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崖泉记
在距永新县曲白乡院下景区约2公里的地方,有一眼山泉,近年来声名日盛。

文/周球锡

在距永新县曲白乡院下景区约2公里的地方,有一眼山泉,近年来声名日盛。大凡途经此地的旅客,几乎都会停车歇脚,豪饮之后,一路的舟车劳顿便烟消云散。更有周边居民专车携桶前来灌装,其中不乏十五公里外的井冈山新城区市民。

此泉就在G220国道旁,肩崖临壑。一口半米见方的小池,筑于壁立千仞的悬崖之下。崖上林木葱郁,遮天蔽日。几股清澈的泉水或滴滴答答或扑扑汩汩从石壁石缝中流出,在不足百步的范围内形成了多条泉流,在阳光的照射下粼粼耀金,甚是可人。其中最大也是口感最佳的是靠北一处。这泉眼直接从石缝中渗出,在距离不足一米的池中汇聚后,从三截高低分置的塑料管流出,白花花似琼花抛撒。掬一捧在手,看上去与其他泉并无两样,清清澄澄,恬淡玉洁。但一入口,感觉大不一样。这泉水含在嘴里,清冽如玉,还带着点淡淡的甜。慢慢咽几口,则清心爽肺,沁透全身。

仿佛天造地设,泉边有一块狭长的空地,上面铺设了沥青,可容四五辆汽车停靠。空间虽然褊狭,东西两山夹峙,国道由北向南一线贯通,形同巷道,但“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环境十分清幽,是个歇脚消乏、吸氧解渴的好所在。

有过往路人称此泉为“白沙泉”,笔者甚觉不妥。论距离,它离白沙塘村尚远,比它近的北有龙塘村,南有虎形村,都不过三四百步。龙塘地势略为平坦,路旁亦有一泉,虎形地势险要。泉眼往南百余步,是一个隘口,宽仅十余步,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雄。转过隘口,就是G220永新至井冈山段最险要的路段,一条挂壁公路横空出世,盘旋于陡峭的崖壁上,路下就是“虎口”营生的虎形村。综合各种背景,为突显环境特色,笔者认为,不如将此泉叫做“虎崖泉”来得更妥帖,更响亮些。

其实,“虎崖泉”的形成,也就是几年间的事。某种程度上,笔者还是此泉的发现者。

六年前,笔者移居井冈山新城区,闲暇之余到附近寻找山泉。几经尝试,仍觉不合口味,便记起此前往返永新和井冈山途中曾多次喝过的崖壁水,甘洌醇和,于是不顾路途遥远,驱车到此接水。

那时,泉眼还很小,纯天然,未经任何人工掏挖。泉水从略为内凹的石缝中渗出,只能将桶搁于崖石下接注。泉边的狭长空地也高低不平,不易泊车。此后每周回家都从此接水,还不时向挚友及熟识的老乡和邻居推荐。但人们并不以为然,每次到此接水,仍旧是我孤零零一人,十回难遇一“同道”。

翌年,这条原为X848的县道连升两级,改造成G220国道。施工方在整修排水沟时将这块狭长空地夯实填平,并在出水石壁下简单砌了个一尺见方的小池,插上一根小小的塑料管。这以后,才逐渐零星增加了些到此歇脚解渴的过往路人。

发生重大转机的是2018年,那年春旱,井冈山新城区闹水荒,居民们满世界找水喝。虽然水荒很快得到了缓解,但自此,人们认同了舌尖上的感觉,专程来此接水的市民呈几何级数增长。

有关方面应时顺势,筹资重砌成如今的蓄水池,并将空地铺上沥青。而今的虎崖泉,每天到此接水的过往旅客、附近村民和井冈山市民络绎不绝,成了一道与院下景区遥相呼应的独特风景线。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