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白露
晨曦微露,炊烟袅袅升起,奶狗在院外发出温柔的撒娇声。流水、古樟、村庄,都在一团白色的露珠中缓缓醒来。

文/魏艳平

晨曦微露,炊烟袅袅升起,奶狗在院外发出温柔的撒娇声。流水、古樟、村庄,都在一团白色的露珠中缓缓醒来。

白露,露凝而白也。不单是名字优美,白露之美还在晨与昏,恩施与悦纳,在于一场悄无声息的遇见。

披上长衣,循着村庄的小道寻露而去。三只家犬尾随身后,它们并不知我所去之处是一片无垠的绿色天地。绕过几株葳蕤的古樟,我的视界一下被拉开,湿漉漉的清新扑面而来。我想,露珠的甘甜与滋润首先献给了稻田。整齐辽阔的方块田畴上,南方的二晚水稻正在拔节,深绿覆盖在土地上,一场成长正在进行,每一片叶尖都缀挂着细颗的露珠,它们圆润、纯净,阳光反射过来,无瑕的颜色中似乎又涂满彩色。

露珠是岁月对话人间的诗行,池塘边的芦苇便懂得,“蒹葭苍苍,白露为霜。”青青的芦苇立于水边,娉婷婉约,清霜裹叶,带来自然的深情。如果说芦苇是优雅佳人,那么清丽小巧的三裂叶薯便是小家碧玉。栽植恩深雨露同,一丛浅淡一丛浓。一藤藤三裂叶薯攀爬在水圳旁,在丝瓜架上,在木篱笆上,曲折的藤蔓探入坚硬与温柔,光明与神秘。它们吹着紫色的喇叭,携着淡淡的秋光在田野上奔跑。“马兰开花二十一”,这句从小便唱起的跳绳歌谣的主角,在这个露水团珠的清晨,我才看清其真容。马兰不择地,丛生遍原麓。白色的长形花瓣簇拥着黄色的花蕊,在露珠的映衬下,清丽而浪漫。细数花瓣,一株完整的马兰花花瓣刚好二十一。

东边的田埂上,隔壁家的楠叔正弯着身子割草,露水打湿了楠叔的两只裤脚。我问割这些草来喂牛吧?他回我,田事都靠机器打理,人们早就不养牛了,池塘里放了很多鱼苗,草是用来养鱼的。邻居晓枫骑着摩托载着他因疫情被困家中的初中生儿子从我身边而过,他告诉我,早上空气好,割几把绿草喂鱼,顺便带儿子出来活动一下。这乡野的鱼该有多惬意,食草饮露,与天地同游,莫不比人欢畅?

古村旁、樟树下,一池盈盈秋荷给我带来惊喜。在这朦胧白露中,这一池小荷开得别样的精彩。连续的高温无雨气候并未给它们带来丝毫影响,依然恬淡、闲适,擎着绿伞婀娜在晨光中,恰似江南水乡走出来的女子,一袭青衣,两袖芳华。

踏过独木桥,步入芳草萋萋的田埂,走进这池荷时,三只家狗等我无望,向着我发出几声询问无果后,回家了。此时,四周寂静无人,这是属于我一人的荷塘,这是属于我一人的秘密时光,我也像超出了我自己,到了另一个世界里。晚熟的荷叶田田于荷塘上,它们质地厚实、经脉清晰。密集的露珠覆盖圆叶,粘连,滚动,守望,仿佛那是圆叶一层神秘而剔透的外衣。硕大的、洁白的、绯红的花朵高擎起头,无心无肺的样子,灿烂而娇羞。

“白露凋花花不残,凉风吹叶叶初干。”彼时,真想邀香山居士一起,品诗观荷,谈古论今。可是,今天的我能与他聊些什么呢?告诉他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我们的家园正在渡一场艰难的劫吗?可在一株植物面前,人类的焦虑又是多么矫情和脆弱?

秋月皎洁,盈盈如水。中秋过去已多日,天上的月亮依旧明亮浑圆。它把清辉洒向人间,让在一起的人心靠得更紧,让因疫情离家的人心中有暖有光。时序的更迭,季节的流转,月的阴晴圆缺,都是为了告诉我们,自然有它的循环与守恒,植物如此,月亮如此,人也如此。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