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茶山的那些事 ——遂川茶乡见闻
每年春风乍起、春雨淅沥的时候,我的耳畔似乎总能听到那片远山的呼唤。进得山里来,与茶农一道,过上几天茶生活,犹如去赴那一年一度的维也纳金色大厅里的音乐年......

     

狗牯脑茶山

     

“四茶王”和戴家埔乡淋洋村支书郭燕贞合影  

千山万水,一枝一叶,茶事总关情。

每年春风乍起、春雨淅沥的时候,我的耳畔似乎总能听到那片远山的呼唤。进得山里来,与茶农一道,过上几天茶生活,犹如去赴那一年一度的维也纳金色大厅里的音乐年会。

这是一个没有红地毯、没有礼炮和出场音乐的茶盛典,T台便是这山水梯田无边茶海……

茶山云雾绕

黑夜如海,茶山无眠。

夜色降临后,茶乡便如繁星满天的夜空。每一盏灯下,都是一双双忙碌的手。采青归来,用半天左右时间摊青,接下来是杀青、烘焙、整形、提毫等最体现功夫的技术活,赶在天亮之前出货。凌晨四点多,汤湖茶市已经人头攒动,茶人茶客茶商云集,都在品鉴着香茗。

近闻茶山村与横圳村合并了,家园子变大了的新村子掀起了“乡村振兴示范点”的建设热潮,计划走茶旅结合之路,修路架桥,唱响茶歌,全村上下合力发展茶产业。目前正擘画修筑一条贯通茶山和横圳的“茶修步道”,供世人研学茶道,品茗游乐。

遂川的茶山,不登高不足以见其壮美。远眺那云雾里一代接一代梁氏传人居住过的几间客家土屋、潜心劳作的茶厂和那片云纱巾下的创始茶园,跟无数茶客一样,因山高路远,我曾千百次地站在对面翠源茶厂的山顶之上,站在一湖清水边,看鸥鹜高翔,望远山兴叹。

在云雾里的狗牯脑茶非物质文化遗产发源地,狗牯脑山的汉子梁为镒,又唤作梁为一,220多年前,他在这里种下茶籽,并种下了与金陵茶商女儿杨小小的美丽爱情。1796年前后,梁为镒受当地木材商人之雇,成了一名出色的木排工。可惜那年时运不济,要驶往南京的木排被洪水打散,梁为镒流落秦淮街头,做了杨氏茶馆里的店小二。大山汉子的质朴深深吸引了杨家小女,二人喜结伉俪,带着一手好茶艺和一小包茶籽回到汤湖的石头山,开山种茶,潜心研茶。有诗这样记述这段故事:“江上号子撼山岳,木排浩荡三千里。一水相牵石头城,十里繁华终不计。石头山下俪影随,清香种在长风里。”

我驱车来到彩旗飘飘的大坝前,只见新开的山路,像金色的长龙在茶海里延伸。工程队为什么要遍插彩旗?原来作用有多重,一可以美化工作环境,二可以振奋和鼓舞劳动精神,三作道路指引和弯道险要的警示之用。放眼望去,深壑之中正在修建一座小桥,据说是为了保护大坝,让各种大小车辆绕坝而行特意修建的。这条新路自然成了跨过深壑开向茶山核心景区的观光便道,未来可期呀!

白云生处有人家,有人家处总是茶。跨过安村水库大坝,便来到了茶山村山门之外。一泓湖水,把水库四周的茶梯田倒映在水中,云雾缭绕,如梦如幻。

“打声呦呵进山窝,哪有采茶不唱歌?两手采茶手脱皮,一篓子装满乐呵呵!”安村水库大坝上也在进行除险加固工程施工,工人们在大坝西坡上作业,川流不息的车辆。大车小车的喇叭声,挖土机的轰鸣声,铁锤敲击石头的声音,工人们的谈笑声,还时不时传来布谷鸟儿的歌唱和远处茶山上动人的山歌……

我继续往山谷中,往茶海深处钻,踏歌而行。此时,忽然听到山腰采茶的汉子的歌声唱起,算是正式邀请对面山窝中的姑娘对歌了。

男:打(唱)摘(支)山歌进条坑(kang山沟),雕仔(鸟儿)冇叫妹冇声(shang)。雕仔冇叫出了窝,妹仔你在哪条坑?

