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巷人家
故事里的吉安水巷片区,与田侯路紧邻。田侯路,全长不过千米,却因一个称作田阳的人而得名。

文/李柳生

故事里的吉安水巷片区,与田侯路紧邻。田侯路,全长不过千米,却因一个称作田阳的人而得名。路是早年间铺设的,路不宽且路面也不平整,略显局促,偶有几块老砖夹杂其间。每到春天,砖体会泛着只有历经百年才有的油光,那是人们在岁月更替中留下的印记。水巷就倚着田侯路而居,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日复一日在此繁衍生息,享受着太平安稳的时日。

每天,吉州城总会在“有冇尿倒”的叫喊声中唤醒。吉州城在这亘古不变的乡音里,懒懒地伸了个腰,傍城而过的赣江水就醒来了。苏醒过来的赣江还不忘为人们带来一江鲜活鱼虾,滋养着依水而居的子民。凭借河水的恩赐,他们祖祖辈辈就在这平坦肥沃的河水和滩涂间,荡着小舟唱着渔歌撒下几十米甚至上百米的网,过着鲜美而幸福的日子。

家里的老人或是男主人,则打理着炉子里的炉火,呛鼻的浓烟刺激着一巷人,传来此起彼伏的咳嗽声。年幼的孩子经受不住这浓郁的废气,哇的一声啼哭起来,引得小狗也“汪汪”叫开来。就在这一声压过一声的“水巷人家协奏曲”里,吉州城彻底地从睡梦中醒来,开始了崭新的一天。

这时,你就会看到街上有了三三两两买菜的人,扫地的清洁工和上学的孩子。这宽处不过三尺,窄处仅一尺宽的水巷里,巷的两边密匝匝布满了高不过两层的民居。宽不过三十平方米的一楼即是饭厅、客厅,还兼具着小店面的功能。这些结构以木质为主的民居,还保留着砖瓦框架的构造,木板隔断的建筑风格也是邻里之间的间隔。通体都用木板支棱起的房子,既是人们生活起居的住所,也是他们做生意的门店,经营着一些或卖酒药、鞋垫,或售鼠药、家用刀具的小生意。

门与门对着开的人家,每天一开门看到的便是对面邻居,邻里之间三五十平方米的房子里,多的时候要挤下一家四代十来口人,邻里间都是几代人的老交情。年数久远些的房子,有的门脸已经严重歪斜,看上去摇摇欲坠却又固若金汤、岿然不动,个中玄机竟全仰仗于左邻右舍房屋的支撑,风里雨里一起走过百年,邻里间的关系也就如这房子一样,扯不断理还乱。

对于水巷来说,百年就像昨天。

而对于水巷里的人,那些曾经的岁月,清晰到让自己模糊。水巷很小,小到没有新鲜的面孔,家家户户都彼此熟知。偶尔,附近的小巷里,还会出现误入的少女过客,纤巧的身影,在悠长的巷子里飘逸离去,留下一路芳香。要是逢上飘雨的日子,鲜艳的伞花下,那一抹纤细的背影,仿佛就是江南最诗意的岁月里盛开的满巷繁花……

上午放学时分,香喷喷的饭菜早已飘荡在水巷的上空,邻里之间锅铲碰勺的声音此起彼伏。要好的邻里还会在炒了好菜之后分一小盘送过来共同分享。生活在水巷的孩子们吃着百家饭,听着百家话长大,从小就享受着水巷这个大家庭的温暖。要是赶上谁家做了米果、大菜一类的吃食,主人家必定逐一派送,整个巷子的邻居们都能享受到这特有的情谊。这一小碗的迎来送往中,多少左邻右舍的隔阂矛盾,都化为乌有。

傍晚时分,上学的孩子陆续放学回来,上班的母亲们还未回家,温煦的暖阳下,年迈的奶奶戴着花镜坐在巷口或是门前,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几个簸箕线团,两三根毛衣针,嘴里天南海北地唠着,手中的针线快速起落,或纳鞋底、或缝补,或刺绣,或为家人织衣裤,或为孙女备嫁妆……散学的稚童,三个一伙、五个一群凑在一起,或搬来桌椅、或趴在门口的石磨上,或干脆就身伏在石阶,开始一天的作业和温习,成为小巷里永远不变的风景,也成为周边教育孩子的典范。

到了晚饭时分,巷里人家的孩子们已经停下手中的笔,大人们已经在家门口支起了小餐桌。孩子们将清洗好的碗筷摆在饭桌上,从巷头到巷尾一字排开,窄小细长的巷子里,流水席一样的热闹,成为炙热。苦夏里一道靓丽的风景。一天中最惬意的时光,当属晚饭后的短暂时分。完成了果腹的男人们,坐在椅子或是蒲团上,门对门的邻里,不足三尺的距离,借助巷道来的习习凉风,天南海北地闲聊,话题没个准称,天文地理、家事国事、神灵鬼怪、人文典故……讲究点的,还会弄个功夫茶,一天的劳顿就在这杯茶锅烟里消除。

巷子里还有几位老书迷,天天都会准点打开收音机,调到“空中书场”这个节目,听播音员讲“梁山伯与祝英台”“薛仁贵征战”“三国演义”“水浒传”等故事评书,偶尔听到激情飞扬、厮杀激烈的场面,老人便会入戏到剧中人一样,情不自禁地激动紧张起来,可须臾过后,便传来老人“呼呼”的鼾声……妇人们忙着收拾晚饭的残局,孩童们则围着年迈的爷爷奶奶,听他们讲着永远也讲不完的故事。大一点的女孩子们要不自个玩过家家,要不在巷口的空地上玩着跳皮筋、踢毽子、跳房子的游戏。不安分的男孩子便是水巷里的顽主,他们划分出敌我双方,拉开战事,激烈地开展着没有硝烟的拉锯战……

如今,水巷里曾经的娇小萌娃和莘莘学子,都已年逾古稀。他们的孙子辈,也已长成懵懂少年。

如果将吉州比作一幅山水画,那里一定有水巷人家。那行走在画里的流光溢彩,一定就是水巷的三十多条小巷,从这一个个巷口连接到下一个巷尾,画面因之而灵动、鲜活。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