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谷里抄来的书 ——《独坐羊狮慕》书外之话
《独坐羊狮慕》出版半年来,无论在公共空间还是私家花园,关于它的话题谈了不少,但还远没说完。

《独坐羊狮慕》出版半年来,无论在公共空间还是私家花园,关于它的话题谈了不少,但还远没说完。

我谈论它,就是谈论契入生命里的爱和安宁。在疫情四起、战乱冲突、人类是非恩怨不断的今天,爱和安宁已成稀缺,故而,我总是端着一个好心意,愿意点点滴滴分享与人。我深信,我们对于未来的重重担忧,在大自然的伟力面前都算不上什么。大山的恩德正在于,引领有限的我们融入宇宙的无限。

纳山入体,爱和安宁就能芃芃生长起来。

与此同时,我不得不接受一桩新考验:跨度长达6年的访山和写作,消耗了过多体力和能量。新书到手,坚韧紧绷多年的意志力彻底松懈,致使免疫力下降,去年11月直到今春,身体小麻小烦不断,不得不放下一切,耐心静养、调理,等待身体的又一次推陈出新。

《独坐羊狮慕》历时6年,400多页,计25万字。2021年10月底,我携带新书专程上山又独处了几天。此番抵大峡谷,意在感恩并请罪。感恩6年来万物神明慈悲为怀,护佑了我的平安顺遂。渺小的我不知天高地厚,痴绝沉浸,融而无我,悄读大自然的无字经卷并执迷文字相敬录成书,对神奇的造化免不了搅扰造次,是以请罪。除此,更多感受交织于心,喜也不是,悲也不宜。

7天时间,沿着每一条山径,我把6年里走过的山路和心路并行走了一遍。面对青山,我抚着心口,絮语绵绵,说给草木动物听,说给云雾日月听,说给一群白鹇听,说给山中神明听……这么日复一日袖手活着只为勤恳说话,是平生头一回。

然而,一切都不同于以往的喜乐充盈和宽坦接纳,现在,我的心空空荡荡如远大虚空:那份安安静静燃烧了6年的激情,随着书的出版问世,无声无息地停止了。

回到2014年立冬前夕的某个黄昏,极度痛苦的晕车之后,我站在了尚待开发的羊狮慕大峡谷北端山口。冷雨纷飞中,看见万物静谧,山川寂寂,云山雾罩,草木崖壁山岗乱石无一不被密密岑岑的苔藓包裹梳妆,这幅原始自然巨画,唤醒了内心沉睡多年的小女孩,她变身为童话中的小红帽,跟着小鸟提着竹篮穿过原始森林去往外婆家……

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一刻,是一个命运的核按钮。而我并没有把“小红帽”一事写入书中,原因至今不明。那时我全然不知,从这个时空出发,自己会走上一条独倚青山亲爱自然的写作之路。

我一直没明白:为什么,必须化身“小红帽”去启动一段全新命运?

谷雨即来,冷雨敲窗,潜入光阴长河,细作思量:是不是唯有回到童话,我才能抖落全部风尘,以纯真面目和无邪心灵,不折不扣接收命运圣旨,去拜读大山的经卷,去敬抄自然的妙章?

2014年之前,我没有预见到会为一座大峡谷写下这样一本书。但是,这真的能算是我写的书么?

不记得是第多少回,收拾行李照常打开家门准备奔赴大山。先生突然一把纠住衣袖:你真的要再去么?一路悬崖峭壁,那么危险,你竟然瞒了我几年。出点事怎么给你爸妈交差?

那时缆车没通。先生在上一回送我到了山上,险峻的山路把他吓到心慌闭眼。迟知真相的他有理由担心害怕。那一刻,很奇妙地,一股浩然之气盈上心田注成一句话:让我去吧,我这一生,能为家乡出力的只有这件事了。放心,山神一定会保佑我平安无事的!

是在全书即成的某个时辰,突然听到一阵呢喃细语:这本书不是你写的,不是。这本书本来就在大山里,一页一页挂满了整座山谷,你不过是有幸看到并抄录了它们。

细语消失,那些无字书页悬挂在山谷中,一串串随风轻摆的画面就清晰地显现出来。

现在,只要我的目光落到书上,这个画面就会出现,提醒我:你只是一个抄写自然之书的人。

这太不可思议了!

我试着把这个小故事讲给一些人听,有人深以为信,有人以为我谦虚,有人则莫名其妙。信与不信,取决于听者对自然万物的姿态,以及对于天道地道人道的理解。

我深知,大自然才是此书的原创者,天之功,凡人不敢贪矣。诚惶诚恐之下,我没敢接受某电视节目的访谈邀约。我请友人代为解释:“一是自认对吉安文化贡献不多。二是山的能量和伟力太大太大了,我无知无明不知天高地厚才会去写下此书,并不敢有春服既成的大喜悦。三是我已经从大山得到太多,不宜多得了。”那趟叩谢羊狮慕的最后一天,在暮色里看见道道山川,感动于它们异于所有事物的稳泰,差点落下泪来:无论时代怎样变异,我们总还有山水的教导和精神可供领谢。这个星球有它们在,人类就能得到更深意义上的爱和安宁。

这也是我从山谷里抄书的意义和价值所在吧。

安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散文集《独坐羊狮慕)《麦田里的农妇》《浮世的恩典》等。

文/安然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