女:堂堂大路西边行(hang走),唔(不)要踩到妹脚跟(nang)。茶叶要有好品相,唔要坏了妹名声。

山歌如风,我循着整齐漂亮如青春诗行一般的茶山,从满山采茶人间穿过,走入茶山深处。

七拐八弯后,看到一位采茶女,在水边绝壁处几乎向下倒弓着身子探身采茶,两手好比凤点头。那情景让我吃惊,赶紧抓拍下这惊人的一幕。这时从那采茶女的身边猛然窜出一只大黑狗,狂吠着,冲我的相机张开大口。好在我离采茶女已经不远,便与她攀谈起来。那只黑狗一见,瞬间变得温顺起来,围着我打转。

我让它去到绝壁上的女主人身边,黑狗竟然完全明白我的用意,从茶树条带间钻过去,与女主人站在一起。我用相机拍下了这一人一狗和谐相处的画面。

茗生狗牯脑

猛然间,我觉得那只黑狗仿佛在哪儿见过,十分面善。我见过它,岂止一回两回三四回?

那分明是一只从唐宋柴门里,从明清云雾间走来的狗。在自己的家里,在村头巷尾,在狗头山下和天上变幻的云彩里,常常见到的。

此刻,十分想见狗头山。不论东南,还是西北,不管从山哪一个角度看,都是一只不同形态巍峨的狗。只要你不辞攀登,绕着狗牯脑山头走走,或远或近,或高或低,或是狮子驻岗般的威风凛凛,或是老虎晒日似的倦怠慵懒,或是一副大王巡山样的临风独步……

它是一只看守山门的神犬,永远以一只狗的模样示人,和你亲近,和你对视。亲近和对视的日子多了,在你的心里自然便多了一只亲人一样的爱犬了。

茗生狗牯脑,温泉流不歇。洗药有神农,此去无数峰。茶海千顷月,鹰盘万古风。造物主太慷慨了,居然毫不吝啬地赐予汤湖两大宝贝——一个是大鄢古泉,一个是狗牯脑茶叶。

山的名字,后来便执拗地成了这片山水里的茶的名字。这或许是天下唯一以动物命名的茶叶。

一个不知就里的古怪名字——“狗牯脑”吸引了无数人,大家都跑过来一探究竟。

原来,狗牯脑是山,狗牯脑是树,狗牯脑还是茶,是飘荡的客家山歌,是如风的传奇,是种在风中的清香,是写进杯中的时空……

梁光福老师作为狗牯脑茶的第七代传人,带领华平、华明两后生坚守狗牯脑茶道,一生不渝。1982年成为团中央点名的优秀共青团员出国研修,他把遂川茶农的深情厚谊紧紧地打包在行囊中,飞越重洋来到日本国立茶叶研究所。日本田边町的町长“友好万古,茶业长青”的题词现在还高挂在案头。回想起四十年前赴日本交流学习的这段经历,梁老师一脸的灿烂。

今年四十出头的梁华平是狗牯脑茶的第八代传承者之一。他站在遂川县茶叶科技研究院百茶园边的凉亭里,指着身后这片狗牯脑山说,他的祖上世代在这里做茶,有一套“两次杀青”“两次揉捻”的独门技艺,秘不外传,且在家里也是传男不传女,新中国成立后才由爷爷领办国有狗牯脑茶厂,从此向社会公开制茶秘籍,造福全县茶农。

在这片罗霄山水里,到处流传着神犬神鹰护佑着炎帝神农遍尝百草的传说。神农为帮助百姓抗击疬疫病痛,跋山涉水,最后找到了这片“百药之先”的叶子,从此也改变了罗霄大山里人与自然相厮守的方式。

遂川茶乡多的是茶王,父子茶王、兄弟茶王、姊妹茶王,像雨后春笋般冒出来。三月里,笔者在戴家埔淋洋茶叶专业合作社里居然遇到了“一厂四茶王”的稀罕事。“夫妻茶王”钟坤松、薛群英硬是手把手教出了一大把的制茶能手。张春燕两姐妹先后夺得县里省里茶叶制作大赛的金银大奖。女茶王是怎样炼出来的?“遂川县薛群英茶叶制作技能大师工作室”和墙上的各种荣誉证书会给你答案。

