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有山
小道瘦瘦,在密林中蜿蜒,遇见飞流,越过奇峰,荡过草甸,最终决绝云端,与清风白云一同打开一座山,守护一座山。

文/魏艳平

小道瘦瘦,在密林中蜿蜒,遇见飞流,越过奇峰,荡过草甸,最终决绝云端,与清风白云一同打开一座山,守护一座山。

在江西的版图上,武功山以其恢宏博大著称。它位于赣中西部,居罗霄山脉北支,山体呈东北往西南走向,地跨江西三市三地:吉安市安福县、萍乡市芦溪县、宜春市袁州区,主脉绵延120余千米,总面积970平方千米。

武功山自古为江南三大名山之一,明代文学家刘鉴《武功记》曰,“东南天柱有三,盖衡庐与武功。衡首庐尾武功中,跨袁吉间,屹立最高。故曰天柱,乃乾坤之胜境,神仙之福地也。”诗句胜誉,足见其辽阔、雄伟与秀美。

炎炎夏日,带着不可言说的旨意去奔赴一座山,去聆听大自然无言至美的经卷。

选择从安福入山,是因安福之名寓意吉祥,给人温馨的家园感。踏入安福境地,平整的田畴与洁净盛放的云朵迎接着我们。满目皆青山,青山拥抱安福,安福犹如乖巧的孩子依偎在武功山脉之脚。

山川脉脉,流云款款。清风做证,云朵是武功山洁净的名片。我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地方的云有如此多变妩媚之姿。它们似温柔的白流苏悬挂在山腰与村庄之间。它们擦拭着村庄的容颜,浸润在云朵之中的村庄愈发安详沉稳。它们点染山上的每一株树木,每一片飞流,每一棵草和每一块奇石。这是硬与软的触碰,这是无私与微小的对抗,这是天与地通联的密码。懂得大地性情的云朵,时时变换着自身的容颜来讨山脉欢心,或是活泼的动物,或是硕大的棉花糖,或是意象的寥寥几笔,它可以是万象,它其实什么也不是。在你进我退,你退我进的距离中,它们恣意从容。悠悠的清风不时挟着云朵,带着亿万年前的心事,俯向这一川黛色。

当我们的双脚瓷实地贴着大地,寻着大地的筋脉偾张着我们的脉搏时,我们能感受到生命的铿锵与起伏。比如,眼前千仞山川,万亩草甸。是的,在这海拔1600多米的高山之巅,绵延着十万亩绿意盎然的草甸。它们挤挤挨挨,它们穿云入雾,它们迎风飘摇。绿色,是生命的象征,披着绿裳的山川不仅是一脉热闹又静谧的山川,也是生命力顽强的山川。因为有了这些草甸的陪伴,从太古时光中而来的坚硬山川并不孤独,它们有了绿色的血液和一颗向上的心,在这燥夏的日光中,以盛世而慈悲的容颜惊艳尘世之中的我们。

草甸并非只是草甸,它也是清凉,是风的形式。上上下下的人们坐在凉亭里,小道上,草甸旁,借着草甸捎来的清凉散热。这高山土壤定然含有丰富的营养物质,适宜万物的蓬勃生长。当我坐在草甸旁,细数这一脉碧绿,发现碧草当中,丛丛橘黄色的败酱和开着乳白色花团的香青摇曳生姿。它们点缀在万顷碧色中,谦卑而低调。不仅有败酱和香青,这一路,我们相会各式的小花小草,感受着大自然倔强的生命和意外的惊喜。簌簌扑飞的鸭跖草,多瓣颜色生多娇的异药花,白花映月的胡枝子,谷中仙草续玉指的白接骨,以及颜色娇艳多变的野绣球……为每一次微小的惊喜停下脚步,感受着山脉的多姿与内心的丰盈。其实,生态优良的武功山至今保留着广袤的原始森林、丰富的动植物资源以及平衡的生态系统。我所知的那几种植物只是武功山2000多种植物中的冰山一角。武功山动物亦有200多种,其中很多品种属于国家级珍稀动物。据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黄腹角雉、华南虎在这里都可追踪觅迹;短尾猴、水鹿等珍稀动物也常现山中。

