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小记
9月1日凌晨,天地沉浸在一片黑暗与寂静中。女儿在睡梦中抱着她心爱的红心小书包,因为天亮后,她就要背着它高高兴兴地去幼儿园报名上课。

文/古锋

9月1日凌晨,天地沉浸在一片黑暗与寂静中。女儿在睡梦中抱着她心爱的红心小书包,因为天亮后,她就要背着它高高兴兴地去幼儿园报名上课。

四时许,一阵刺耳的铃声响起。“学校暂停报名。”

天刚亮,送儿子去学校寄宿(实验班不停课)。一路过去,往日冷清的大大小小的超市挤满了购买物资的市民。往常来来往往精神抖擞的晨练者不见了踪影。行人车辆匆匆而过。

来到单位,往日笑脸相迎的同事今天也来去匆匆,没有以往的热情寒暄。

我赶紧去超市备点物资。好久没在家弄饭了,一直吃食堂。冰箱里空得可以饿死蟑螂。

胡乱拣了几样蔬菜,还没来得及上秤,单位领导电话打过来了,立即召开防疫工作会。

会后,“三长”(片区长、网格长、楼栋长)管理开始实行,各网格长回到值守点。二十四小时值守继续。查码、测体温、劝阻人群进出。路口设卡、关闭超市……

静态管理政策实施后,除了忙碌的“吉先锋”红马甲和运送物资匆匆而过的车辆,大街上空荡荡的。

作为网格长,我每天不停奔波。除了熟悉片区居民情况和防疫要求,还要安抚他们的恐慌情绪,领取分发防疫物资,尽量满足他们的合理诉求。每天重要的任务是有序组织全员核酸,带领医疗小队上门单采,协助阳性居民和密接居民的转运。更头疼的是统计采购本网格点12幢大楼122户369人的日常物资。因为我左心室有心肌扩张,以前每天的微信运动步数多则一两千,少则几百步,总是吊在圈子的尾巴上晃荡。这几天步数以万为单位,字体也变成异常醒目的橙色。

“网格长,我妻子几天前刚剖腹产,现在要去医院拆线,怎么办理手续?”

“网格长吗,我妈在另一个小区,老年人不知道网上采购物资,几天没买菜了,我能送点菜过去吗?”

今天上午,当我好不容易穿过往日只需几分钟时间现在却如迷宫一样魔幻的大街到达县人民医院,为一位新生儿取回两条黄疸护脐带。还没停下来喘口气,一位妇人打电话来说她家四口人因为上门采样在走廊上排队时不小心让风关上了门,现在一家人正在门口发呆。封控小区还能出门吗?难道不知道现在是疫魔当道的时期吗?我忍住骂人的冲动,掏出电话,先拨了七个七,再七个八,开锁师傅均回答封控了不能出门。再接通了社会民生热线,还是没有满意的答案。最后请出全副武装的警察叔叔上门才把门打开。

封控第五天了,采购物资的居民陡然增多。对接的某超市出菜间离我网格小区只有几十米。就这短短的几十米路程,从下单到交货,却有漫长的流程。没办法,只好一次一次拨打负责人电话。

看来光语言上解决不了,还是来点实际行动。第二天我穿好防护服,消好毒,主动联系她,告诉她我愿上门尝试寻找解决办法。扎扎实实在流水线上配了一上午的菜,也明白了她的不容易。于是提出,每天配好菜后,我组织单位务民小分队和楼栋长自行去运菜。急缺人手配送的负责人一听,爽快同意了。现在我们网格小区居民在高楼上经常看见几个红马甲像蚂蚁一样在搬运菜包,那就是我们。

辛苦的付出换来善意的回报。居民们开始在群里说一些感谢的话。昨天有居民下楼核酸时送来了两个西瓜和一些饮品,在全城封闭、超市封控多天的境地我明白每一颗水果每一份物资的珍贵。

切开西瓜,那抹弯月形状的鲜艳和我们网格防疫队旗一样红,让我在疫魔肆虐的昏暗中看到了一丝明亮的曙光。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