关于狗牯脑茶茶汤为什么如此透亮的问题,我向茶王钟坤松讨教,他高兴地捧出了厚厚的《遂川县茶叶志》,翻出中国工程院院士刘仲华为志书所作序言里的权威解释:“历史名茶狗牯脑,是大自然赐给遂川的恩物,集万千宠爱而闻名。江西位于‘中国绿茶金三角’的最南端,罗霄山脉有最适合茶叶生产的自然生态,是炎帝神农发现茶的地方。遂川是中国高山温泉之乡,有名冠江南的汤湖温泉,有适合茶叶生长的‘黄金纬度’和‘黄金海拔’。得天独厚、不可复制的遂川生态环境,千百年自然进化的狗牯脑群体品种,睿智的遂川人传承与创新融合精湛的加工工艺,铸就了狗牯脑茶茶多酚与氨基酸‘黄金配比’的优异品质。”

看到茶叶志上的这些文字,看着透亮的茶汤,吾心亦已透亮,明白个中就里,才不枉做一个爱茶人。

茶里有乾坤

罗霄山中,茶海无边。傍晚时分,夕阳西下,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眼前美丽的茶山,牵引着我的思绪,走进了《井冈山》电视剧的画面里—— 

三湾,“泰和祥”染布坊。

又是一阵冷场。

余洒度心里有气,话语中明显加了几分火药味:“连营级领导都进前委了,陈浩作为团长,为什么不让他进前委呢?”

毛泽东面带微笑:“就编成一个团了,团长的担子很重,别牵扯他更多的精力了。不管谁当团长,都不必安排进前委。”

余洒度和苏先俊交换了一下眼色。显然,他们感到,既然毛泽东在团长人选上已经作了让步,他们也不想在前委人选上再争什么了。

苏先俊向毛泽东伸出手:“官不让当了,给支烟抽总可以吧?”说着接过毛泽东递过的烟,含在嘴里:“唉,无官一身轻啊!”

余洒度端起茶杯喝了口茶,顿觉索然无味,他把喝进嘴里的茶叶,吐在地上:“你们是不是觉得有点杯酒释兵权的味道啊?”

毛泽东脸上漾出富有魅力的微笑:“这不是杯酒释兵权,而是杯茶释兵权。”毛泽东取过茶杯,有滋有味地品了一口。

……

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是革命先辈们用鲜血浇灌的,每一寸山河都生长着鲜活的红色茶事。井冈茶人几乎可以躺在红色革命的历史掌故上说茶事,以启迪后人,开拓未来——

在“三湾改编”这段历史正剧中,有一个非同凡响的“茶角色”。毛泽东创造性地提出了成立士兵委员会,推行“三大民主”和“支部建在连上”等建军的重要原则,“三湾改编”使部队的面貌为之一新。在中国工农革命军上井冈的前夜,毛泽东采纳罗荣桓、张子清等人的意见,把部队师的建制缩编成一个团,举杯饮茶之间,统一了大家的思想,释了旧式军官余洒度、苏先俊的兵权,堪称是一出“杯茶释兵权”的红色经典。36集《井冈山》电视剧里有很多出耐人寻味的“茶戏”——

毛泽东顾自进屋,把一个纸包放在桌上:“给你的。”

余洒度问:“什么?”

毛泽东说:“文才同志送给我一包好茶,和你分享分享。”

余洒度问:“好茶?”

