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庐陵悦读> 榕树下> >正文
那一口老水井
2022-11-04 09:52 来源: 吉安新闻网—井冈山报

文/郭佳佳

村中有一口老水井,据父辈回忆,它少说也有一两百年的历史了。老井井口不大,形状却圆润光滑,从井口往下探,微微俯身,便见井水清澈异常,泛着点点幽光;轻轻捧起一掬井水,香甜津润,回味无穷。或晨光熹微或日暮西山,我总喜欢静静踱步在老井周围,听村中阿婆讲讲老井的奇闻异趣,聊聊他们的悠悠岁月。

井文化最早可追溯到西周,在漫长的历史中演变至今,古老农村里的每一个村庄都有老井,人们依井生,依井活,靠着井中水繁衍生息,久而久之,井便成了村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所在的村庄是吉安县万福镇的一个古村落,村庄就叫作井头村,村庄的名字便是那口老水井的故事。

相传早年间,连年大旱,为了生存,村民们联合起来在此打井。打井前,大家筹钱杀鸡宰羊,到庙里请求神仙庇佑。打井的时候还请人找准方位,大家纷纷磕头作揖,祈求能得到一口甜水井。一切准备就绪,这才开始动工。井刚下一丈,并没有什么动静,村民们也不灰心,铆足了力气往下使,可随着铁锹一丈丈往下挖,井打了十来丈,却不出水。旁的人也泄了气,不想再往下挖了。这时,一慈眉善目的白衣老者耐心劝说:“你们的井还未打到头,到头了自然就有水了,这水才旺人呐!”村民们看见老人如此笃定,在他的劝诫下,接着往下挖土打井,果然再过二丈,泉眼汩汩。大家喜不自胜,想再谢谢白衣老者,却早已不见其踪影。一旁的人都说是神仙显灵。

为了感念那位老者,村子便命名为井头村。井成之后,多少年来老井的水,常年保持在同一水平线上。无论是干旱无雨,还是沥落成灾,哪怕是遇上暴雨,井水不干涸不满溢,还冬暖夏凉。若是村中有谁家小娃受了惊,他们的阿婆都会去井里取新鲜井水,往小娃身上拍上一拍,便能有祛惊安神的效果。

我独自一人,绕过村中阡陌纵横的村巷,来到村中心,在一片绿荫遮盖,铺满鹅卵石的大青石板上,老井赫然出现在我的眼前。老井旁或坐或站着许多村民。妇女们聊着家长里短,男人们挨个用桶提水,老人们看着嬉闹的孩童,笑意盈到了眼角。

平凡朴素的市井生活,每天都在井旁上演。《史记·平淮书注》中记载:“古井有市,若朝聚井汲,便持货物于井边卖货,曰市井。”多年前,人们在老井旁集会买卖,你来我往,好不热闹。多年后,人们在井旁聚集闲话,欢声笑语,其乐融融。古今情景在我眼前重合,老井依然如旧,井水滋润了一代又一代村民,丰富了一代又一代人的生活。老井无言,只是奉献。

中国人自古安土重迁,一口水井养一方人,这水井便成了故乡家园的象征。井头村由吉水迁村到此,已经有七百二十年的历史了。在这七百多年里,有许多村民外出闯荡,背井离乡。我的父亲小时候就曾目睹一个关于乡井的故事。据他说,井旁有一位自小随祖辈外出闯荡多年的老人,年过七旬,辗转才回到故土。回来时乡音已改,亲者不再。老人一双颤抖的手,捧着老井的水,一边流泪,一边喝。七十多岁的老人哭得像个孩子,那情那景令父亲一直记忆犹新。多年后父亲才明白,背井离乡是人生一大苦事。一碗井水,解的是多年的离愁别绪;一碗井水,了的是游子的思乡情切。

责任编辑:刘臣

井冈山报社主办 井冈山报社版权所有 本网法律顾问:江西吉泰律师事务所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36120190006 赣ICP备19004936号-1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违法犯罪举报中心 涉未成年人专用举报渠道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页 腾讯朋友 有道云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