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庐陵文化> 庐陵纵览> >正文
吉安贤守郑喜与甘雨亭
2022-10-21 15:04 来源: 吉安新闻网—井冈山报

文/欧阳和德

清雍正七年(1729年),春夏之际,吉安全境出现特大旱灾,从四月到五月底,滴雨未下,人民苦不堪言,纷纷自发祈求天降甘霖,又请求政府积极作为。然而,在这节骨眼上,知府大人却不在位。

原来,吉安知府郑喜此时正遭弹劾而停职待查,闲居在吉安城里。

郑喜,字锦峰,又字乐山,号凤岐,山西五台山人,幼年好学,康熙五十七年(1718年)二甲进士出身,进散常馆进修。康熙六十年(1721年)殿试诗赋,夺魁,授翰林院检讨,参与国史编修。雍正五年(1727年),郑喜由翰林院检讨,出知吉安。

上任伊始,郑喜即四处走访采风,调查研究,熟知了黑恶势力导致的民间疾苦。过了几个月,即开始治理弊端,除暴安良。当时有个著名的“瑞州命案”,他深入调查案情,公正执法,使涉案人员都伏罪。

但郑喜的刚正也得罪了当地权势。他们联名以郑喜侵害利益为由,状告郑喜,要求朝廷罢黜他的官职。朝廷应声而暂停了郑喜的职务。

久旱无雨,一片焦土,民何以堪?百姓情急之下,有人召集好几百人聚围着待罪的郑喜的宿舍,请求他出来求雨。

救民水火,容不得郑喜顾忌“越俎代庖”。他慷慨地说:“我在吉安任职也几年了。人民的疾苦痛痒,与我息息相关。我岂能因为暂时不在位而漠视人民的关切期待?”说完,沐浴焚香,然后大步流星地走出宿舍。从金牛寺到城隍庙十余里,炎炎烈日之下,郑喜赤脚步行,在城隍庙俯身祷告。祷告毕,郑喜又步行到北溪的龙窟取来泉水,朝天挥洒,再次祈雨。

也许郑喜的虔诚感动了上苍,第二天,喜讯四方传来:从万安一直到吉水,吉安几乎全境果然大雨如注。市民于是筹款,在金牛寺的井上,修建了一座感恩亭,名“甘雨亭”。

不久,朝廷查清事实,认定郑喜无过错,官复原职。消息传来的当天,吉安城再次下起倾盆大雨。当年,吉安“大稔”(谷物丰收)。人们于是再次筹款,在金牛寺旁边兴建了龙神庙,又在吉安城正南增建一座城门,叫“焕文门”。整个吉安市区人都感恩郑喜的恩德,在金牛寺里摆放郑喜的牌位恭敬。

郑喜大概是在雍正八年初,离开了吉安,赴他处任职。随后的吉安知府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竟然拆除了“焕文门”,另外建了一座“南薰门”,市民感到出行极不方便,强烈要求重建“焕文门”。再后的知府徐亨时于雍正十二年,顺应民意,予以重建。

对于爱护百姓、仁政为民的官宦,淳朴的吉安人民从来都崇敬有加,念念不忘。重建“焕文门”,从另一个角度反映了吉安人民对郑喜的怀念。甘雨亭也是如此。吉安人民感念这位知府,为甘雨亭抒写了数百篇诗篇,又有名人作序,镌于碑石,希冀后代子孙“见亭如见德”,并且“永其传也”,祈望“亭屹然若日增而高,泉淙然若日流而深。”甘雨亭在清乾隆、道光、光绪年间曾多次得到修葺。1936年因拆除古城墙时被毁。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又重新加以修建。如今的甘雨亭依然亭立在鹭洲东路。

关于贤守郑喜,吉安还有一些记载。泰和梅冈王氏是一个庞大和睦而又文风鼎盛的家族。郑喜刚到吉安时,就到梅冈调研过。雍正九年辛亥(1731年)十月,已经离开吉安的郑喜为寄撰《泰和梅冈王氏族谱序》:“余承命守兹土,下车之始,采厥风谣,知梅冈王氏子姓聚族背冈而居者,三十余村,无他姓杂处……”

此外,吉安文人解文炯还记载了雍正年间的一桩官司:某县一个寺院的僧人从明代中期到清代,一直诉当地政府不该强行没收他们的寺院及其店面租金。理由是:寺院里祭祀的那位庐陵先贤本来就不是这个县的人,非得强行从外省迁来他的后裔,占据寺院,驱赶僧人,没收租金,于情于理于法无据。对此,时郑太守判决:没收合法!迁来合法!此为终审!经查证,此“郑太守”应为郑喜。

根据山西五台山《郑氏族谱》记载,郑喜还有一个为家乡人民除害的故事,说他奉旨下访,顺路至故乡省亲,得知菩萨顶札萨克大喇嘛专横残暴、盘剥百姓之事。他生性刚直,为救民于水火,于雍正二年(1724年)上疏,详奏菩萨顶大喇嘛的罪行,雍正准奏,颁旨查办。结果免去大喇嘛的特权,撤回他的“斩杀剑”,又取消了全省向其进贡之例,为民除了一害。郑喜曾去五台山游览,作《游台指迷歌》一首,朗朗上口,是一首颇好的导游词。

责任编辑:刘臣

井冈山报社主办 井冈山报社版权所有 本网法律顾问:江西吉泰律师事务所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36120190006 赣ICP备19004936号-1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违法犯罪举报中心 涉未成年人专用举报渠道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页 腾讯朋友 有道云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