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庐陵贤令:熊应龙
庐陵自隋代重新设置为县以来,担任庐陵县令的代有其人。但由于历史记载等原因,而能留下姓名者并不多,尤其像张儇、王益、程珦、王阳明、马致远这样能“人去政声......

文/欧阳和德

庐陵自隋代重新设置为县以来,担任庐陵县令的代有其人。但由于历史记载等原因,而能留下姓名者并不多,尤其像张儇、王益、程珦、王阳明、马致远这样能“人去政声留”的,更是少之又少。熊应龙有幸成为其中之一。

熊应龙,字次夔,祖上是上饶余干县人,在余干积善积德,很有声誉,雅称为“西熊氏”。

熊应龙的出生就有神奇之处。相传,他在娘肚子里超过孕期数月。有一个道人进到他家里,手中出示一颗红丹,映红了掌心,递给他的母亲王氏,说:“吃下这颗丹,保你生贵子。届时可到羊角峰来问我。”当天晚上,王氏就生下了熊应龙,他呱呱坠地时声音特别响亮,骨头特别饱满。这是开禧乙丑年(1205年)二月二十三日戌时。第二日早上,只见羊角峰顶赫然有几个大字:“孟道人过此”。

熊应龙果然聪慧过人。他24岁就通过了乡试,30岁考取了端平年间的进士。此后,熊应龙先后任职瑞州、古县、武冈军、宝庆府、零陵等地,颇有政声。随后,他被任命知吉州庐陵县。

当时,庐陵县府与吉州府同治。从唐朝开始,庐陵这个地方就以“繁剧难治”著称,每天的诉状达到上百件。前后到庐陵县任职的官员大多理不出个头绪就走了。熊应龙来到庐陵县后,把控辩双方排成两排,一个一个地上前,摆事实、讲道理,当场判决。控辩双方都得到了满意的结果,大家心服口服。

于是乎,庐陵小街小巷上出现了顺口溜:“昔我庐陵,珥笔专门。今我庐陵,判笔有神。”熊应龙听到后,感喟道:“主要还是这里的百姓没有得到很好的教化。”接着,熊应龙大办学校,召集父老乡亲,举办讲座,谈理想信念,谈道德法治,同时宣传好人好事。又出资建设公墓,命名“归厚”,收葬野外的遗骸一万多具,让百姓懂得孝顺之道。这样教化了几年,百姓们都不相互争斗了,告状的也少了,监狱里几乎都空了。

于是乎,大街小巷里又出现了顺口溜:“昔我令君,民服其神。今我令君,民咏其仁。”到后来,甚至其他县市的百姓有冤,都请求把案件移交到庐陵县来判决。由于熊应龙坦诚忠厚,远近的百姓感觉亲近,即使原来心中有怨气、戾气、怒气,自然而然都消解了。

当时安福县有一批强人,霸道地占据着庐陵县一块地方,都好几年了。自从见到这里的老人都欢乐地优游,土地上庄稼长得茂盛,夜晚家家户户织布机响声阵阵,于是互相讨论:“庐陵县现在的风俗这么好,我们怎么好意思赖在这里?”当即买酒释憾地回去了。

有一群孩子在稻田里拾穗,有条不紊。旁边有人对一个年纪小的孩子说:“你怎么不抢先去拾?”这个孩子说:“熊知县告诉我们要讲孝悌之道。我比他们小,当然要让大孩子先拾。”

那时候,整个庐陵县的良好民风,被画家画在他们的画中,被农民歌咏在田野里,被读书人赞美在学堂中,被商贾歌颂在路上。

知识改变命运,教化改变民风,在此真是得到体现了。

熊应龙的政声远扬,很快得到上级的赏识,他被提拔到外地了。庐陵百姓听到后,纷纷拉住他的车,不让他走。毕竟熊应龙是升官,留也留不住。于是百姓们都到祠堂里去拜他,以至于后来每逢水灾旱灾、疾病困苦,人们都默念熊公的名字,祈求转运。

时局突变,元兵来犯,京师告急。庐陵人文天祥在赣州举兵勤王,这时候熊应龙知临江军,也一腔热血,欲驰骋报效。但考虑到自己年已七十二岁了,于是申请致仕(辞官退休)。

退休期间,熊应龙隐居山林,庞眉皓鬓,高帽敞衣,悠然于物外之趣,曾经梦见天门大开,有神人约他对话。至元戊子(1287年)年九月十日,云气郁纷,熊应龙对家人说:“我这就去了。”过了四天,早上起来,熊应龙沐浴更衣,对来客念了一首诗:

八十四年真是梦,百千万事总忘机。天风吹袖蓬莱上,依旧逍遥跨鹤归。

念完,就坐着驾鹤西归了。熊应龙的死,与他的生一样,不同于凡人。

熊应龙知庐陵县的这些事迹,并没有在历代《庐陵县志》上记载,甚至在其中的《官宦》篇中都没有他的名字。是什么原因遗漏了他?不得而知。之所以本文开头说他“有幸成为其中一个”,是因为熊应龙的墓志铭在余干出土了,他的事迹被镌刻在墓志铭上。

一般来说,古人撰写墓志铭,免不了阿谀虚美。熊应龙在庐陵县的这些“政绩”有多少真实成分呢?可以从墓志书写者身份推测———书写他墓志铭的人,是他的一个“同年”(同一年考取进士者),名叫邓光荐。对,就是与文天祥、刘辰翁同学于白鹭洲书院的永阳邓家人邓光荐,也是受文天祥嘱托、撰写文天祥墓志铭的邓光荐。

邓光荐作为庐陵县人,应当了解熊应龙这个人,所以他的政绩真实度、可信度还是挺高的。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