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战“疫”日记
闹钟又在凌晨六点把我叫醒,准时起床,准时刷牙洗脸,到酒店走廊去准备今天需要的物资,例行给自己采核酸。拿起一份早餐就开始啃,把门口的垃圾带走,微公交已在......

文/陈楚

2022年9月5日 晴  吉水县

闹钟又在凌晨六点把我叫醒,准时起床,准时刷牙洗脸,到酒店走廊去准备今天需要的物资,例行给自己采核酸。拿起一份早餐就开始啃,把门口的垃圾带走,微公交已在楼下等候。

昨天去过了解缙园,今天去水南背封控区。已经是第二次来水南背封控区了,和这里的小伙子已搭档过一回。核酸采样过程很顺利,我们采完就等彭队长的新任务。九点完成任务,等到差不多十点,彭队长带着社区采样名单过来了,我被分配在城南社区,打电话给社区的工作人员,她让我自己去社区找她。我说我只有一双腿,不知道要走到什么时候,需要她骑电动车来接一下。我们就开始了给次密接者采核酸的行动。

今天的试管码不知怎么的,扫半天也没反应,急得我们不行。大中午,烈日灼人,刚爬完六楼又爬一个五楼,气喘吁吁,终于明白什么叫上气不接下气。密不透气的防护服让本就三十多度的温度瞬间上升了不少。热已不是重点,我家里没有电动车,平常几乎不骑,今天跟着社区人员骑来骑去一直心惊胆战,但是抗疫时期,只能克服困难。采完一个小区,电动车半天拧不开锁,我只好把电动车推出小区门口。善良的保安大叔走过来问我怎么了,我沮丧地说钥匙转不动,他帮我一拧就开了锁。我说:“谢谢您哈,记得要给您的手消一下毒。”好不容易跟上社区工作人员,走了十几户,不集中,东一个,西一个,脚套走着走着就往下滑,实在恼人。两边系着的黄色垃圾袋随着采集的核酸试管越来越多,一点点往下坠。我往上提了提,没有丝毫作用。坚持下去!我在心里默念。

终于只剩最后一个小区,我仿佛看到了胜利的曙光,此时已是中午1点。到了次密接者家门口,敲门没有应,社区人员喃喃自语:“睡着了吗?”坚持敲了几分钟依旧没有任何动静,此时手机电量提醒只剩百分之十了。怎么办?又遇到新难题了,人员名单没有带上来,还在楼下电动车里。我们赶紧下楼,社区人员赶紧趁着最后一点电量打电话给同事,让她送一下充电宝过来。我们在等待的时间打了个电话给刚刚未开门的用户 ,他说全家人在负一楼散步。我们又爬了上去,见面就告诫他们不能出门,为了自己安全也为了别人安全。采完核酸充电宝也送来了,续上电,我们顿时心安了不少。

接着上门采核酸,有户人家特别热情,说自己正好在做油炸,让我们吃几个。我们说:“谢谢,我们穿了防护服不能吃东西。”老人家又说用袋子装一些带回去,我们笑着拒绝了。还有些人问我们穿这个衣服是不是特别热,说我们辛苦了。听着一声声关心的话语,虽然路途艰辛,但是觉得值得。采完核酸将近中午两点,对好数,脱了防护服,我在路边找了个小绿车。对于路痴的我来说回去的路太难了,骑了半天没有方向感了,正好碰到一个采样点,把感染性垃圾放下来,让他们帮忙送去集中点,然后顺便问了下路。看着哪里都是围起来的铁皮,我还是硬着头皮往前骑,发现又是断头路,调过头来看到有穿着红色马甲的志愿者骑行,我赶紧跟上去,果然不出我所料,找到了出口。路上有志愿者和交警拦着,得知我没有通行证,不让我走,我说我是采核酸的医护人员。他们工作严谨,让我靠边停。我说:“你们把我拦着,我也不想骑小绿车了,等下麻烦把我送到隔离酒店就行”。志愿者说:“你先停旁边,等下让交警送你。”我说:“你可不要骗我,我从早上六点多一直在帮封控区和重点人群采核酸,到现在两点多了,饭都还没吃。”说着,委屈的眼泪刹那间涌出来,还好戴着口罩,遮住了我一脸的狼狈。交警看了看我车上的采样管,挥了挥手让我走。我感激地点了点头,便穿过一道道屏障抵达了酒店。

洗完澡,到走廊提了盒饭,已是下午三点多。饭已经成米粒了,难以下咽,喝了两口汤,算是吃过中饭了。胆战心惊地查看手机健康码,今天核酸结果显示依旧是阴性,提在嗓子眼的心缓缓放了下来。不知道等下会不会有紧急任务?赶紧小憩一会儿,拉上窗帘,隔绝了窗外明媚的阳光,此时昏暗的卧室让人觉得倍感温馨。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