撤到吉安。欧阳洛、刘真、刘作述等人商讨做出决定:派欧阳洛、刘珍、彭大燮三人赴南昌;刘作述等人迅速潜回永新,举行武装暴动;派人前往宁冈、安福、莲花三县与当地党组织联系,请求他们派武装克复永新县城。

1927年7月,刘作述等人领导的永新枧田农民暴动一举成功。在刘作述等人的策应下,宁冈、安福、莲花三县农民自卫军武装攻克永新县城,救出贺敏学等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随后,四县农民自卫军组成了赣西农民自卫军总指挥部。正是有了这样一批共产党人,他们敢为人先,敢于联合发展斗争,才使永新红色革命斗争一直走在湘赣边界的前列。

参加了南昌八一起义的欧阳洛,后来历尽艰险赴上海寻找党组织,参加了上海工人运动,历任中共上海沪东区委书记、沪西区委书记、江苏省委常委。在上海工作期间,与湖南著名烈士沈春农(沈春农是毛泽东于1925年回家乡考察农民运动时亲自发展的党员)的女儿沈谷南结为夫妇。

1930年2月,欧阳洛担任湖北省委书记兼组织部部长。同年4月5日,由于叛徒出卖,欧阳洛被捕,在武昌阅马场英勇就义,年仅30岁。当时和欧阳洛一同就义的有四个人。欧阳洛带头唱《国际歌》,走向刑场。敌人用枪托打他,他还是坚持唱下去。敌人就把他的棉衣撕破,堵住他的嘴,欧阳洛仍在唱,牺牲得非常壮烈。

中共永新地方组织的其他创始人中,刘真于1928年2月任中共永新县委书记,1929年9月在南昌下沙窝英勇就义,时年23岁;王怀1929年底任中共永新县委书记,1930年3月被选为赣西南特委常委兼组织部长,于1932年5月牺牲,时年26岁;刘作述于1927年5月任中共永新临时县委副书记,1930年1月任红六军第三纵队政治委员,同年8月在攻打长沙战斗中牺牲,年仅25岁。

在永新县芦溪乡南阜村村口,三棵百年古樟静静伫立。年少时的欧阳洛曾在这三棵樟树下学习和阅读进步书籍。在他的启发教育下,弟弟欧阳帮、欧阳济都先后加入中国共产党,分别担任当地暴动队队长、队员等职务,后被反动派杀害,牺牲时分别为27岁和29岁。永新县芦溪乡南阜村党支部书记左太清告诉我们,欧阳洛一门三忠烈,当年他们家的房子被国民党烧毁,夷为平地。现在,我们只能见到一些散落在地的砖头。

寻访中,我的心情很是沉重压抑。不仅是因为欧阳洛一门三忠烈,还因为他们兄弟三人中只留下两个后代,而且都是遗腹子。这一对堂兄弟在父辈牺牲三四十年后,才彼此知道对方的存在。

“常言道,幼年失怙,人生大悲。我出生前两个月父亲欧阳洛就牺牲了,4岁被寄养在亲戚家,从此与母亲沈谷南天各一方,14岁才知道自己的身世。”这是欧阳洛的儿子,中央宣传部原秘书长沈一之(又名欧阳申华)在自述中的话。欧阳洛烈士牺牲后两个月,沈一之出生。4年后,欧阳济烈士的儿子欧阳定厚出生,同样也没见过自己的父亲。

革命岁月里,烈士后代成长不易。沈一之的成长离不开外婆、舅舅的全心爱护,舅舅甚至将自己的儿子也取名为“沈一之”。欧阳济烈士的孙子欧阳少华说:“为什么出现两个‘沈一之’?因为当时国民党非常猖獗。如果别人告密,沈一之的舅舅随时准备叫他儿子去顶替,这样就可以留下革命的后代。”

欧阳少华说,他父亲欧阳定厚的成长之路更加艰辛坎坷。家中房子被烧,母子俩只好躲到外婆家所在的村子。欧阳定厚6岁时,母亲也不幸去世,他成为了孤儿。

成长尽管艰难,但烈士后代仍然继承先辈遗志。沈一之15年后与母亲沈谷南重逢时,已是当地游击队的青年干部。新中国成立后,欧阳定厚在村里第一个入党,他的儿子欧阳少华现在也是共产党员。

在永新县革命烈士纪念馆门口,耸立着欧阳洛烈士的铜像,馆内陈列着他的部分遗物和生平事迹的介绍资料。每当清明节、烈士纪念日,当地不少学生和市民都会自发前去祭奠缅怀。

沈一之曾在自述中充满深情地寄语:“我真心希望能够加强革命传统教育,让现在的年轻人真实了解革命的艰辛,学习党史国史,能够对党、对革命树立一种真诚情感,继承党的优良传统。这样烈士的血才不会白流,党和国家才会有大希望。”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