毛泽东说:“茶是肯定好,就是名字不好听——狗牯脑。据说此茶始种于明朝神宗朱翊钧万历年间,曾为贡品。此茶由明末茶农梁为镒世代相传,其味香醇,沁人肺腑,啜饮之后,余味无穷矣。”

余洒度冷冷地:“我不好茶。”

毛泽东说:“我知道你好酒。可酒要乱性,茶可以清心哪……”

茶,不但可以润口舌、悦心身,还可以治心病。毛泽东与红军将士谈心交流,都少不了茶。做好余洒度的思想工作,当记狗牯脑茶一功。

玕山村在地名志上载为关山村,是遂川前往上犹县通广东和上桂东过湖湘的岔道关口,横圳村的关爷庙早已不复存在,但关爷庙桥仍然在风雨中屹立。关山、横圳两个村估摸有三四十个姓氏客家人在此聚居。南屏山、佰公坳、鹰盘山、五指峰、猴子岭等雄关就在眼前。

汤湖和戴家埔作为遂川两大核心茶区,因千百年来处在翻越大山连接湘赣两广的古官道上,因有生态的促动,更兼商贸拉动,才发展成今天这品牌产业中心的模样。在遂川新近发现的堆子前仙人井古路碑、珠田乡良洲半片“永固桥碑”、汤湖横圳村“关爷桥碑”和草林冲观音亭上的各种文字也证明了这一判断。《中国工农红军第二方面军战史》《龙泉县志》《遂川交通志》《遂川军事志》等文献的记载也为此说提供了足够的支撑。这里的古道,就是当年毛泽东率领中国工农革命军上井冈的路,是毛泽东分兵左安、西庄、营前等乡村做群众工作第一次实践的路,是朱德挑粮的路,是陈毅迎接国民将领毕占云整建制起义队伍的路,是红四军、红五军、红八军、自卫队、暴动队、赤卫队、独立团等千里驰骋的路,是中国工农红军离开井冈冲出重围开辟中央苏区的路,是新四军游击队衣衫褴褛艰苦转战的路。这里还是红六军团长征先遣集结和出发的路,是八路军南下支队重返延安两次长征红旗飘扬的路……

“这,还是根据地百姓为井冈山送钱粮布匹食盐茶叶药材的路!”宁安平对我如是说。

有14年国际茶贸易经历的宁安平,为一句“井冈山的茶叶甜又香哦”歌词所动,只身回到山旮旯,在长坪茶盐古道边立马罗霄,创办了井冈山野生茶研究所,做起了茶博士。

“毛泽东收服的绿林首领袁文才有个小舅子叫谢翔龙,1928年4月以后在茅坪红军医院承担外科手术,与其父谢益谦、姐姐谢梅香一道,常常上山采摘野生茶,与其他中药一起配方,做成消炎药,效果非常好。”

西庄村民王樟生对我说:“我的大爷王次椿四兄弟和英雄老祖母参加了革命,一家三位烈士。大爷王次椿当年先后在小井、大坝里及酃县大院红军医院里当军医,用茶和各种中草药结合的办法,治愈无数红军英雄的枪伤和刀伤,也挽救了无数英雄的生命。”王樟生说着说着,竟气短韵长地唱起《请茶歌》来:“当年领袖毛委员啊,带领红军上井冈啊。茶树本是红军种,风里生来雨里长……”

杯中有乾坤,笔端起风雷。我们不妨想象毛泽东当年夜以继日地工作,为中国革命殚精竭虑,在油灯下,在石板上,在草棚里,喝着茶,磨着墨,援大笔。那杯茶,端起,放下,撰写出《井冈山的斗争》《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等一篇篇光辉著作。这么说来,井冈茶,狗牯脑,也可以称得上是中国革命的“一等功臣”了。

在这片山与水,采茶戏一唱500年。赣南茶区谷雨时节,劳动妇女上山,一边采茶一边唱山歌以鼓舞劳动热情。用采茶戏艺术打磨的民间歌谣唱红了一片天。一曲《请茶歌》深情款款延请天下品饮井冈茶,一支《十送红军》生动再现根据地人民含泪相送红六军团踏上二万五千里长征……

四月清明好风光,采茶的姑娘早起忙。

茶乡人勤春来早,茶山的歌儿永飞扬。

城里的周末睡懒觉,日头晒到三竿上。

娶媳妇还得到农村,娶个小猫小狗和小芳。

酒饱饭饱茶飘香,人儿水灵真漂亮……

茶山上有个姑娘叫小燕子,几年前我与她因茶相识在微信空间里,从没见其人,也不知其姓啥名谁。这回,她用视频传来了她清亮的山歌,要与我拍摄的那位采茶女比个高低。

车子疾驰回城,一路上,茶山的歌也随车飞奔起来……

文/图 王以之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