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庐陵文化> 庐陵纵览> >正文
遂川古代书院与进士掌故
2022-07-01 08:50 来源: 吉安新闻网—井冈山报

文/刘昱

遂川进士一般指遂川本土科举诞生的进士,也有遂川乡贯(即现在的籍贯)但户籍在外地的进士。据《明代江西进士考证》一书记载,明代有5名进士属遂川乡贯而在外地考取的进士,其中云南临安卫、山东胶州、直隶山海卫各1名,山东胶州千户所2名。还有乡贯、户籍均不在遂川,然而中进士前在遂川官职的任上或在遂川应聘塾师,他们虽不算遂川进士,也在遂川书院文化史上留下佳话。

郭维经赶考得资助

遂川县五斗江乡三溪村,有郭姓与刘姓聚族而居。郭维经与刘姓本是亲戚关系,郭维经的堂伯母是刘龙珠,曾资助过郭维经。郭维经年幼时其父为郭姓争祖坟山场与刘姓打官司,死在吉安城,又输了官司。郭维经中秀才后,在县城项家祠设馆授徒,维持生计。

明朝天启四年(1624年),郭维经已37岁。这年秋天的乡试,县里的赶考秀才陆陆续续登船顺水东去赴省考。郭维经没筹到盘缠,无法赴试。有一天,郭维经在城里遇到好友康钦明,康钦明很诧异,别人都启程了,郭维经还未赴考,便问其缘故。郭维经据实相告,康钦明慨然相助,为郭维经雇了船只,备好薪米、衣服以及路上需用诸具,并赠予盘缠。郭维经得以启程赴考。这一科郭维经考取举人。第二年春(1625年),郭维经在康钦明的资助下,赴京赶考,又考取进士。后来,郭维经与康钦明结成儿女亲家。

郭维经在京城做了御史,荣归故里,郭家在祠堂里大办酒席,为郭维经接风,地方官员也来迎贺。刘家见状,商议派人前去,并带上三百两银子和山场官司的判决文书与契约,到了郭氏祠堂,当众把文书、契约以及银子交给郭维经,并对山场争讼一事表示歉意。郭维经将文书和契约收下,退回银子,坦然地说:“陈年旧事,何必计较?”并邀刘氏来人一同入席。于是一笑泯恩仇,皆大欢喜。

周埙的生祠

河南省渑池县城内,有一座冰鹤双清祠,是渑池人民为县令周埙及其老母彭太夫人所建的生祠。河南提学使卢明楷写了《冰鹤祠碑记》。

周埙是江西龙泉县(今遂川)人,乾隆十六年进士。在渑池任知县仅五年,但为渑池百姓办了不少好事,被誉为爱民如子的好官。他到任时,河洛涝灾,河北省的原武、修武两邑灾情严重,朝廷下令渑池县筹集一万五千石粮食,赈济河北两县。当时渑池也是大灾之年,百姓无粮可食,或卖儿卖女,或外出逃荒,以求活路,根本拿不出粮食来赈济河北。周埙呈文求免,可是三番五次,上级不予答理。

渑池百姓通情达理,知道县令的难处,便选出贤达到县衙对周埙说:“大人爱民如子,恩同再造,子民饿死事小,若这事耽误了你的前程,于民心不安。”周埙甚是感动,眼泪禁不住流了出来。他说:“民以食为天,活民是头等大事。尔等先退下,此事待我寻思寻思,拿出办法来。”

退去众人,周埙闭门思策。他考虑再三,将渑池的灾情和百姓的生存惨状写了出来,然后去见上司。上司见他来求免赈粮,大怒,斥责周埙:“河北灾民,待哺甚急,你竟然丝毫无怜悯之心,违抗上命,延误赈灾,你知不知罪?”周埙待上司雷霆稍息,跪在地上,声泪俱下道:“渑池百姓,死在旦夕,实在无力兼济他处。卑职身为渑池知县,坐视而不能救,且又延误赈济邻县,自知罪责难恕……”周埙说着,饮泣不能成声。

周埙从怀中摸出县府大印,擎过头顶。上司一看,忙问:“你这是干啥?”周埙泣道:“赈粮我无法筹到,我愿解职领罪。”上司见状,改了脸色,说:“请起,请起,免赈一事关系重大,本官也不能作主,待我请示夺定,你就退下待命吧。”

第二天,上司传下话来,渑池的赈粮任务尽免。渑池百姓闻知,无不心欢,豁免了一万五千石赈粮,还省去运输费用的消耗,解除数万人的劳役之苦,民众对周埙感恩戴德。

周埙接待过往的朝廷官员,从不奢靡,甚至拿出自己的俸薪支付军队路过渑池时的费用。要是他得知哪里有人因贫穷困难以活命而卖儿卖女,他便代为赎回,使其全家团聚。对于缺粮逃荒者,资助其回乡,扶助其或耕或商,解决活路。

周埙当渑池县令五年,为百姓办了许多的好事,深得百姓的爱戴。周埙说:“我本是个庸才,没有什么大作为,只是做官不敢辜负百姓,这是我母亲经常教诲的话。”周埙离任后,渑池的老百姓非常怀念他。有一年逢周埙母亲八十大寿,渑池的贤达士绅商议,为周埙母子建生祠,申请上达后,不获批准,为县令建生祠,违反规定。乡绅们面达上司说:“周县令虽有百善,不足为建生祠,只是他的爱民如子,为官清正,皆为其母教诲的结果。如今太夫人八十高寿,建生祠意在以其母子的高风亮节作楷模,教化民风,敦育民德,并寄托百姓对周县令母子的思念之情。”百姓的申请得到上司的同意。

于是,渑池县内建起了一座“冰鹤双清祠”。

周埙致仕回到西溪,在砥英书院整理自己的文稿。辑成后,文集冠以何名呢?他想起自己在渑池的事情,将文集冠名为《冰鹤堂全集》,署名时,又在自己的名字前加了“冰鹤侍子”四个字。

董敦逸与“御史滩”

遂川县衙前有蜀水河绕圩而过,有一地名叫“御史滩”。《龙泉县志》载:“御史滩,在县北八十里禾蜀。宋永丰(董敦逸故里流坑原属永丰,今属乐安)董敦逸未第时,馆里人郭氏宅,赋诗有大饵长鲸之句,寻登嘉祐八年(1063年)第,因以名滩。”县志未载董敦逸诗的内容,经查文献,诗是这样写的:

鱼虾钓得亦零星,徒费扁舟尽日横。

正好卷纶垂大饵,只令沧海有长鲸。

这首诗表达了董敦逸励精磨淬、奋发向上的决心,也道出了他坎坷人生的凄苦。

董敦逸考取秀才后便被聘为塾师,他来到衙前乡在金田郭氏开馆授徒,写下这首诗表达自己的志向,也勉励学生奋发进取。董敦逸是流坑董氏的第六代,是个书香之家,从小学习刻苦,素有大志,考取进士后做过地方官,也做过京官,官至监察御史。衙前人为了纪念这位教书先生,把他的教馆所在地唤作“御史滩”。

责任编辑:刘臣

井冈山报社主办 井冈山报社版权所有 本网法律顾问:江西吉泰律师事务所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36120190006 赣ICP备19004936号-1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违法犯罪举报中心 涉未成年人专用举报渠道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页 腾讯朋友 有道云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