巍巍武功山,缥缈白鹤峰。白鹤峰距离武功山山脉海拔最高处的金顶不过百来米。我无法断定白鹤峰是否如一只振翅高飞的白鹤,“不识白鹤真面目,只缘身在白鹤中。”一路的攀爬与血脉的偾张在此刻得到慰藉。白鹤峰既是山峰的名字,也是这座千年古庙白鹤冠的代名词。自汉晋时起,武功山便被道、佛两家择为修身养性之洞天福地。络绎不绝的游客带着赤诚与信仰在观音殿内清洗心灵、觅得曙光。

“万里云山齐到眼,九霄日月可摩肩”,立于白鹤峰门前的观景台处,俯瞰青山,便觉青山是大地的脊梁。丰腴的、刚强的、无言的青山挺拔于大地之上,它们扛起天,镇着地,撑起的便是这盛世人间。立于山巅看这人间,恍惚中,不知今夕何夕。只觉人如蜉蝣,游于这天地间,不过百十春秋。云雾缥缈,流岚暗袭,对面羊狮慕的秀美身姿在云雾中若隐若现,但见一纤细玻璃栈道系在山川的腰间,别有一番风韵。

大山是固态的时间,在亿万年前,由于地球板块的运动,山脉从沧海中剥离出来,随着地球不断的地壳运动,山脉以稳中渐长的形态屹立世间,而今,金顶海拔高达1918.3米。

青山不老,流年易逝。山巅的时光是慢的,它车马未及,它不问世事,它让登上山巅的人们如痴如醉如神仙。它的安定与稳泰让我们相信时光的绵延和人世的永恒。暮色四合,从芦溪方向上山的人越来越多,年轻的步伐开始追着夕阳奔跑,我知道,他们想以平等的身姿最近的距离目送夕阳回家。黄昏的天空卸去了白日的嚣张,开始变得轻柔起来。晚霞定是打翻了酒坛,它的脸颊越烧越红,氤氲在那枚落日周围。落日不舍辞别青山,芦苇摇摇挽留落日,天与地之间的深情与绝美便在这一频一回眸中。我也奔跑起来,想越过青山站在最高顶,让它再多留几秒,可就在我奔跑的瞬间,再回首,落日撒手而去,跃入青山之后,不见踪影。一切都是那么的流变与迅速,我们伸出的五指终究是握不住这一抹余晖、半缕清风。

即便错过了落日,也请不要忧伤。明日的日出会给天地全新的一天。凌晨四时,帐篷外的脚步声开始繁忙起来。五时,白鹤峰的晨钟响彻山谷。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顶着棉衣棉被,披着星光与露水,聚集在山顶任何一个平坦之处,迎接这万众瞩目的一瞬。凌晨五时的天空是一片克莱因蓝,一线霞光挤在东方山峦与苍穹之间,大自然的调色板被打翻,它们交织晕染,它们纯澈干净。“观日景如金在冶,游人履步彩云间。”置身这无限的光晕中,欢愉之心不亚于当年徐霞客武功山观景之情。天空的每分每秒都在变幻。半小时过去,云海渐渐浓郁,万顷霞光藏身于云层之后,妩媚、攀爬、挣脱,这该是一场怎样撕心裂肺的分娩?越是纠结,世人越是期待。

不到六点,娇羞的蛋黄终于抬头露眼,它越烧越红,它看似不动却加足马力,它拒绝山峦,它拒绝黑暗,它奋力一跃,悬于苍穹。就在这瞬间,我突然眼眶湿润,一切都是那么新鲜滚烫,眼前的点点帐篷,万仞青山和那遥远的人间都饱含着新生的秘密。回望金顶,我被深深震撼了,人群的密度与高山草甸的密度几乎是一样的,绝大部分人举着手机记录这珍贵的一刻,有人拥着身边的恋人,肃穆庄严地等待日出。这是一场盛大的仪式,这是一份真挚的信仰,信仰一切新生,信仰希望,信仰天地之间无言的美与爱。

来吧,做一只无拘无束的鸟,飞往江南的山,飞往安宁与希望。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