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旧竹篮
那天回老家看望生病的母亲,在杂物间偶然瞥见房梁挂钩上挂着一只旧竹篮(家乡方言叫“篚笼”)。

文/刘 佳

那天回老家看望生病的母亲,在杂物间偶然瞥见房梁挂钩上挂着一只旧竹篮(家乡方言叫“篚笼”)。

这只竹篮是用竹篾片编织而成的,颜色呈灰褐色,显示出它的使用年份比较久远。我问母亲竹篮里装的是什么,母亲告诉我装的是薯种,紧接着问我:“还记得这只篚笼吗?”不等我回答,她说:“你小时候扯猪草,背的不就是这只篚笼吗?”

想不到,事隔经年,我小时候扯猪草的竹篮还完好无损。

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我们农村几乎家家户户都养猪,一是养了卖钱,当时一头130多斤的猪,就可以评为一级猪,卖给公社食品站,能换回好几十块钱;二是我们那儿有杀年猪的习惯,只要不是有特殊原因的人家,都会杀一头猪腌制起来供过年用。此外,养猪还能积肥,每年猪圈要清理三、四次,清出来的猪粪、沤烂的稻草就是上好的农家肥。

那时,养猪喂饲料的技术大概还没有普及,猪的主食是青菜加糠。糠加得很少,仿佛人类炒菜时加的佐料。催肥的时候,也煮些南瓜、米糠喂猪。由于生产队里的耕地都是种粮食的,自留地种的菜主要是人吃的,到外面采摘野菜回来给猪吃,便是每户人家一项重要的活计。这活主要由妇女和小孩干,我们那儿叫扯猪草。我六岁多一点就开始帮着母亲扯猪草了。八九岁的时候,早晨上学前得采摘一大篮子猪草,晚上放学回家还得采摘一大篮子猪草。

猪草主要生长在沟、圳、渠、河、塘岸边,田埂上,以及树林子里、旱地的菜苗中间。早晨或晚上看到有人蹲在这些地方,肯定就是在扯猪草。他们手里一般拿着一把小铁铲,或者禾镰,身边放一个竹编篮子。

家乡的那些猪草,乡亲们都给它们取有名字,如球草、老虎刺、车前草、锯齿草、苎麻叶、酸苋草、木叶、野苋菜、水芹菜、花麦草、野百合。老虎刺整个样子像一朵盛开的花朵,叶片则像一把小尖刀,毛茸茸的,长着刺,稍不留神,便会伤着你的手。锯齿草也叫锯齿莲、旱田草,叶子呈锯齿状,却软软的,并不扎手。水芹菜长在水边,很香,也可炒了人吃。最喜欢花麦草,它一般密密匝匝长在旱地或荒地,寻到后拔下来一大捆,一下就能塞满一篮子。

我扯猪草比同伴们要慢要少。家家户户都要扯猪草,村子周围就这么大一块地方,春天夏天还好说,野菜长得到处都是,秋冬两季则不一样了,扯猪草的人多,野菜又少,要扯满一篮子猪草很不容易。我扯猪草速度慢,主要是我缺乏经验。对许多原本可以喂猪的野菜熟视无睹,只死死记住一两种野菜。当同伴们采摘满一篮子猪草时,我还刚寻找到三两棵野菜。

当然,我比同伴扯猪草速度慢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我很胆小。冬天和春耕前,水田里有红花草或油菜,旱地里有青菜、白菜、萝卜菜、豌豆苗等,很多人敢下手偷。我没这个胆量,家人也管得严,我母亲一再教导我:“外头的东西,不管是公家的、私人的,一根稻草都不能往自己屋里拿。”我唯一偷过一次,是在一个浓雾弥漫的早上,对面都看不到人,我大着胆子在生产队的农田里割了一篮子红花草回家。结果母亲大怒,骂着骂着就要打我。婶婶在旁求情:“他是不对,偷生产队的也是偷。念他这是头一回,就算了。再要有这种事,把他手打断。”母亲这才放过我:“小时偷针,长大偷砧。以后再不准动别人家的东西了!”

如今,我们老家几乎没有谁养猪了,野地里的野菜到处疯长着。那只旧竹篮也早已隐退幕后,作了储藏薯种的器具。然而,这只旧竹篮带给我的记忆却是长久而又深远的。它承载着我们对过去岁月的缅怀,更承载着母亲对我的教诲。

“小时偷针,长大偷砧”,母亲的谆谆教诲言犹在耳,让我小小年纪就懂得了不劳而获的耻辱,让我明白一个人凡事要靠自己双手去努力奋斗,才能活得有尊严有价值。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