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茶记
说起种茶、采茶、制茶、卖茶的这十年,遂川县脱贫户吴连花掰着黝黑的手指,细说起与茶的不了情缘。

文/黄良海

说起种茶、采茶、制茶、卖茶的这十年,遂川县脱贫户吴连花掰着黝黑的手指,细说起与茶的不了情缘。

2012年,四十岁出头的吴连花可以说跌到了人生最低谷。18岁丢下锄头浪荡广东潮阳,进厂、卖菜、做木匠,因一次事故剐伤了眼睛,看东西模糊不清。为医治眼疾,以前挣的那点积蓄很快亮底了。上有年已八旬的双亲,下有两个读书的孩子,日子怎么过?吴连花整天闷在家里,不踏出大门一步。他觉得在这个偏僻的小山村,自己是多余的——“家乡,熟悉又陌生,我又能做什么呢?”

对,种茶!家里气候适宜,到处有野生茶青,县里又正在借狗牯脑名茶的品牌效应大力发展茶叶产业,以茶兴县,以茶强县。种好了,应该能脱贫致富。

万事开头难。缺钱,缺山场,缺人手,缺技术,缺信息……乡村干部挨家挨户上门做工作,帮吴连花流转了100多亩闲置山场。跑小额贴息贷款,协调水利电力部门,引来水源,安装变压器。请来茶叶技术员定期上门指导,还送吴连花去婺源参观学习。

我带着几个朋友去吴连花家买他自己做的手工茶。新屋庭院围墙上挂着喷绘的招牌——巾石乡生态茶叶厂。浓郁的茶香沁人心脾。厅堂里杀青机、揉捻机、烘干机轰鸣。再走进去,摆放着一张茶桌,一张书架。我上前翻了翻书本,每一本都有黑色的笔迹。还有一个方格,堆着大小不一的红本本。江西农业工程职业学院学生证、新型职业农民证书、最美脱贫示范户荣誉证书……

朋友啧啧称赞,顺势递给吴连花一支香烟。他连连摆手:“我戒烟多年了,没有烟给你,也不准你在这里恰(吸)烟。”

刚种茶时,县里技术员反复告诫吴连花必须戒烟。烟熏眼睛,不利伤残的康复。将来炒茶,也不能有烟草味。吴连花挖了个深坑,掏出香烟和打火机,丢进去,上土,填实,还用脚踩了又踩。

一年种茶三年收。三年的等候,经历过徘徊、煎熬,甚至想破罐子破摔。可是,做人得讲良心,帮扶干部贴心倾情奔走努力也不容易。吴连花想手工炒明前茶,一杯清茶感谢他们多年的陪伴、劝勉、鼓励。将学来的茶艺,在热乎乎的铁锅里尽情施展,挑翻,收拢,转圈,轻揉,动作由轻、慢逐步加重、加快,不时抖动挑散。茶香显露,吴连花心里一下子踏实了许多。

去年,吴连花参加县里举办的茶叶比赛,只得了优秀奖,但是他满心欢喜。“这十年,吃了很多苦。不过,种茶有盼头,干啥子都有劲了!”我不由自主地看了看吴连花,是老了,满脸皱纹,纵横密布的丘壑间却盛开着春天般的笑意。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