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庐陵悦读> 榕树下> >正文
一本等了我十年的碑帖
2022-10-21 15:00 来源: 吉安新闻网—井冈山报

文/刘述涛

朋友说,十年的时间里,应该有一本书就陪伴在你的左右,值得书写。我说十年间,好多书都陪伴我走过这十年,在我的床头,如今仍然摆放着一摞一摞的书,这些书是让我每一个黑沉沉的黑夜,总能看到一盏心灯在闪耀。只是,这些书,虽然陪伴过我,但却激不起我写的兴趣和激情。

那写什么,写哪本书呢?

此时,随手从书桌上打开一本散成一页一页的《曹全碑》,在书页里,我还看到这样的一行文字“2012,购于遂川邮政书屋”。

这本《曹全碑》应该是我最随意买的一本书,只因在买之前的某一个晚上,我在电视上听见一位书法家说,《曹全碑》是练书法学隶书的人,最好入手的碑帖。我想,哪一天我学书法的时候,也许用得上,其间,家里还有一位天天练书法搞篆刻的人在边上。哪知道,买回来后,试着拿起毛笔临过几回,每一回都把一个字临得惨不忍睹,让我信心大失,兴趣陡无,转而丢下毛笔,又投入到写那些为了生存,证明自己真实来过这世上一回的文字。

慢慢地,随着日历一张一张地扯下来,日子也从2012年到了2016。这一年儿子考上了大学,我的婚姻也走到头。人生总是如此,喜与悲,离与合总是在生活中轮番上演。到了2018年的春天,一位吉安的民营企业家向我伸出橄榄枝,我又从小县城来到市里。此时,我以为这一辈子再也不会练书法,与书法绝缘了,而这本《曹全碑》早已经被忘记了。

2021年秋天,我在省文联参加“文艺两新”人才培训,在培训教室后面的书柜里,我看到了一本“中国第四届隶书展作品选”,这本厚厚的书法作品选,被我拿到课桌上,翻看了起来。那种又拙又有趣味的隶书,一下子抓住了我的心,我心想,我学隶书会怎么样?这时,却又有另一种声音在耳边响起,“就你这鸡爪子一样的字,练什么都练不好!何况,我都已经年过半百的人了,应该像有些朋友说的,你能够保持自己的创作精力,把文章写好就不错了,还去练什么书法?”

不知道这一回是吃错了什么药,从省城回来后,就决定从零开始,练隶书。我还回到县城的家里,从书柜里翻出了这本《曹全碑》,这本已经被老鼠咬出了一排锯齿痕,并且字迹泛黄的碑帖,被我带回到吉安的宿舍里。

此后的日子,一早一晚,我就像是和尚上日课和晚课一样,我都认真临帖。这一回,我没有因为自己一开始临得一塌糊涂而打退堂鼓。在我的内心始终有一种声音,一本碑帖等了你十年,你好不容易重新续上了缘份,又怎么能轻易将它放下?

现在,我已经练了一年多的隶书,这本《曹全碑》也因我一日一日的临,散了架,充满了墨点,我又换上新的《曹全碑》,开始新一轮的临写。我知道,前有古人临一本碑帖几百次,上千次,而我,才刚刚开始。很多人都很奇怪,一位从来没有练过书法,拿起毛笔都打抖的人,怎么开始也在朋友圈里,抖音上展示自己的书法?而我,每每看到他们惊奇的神态,就笑着说,在这么一个美好的时代,一切皆有可能!

责任编辑:刘臣

井冈山报社主办 井冈山报社版权所有 本网法律顾问:江西吉泰律师事务所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36120190006 赣ICP备19004936号-1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违法犯罪举报中心 涉未成年人专用举报渠道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页 腾讯朋友 有道云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