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光年
太阳是夏天的主角,山里的太阳多么金贵。它初升的光芒刺破村庄的薄雾,唤醒山上的树,园边的花,以及田里的农作物。

文/魏艳平

太阳是夏天的主角,山里的太阳多么金贵。它初升的光芒刺破村庄的薄雾,唤醒山上的树,园边的花,以及田里的农作物。阳光落在溪水上,是灵动的;洒在炊烟里,是温情的;遇见了韭菜、毛豆、苋菜、空心菜,它是绿色的;相逢各式的花朵,它轻盈中交舞着变。是的,大山的夏是有颜色的。白中蕴藏粉红,粉红中漾着深红,含蓄,内敛,不失气度的木槿似小家碧玉,守护在村庄的各个角落。

夏已深,木槿荣。木槿知夏,夏点燃木槿,人生最美妙的事,莫过于互相成全。一点阳光一点雨露,木槿便把干净、脱俗的花儿奉献给夏天,带着几分豁达、几分淡然。木槿是低调朴素之花,它在哪儿都可以生长,在城市,在农村,在旷野,也在我家的菜园边。若是菜园内调皮的豆角苗攀爬至木槿身上,母亲会耐心地把豆角藤蔓牵回它们的家——那根细长的木桩上,像带着犯了错的孩子归家一样。我想母亲一定对豆角苗说教了些什么,晨风中的木槿颜色愈发娇艳,不断点头微笑。

不得不提南瓜花,夏花之另一宠儿。人们随意抛下的果实,南瓜植物却认真对待自己的一生。叶阔蔓长,坚韧勇敢,它们四处蔓延,哪儿都是生产地,哪儿都可以成活。一夜的雨露恩泽后,次日清晨,一张张金黄的笑脸向阳而开。真是遍地黄花呀,草堆中的它们不矫揉不造作,明媚而充满希望。它们随意却不随性,若是被早起的孩子摘了去,它们便成了一道餐桌美味,幸存下来的,便继续低调地向生命的顶端冒进,它们结出硕大的南瓜,匍匐在大地之上。幼时家里拮据,夏日清晨,母亲说:韭菜地旁边的南瓜花开得正好,去摘一把回来。这是美差,我三步并两步。那时便想,南瓜花还能吃?没想到母亲用南瓜花做出多种美味,素炒、粉蒸或用米粉油炸花瓣都是下饭下酒之好料。

村庄安详,群山逶迤,村庄与群山都是宇宙的孩子,冬日与夏日也是宇宙的孩子。风从天边而来,摇晃着夏日的裙摆,对话着不同的生命。静静听,大山的夏,万物都在发声。

最先表达的是溪水。它们是高山流水,从云边而来。它们以闲适、优雅、自信之姿在狭窄的沟壑里奔涌向前,唱着最后的歌谣迎向自己的宿命。它们缓缓淌过池塘的边缘,滑过又一道光滑的下坡,带着加速度来到险峻的悬崖边,怀着郑重的宿命般的信任,跃进空中自由下坠。它们流经村庄,轻言笑语地与每一条鱼,每一个行路者问好。

百鸟感应到了河流,急于展露歌喉。它们飞舞在山溪河流最美的段落,树荫、清凉的水流和水雾将夏日的酷暑调节得温和宜人。鸟儿们日夜浸淫在河流的歌声中,难怪也是出色的歌手。幼时的我在田间劳作、在河流嬉戏,化身为歌唱的鸟儿把童年唱给大山与河流听。

晚风拂过,月亮是浪漫的诗人,它念着诗歌,含情脉脉地望向人间。田间的乐队不甘示弱冲击着植物的耳廓。乐队的主唱是青蛙与蟋蟀。“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入户。”此时的蟋蟀沉浸在入户前的狂欢中。各种虫豸是热情的观众,精彩之处,它们爆发出阵阵欢呼。

温度继续发酵,细细闻,空气中除了太阳与河流的体香,更有果实的芳香。阳光与植物进行光合作用,促进果实成熟。七月剥枣,八月结梨,花生饱满,稻谷匀实。水稻是夏天最尊贵的客人。它们哈腰点头,稻穗饱满,颜色金黄,心情愉悦地等待收割。大人小孩齐上阵,田野上三五成群,深躬着勤劳的大地儿女。

约翰.缪尔在《夏日走过山间》中这样写:又是山间岁月里美好的一天,人在其中仿佛被消解、被吸收,只剩下脉搏仍在向着未知的远方推进。感慨盛夏的艰辛,体味时光的质朴与宁静。密林,河流,鸟鸣,花朵与果实,这些夏日秘语,这些夏的细节已书写在我生命的四季中。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