埠前印象
永新县埠前镇是我的故乡,那片土地滋养了我身体里的每个细胞。倘若把自己比作绿叶,那埠前就是一棵参天大树,为我输送养分,为我遮风避雨。

     

嬉戏 李福孙 摄  

文/刘家强

永新县埠前镇是我的故乡,那片土地滋养了我身体里的每个细胞。倘若把自己比作绿叶,那埠前就是一棵参天大树,为我输送养分,为我遮风避雨。

说起埠前的过去。那是一个古老而久远的故事。“铺前”在前,“埠前”其后,永新县志记载埠前的前世今生就一句话:埠前街因地处古驿站高冡铺前,故名“铺前”,后人谐音而称之为“埠前”。听本地上了年纪的老一辈同志介绍,“铺前”的地名是在唐朝之前,因为是古道,是吉安至永新重要驿站所在地,有驿站,所以店铺多,故称之为“铺前”。唐朝时期埠前老街前面的禾水河旁一直延伸至三门前的庙前自然村全是码头,也可以说宋家前面的急水滩以下。那段水域水深且面宽,水也缓有回水,近2华里,那是埠前古代最繁华、昌盛的黄金时期,一直到明朝末期。小时候时洗澡码头遗迹还依稀可见,明朝后期成了东乡与北乡过往的渡口。随着经济的发展,时代的更迭,20世纪90年代末,渡口基本废弃。

我有幸从小生活在埠前这块土地,了解埠前从古到今的光辉历史。“三里三宰辅”是埠前古代的自豪,永新县志介绍为“三里二宰辅”,宋朝宰相刘沆、明朝阁老刘定之,其实不然。还有一位明朝阁老刘三吾鲜为人知。三门前村为何称“两朝宰府”,许多不了解当地历史的人以为刘沆做了两个朝代的宰相,其实并非如此,而是因为三门前村出了两个宰相:一位为宋朝宰相刘沆、一位是宰相级别明朝阁老刘三吾。永新是全国将军大县,全县四位中将,埠前占一半,王道邦中将、旷伏兆中将,少将刘福、贺光华各有干秋,为新中国的解放事业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贡献出了卓越力量。

我居住在离故乡十里之外的小城,小城四面,目之所及隐隐约约皆是山。后隆山是罗宵山脉中的一座别具一格的山峰,在永新众多的山脉中简直只是个坐标点,然而它的神奇秀美曾是那么地令我迷醉,令我惊叹。唐朝宰相姚崇、宋朝宰相刘沆曾在这里读书后取得功名,故而有聪明洞、聪明泉之辉煌。后隆山,山上常年云遮雾罩,云雾缭绕。站立巅峰,暸望四周,仿佛置身于云涛雾海中,脚下的山水便仿佛置身水库中的一叶小舟漂浮着,荡漾着,似乎要载着你到一个神秘的、遥远的大山深处去翱翔……

后隆山是我童年的乐园。在那里追逐山鸡山雀,采摘山菌山果,砍柴放牛是孩童的必修课,比赛打滚爬树几乎成了我与小伙伴们快乐的天堂。尤其是每年春末时节,满山遍野的杜鹃花将整个后隆山燃烧得火红一片,似乎被一层厚厚的红霞包裹。上了年纪的老人说,那时后隆山就仿佛披着一件红纱红绸的妙龄女子一般艳丽迷人。这景象,也常常惹得我们这群野孩子大声齐呼:“好美的后隆山啊!”我们喜欢满山里捉迷藏玩游戏……看着一张张被映得绯红的小脸蛋不时在那鲜红的杜鹃花丛中时隐时现,我们便会眼花缭乱,分不清哪是花哪是人,引得寻找的小子常常扑空,也惹得躲藏的人忍不住偷偷嘻笑。

几十年了,每当我遥望北边,总有一种说不清的缱绻不期然地涌上心头。

如今,埠前大地正悄然发生着变化。作为县里“工业经济”建设的龙头载体,埠前全镇群众,在这片曾经一度贫瘠的土地上辛勤耕耘,挥汗劳作。

如今的埠前老城与新区正融为一体,发展变化与开发区齐头并进。它宛如一位少女,亭亭玉立展现在世人面前,充满着生机活力和青春气息。

也许,深藏在我心中关于埠前的“结”微微松了个扣。于是,深深地为这片土地祝福,祝愿故乡的乡亲永远富裕安康、平安幸福……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