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庐陵文化> 庐陵纵览> >正文
一支没有枪柄的枪
2022-04-29 10:56 来源: 吉安新闻网—井冈山报

2021年9月30日烈士公祭日,笔者收到遂川县珠田乡村民廖桥古的一份火热烫手的烈士申请材料。

廖桥古的爷爷廖诗林,生于1903年,在井冈山斗争时期,是遂川县赤卫队战士,参加过攻打遂川县城等多次战斗,是《中共遂川历史》一卷、《遂川县地方革命斗争史》手稿、《遂川红色故事读本》等史料中“遂川半枝枪”故事的主人公。1929年红军转移到赣南后,廖诗林一直下落不明,传说在长征中牺牲了。

廖桥古提供的材料中,《中国共产党遂川历史(一巻)第90—91页》《遂川红色故事读本第70—73页<遂川城战斗>》等都有廖诗林战斗经历的记载和描述。在当年游击队班长,与廖诗林是战友,新中国成立后享受老革命待遇的王次模的个人经历复述中,都可以找到相关佐证。笔者根据《遂川县地方革命斗争史》中《一枝冒(冇)枪柄的枪》等材料,整理如下红色故事,以纪念这位红军英雄——

“啪……啪……”在弥漫火药味的尘雾中,传来了断断续续的枪声,红军战士们在追歼着逃跑的敌人。

这是1928年6月30日的早晨,住在遂川城里的国民党独立七师士兵,陷入了红军的包围中。红军把敌人包围得像一个巨大的铁箍一样,猛烈的炮火不断向铁箍的中心落下去。敌军很快被打垮了,三三两两的残匪落荒而逃,东窜西撞。

“妈的,老子正等着你!”一个身材不高的战士,蹲在一堵矮墙后面,自言自语地说。

这个红军战士是遂川游击队队员,他的名字叫廖诗林,绰号“风婆先生”,是前不久才参加游击队闹革命的。廖诗林刚到部队没几天,队伍就出发进攻县城。出发前他领到的是一支没有枪柄的破枪。

廖诗林知道,红军的武器是很缺乏的,每一支枪都是同志们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他想,这支枪只少一个枪柄,要是碰巧在哪里凑上一个枪柄,那不是一支好枪吗?再说就拿它当根铁棍,也可以和敌人拼几下呀!

廖诗林把那支枪擦得锃亮,爱护这支枪就像爱护自己的生命一样。打伏击战对他来说,还是第一次尝试。战斗开始时,廖诗林的心中总是有点畏怯。但当他一想起爸爸被白狗子用枪刺刀戳得血肉模糊躺在地上的情景时,就像钢刀扎心一样疼痛,复仇的火焰在心中燃烧起来。廖诗林想,为爸爸报仇的时候到了,为屈死的兄弟姐妹们报仇的时候到了。

他刚想跳出去的时候,猛地想到手中的武器是一把没有枪柄的坏枪,如果让敌人发觉了,那不是糟了?于是,廖诗林心生一计,把自己颈上围着的毛巾取下来,将枪扎得紧紧的,丝毫看不出破绽。

“站住!不要动!缴枪不杀!”一声厉喝,就像一个霹雳,打在这三个匪兵的头顶,吓得他们倒退两步。抬头一看,面前站着一个威风凛凛的红军战士,闪亮的枪口对准了他们的胸膛。

“动了老子就要你的狗命,快点缴枪!”紧接着,红军战士又大喝一声,同时把枪口使劲地往匪兵胸前一顶,一个匪兵当场跌倒在地上。

“好……好……不要开枪……我们缴……缴枪……”三个匪兵同时结结巴巴地回答,把双手举得高高的,战战兢兢跪在地上乞求饶命。

红军战士廖诗林看见敌人已经举手投降了,立刻上前一步,夺下三个匪兵的枪支和子弹,然后用脚向匪兵狠狠一踢,喝道:“今天红军宽待你们,饶你们三条狗命。今后好好悔过自新,不要再去作恶了。否则,下次碰到就不客气了,赶快滚吧!”三个匪兵得到红军缴枪不杀的宽大处理,身上像卸下千斤重担一样,连声回答:“是、是、是……”他们从地上爬起来,缩着脑袋,往小巷里一溜烟逃走了。

战斗结束后,廖诗林背上缴来的三支枪回到队里,口中唱着:“廖诗林,当红军。红军汉子真英雄,一支步枪冇枪柄,吓得敌人喊饶命!”

“什么?你听听,风婆先生用冇枪柄的枪还打了胜仗,真有本事呀!”游击队的尖兵班长王次模风趣地说。

“这三支枪我本来不要的,敌人硬要送来,我只好收下了。出发前,朱军长不是跟我们讲了吗?独立第七师这几支烂九响枪,我们不要嫌弃,要全部收下它来!”“风婆先生”廖诗林幽默地回答。

文/王以之 朱素琴

责任编辑:刘臣

井冈山报社主办 井冈山报社版权所有 本网法律顾问:江西吉泰律师事务所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36120190006 赣ICP备19004936号-1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违法犯罪举报中心 涉未成年人专用举报渠道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页 腾讯朋友 有道云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